扫码订阅

记者陈泉莱比锡—鹿特丹报道 “我不知道什么叫死亡之组。”记者和一队荷兰的记者一起,从莱比锡之夜就一直追逐着巴斯滕,回到了鹿特丹,在自己的地盘,巴斯滕终于对外界表示了自己真正的态度。马可的意思是,小组赛难度增大,但对于迟早要碰强队的荷兰来说,也不是坏处。碰过阿根廷,以后淘汰赛就少了一个强劲的对手,这是事情好的方面,而球队需要做的则是,一开始就将自己的状态提上来。
因为没有成为种子队,其实荷兰足球界对抽到一个所谓的“死亡之组”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抽签前,高尔夫时间
抽签夜的前两天,荷兰代表团由足协主席斯普林格斯率队,下榻在莱比锡市中心的威斯汀酒店。种子队里除了没来的阿根廷主教练佩克尔曼,只有克林斯曼住在这里。当马特乌斯、比埃尔霍夫、贝克尔、沃勒尔、福格茨时不时从人群中闪过,你无法不承认这里是德国队的大本营。橙子竟然在德营里扎营!
鉴于东道主的原因,这些德国体育界名流成了大堂里记者的焦点。抽签前的这一天,前中国队主教练施拉普纳和前中青主帅克劳琛也吸引了不少媒体的注意。巴斯滕哪里去了?没有人知道。有记者看到荷兰足协新闻官基斯·扬斯马出现在了大堂,就上前打听巴斯滕的下落,扬斯马一副傲慢的样子:“我知道,但是不告诉你。”其实,巴斯滕正和助手范斯奇普在莱比锡的远郊打高尔夫,两人吃了早餐9点刚过就匆匆离去,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2点。给人的感觉,巴斯滕相当轻松。
抽签时,不动声色
抽签的当夜,巴斯滕一身礼服,看上去还是那么帅气。在整个抽签过程中,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不管是他的魔术师同胞表演魔术时,还是贝利将荷兰抽入阿根廷一组时,马可都非常平静。而当主持人宣布进入自由的媒体时间时,巴斯滕几乎是第一时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反应之快,让很多记者惊讶。
很快,巴斯滕被涌上来的记者围在一个相对小的包围圈内,可能是人过于多,造成比较燥热,巴斯滕将领带松了一松,英国BBC电视台的记者先抢到发问机会,让巴斯滕评价一下这个“死亡之组”,巴斯滕几乎没有太多思考就回答,“我对抽签结果并没有什么失望,这是一个挺不错的小组。我想四支球队都是推崇进攻的球队,都有着自己优秀的足球传统,没有任何一支球队会放弃进攻,这是保证比赛好看的关键。如果你问我为什么会高兴,我会说,这个小组没有一支球队将把比赛引向防守。”接着,一名带有西班牙语口音的记者问巴斯滕,你是否与阿根廷人取得了联系,谈起你们之间的战役?巴斯滕回答说:“我很遗憾,我没有看到阿根廷队代表,不过他们有许多优秀球员在英格兰、西班牙或者法国踢球,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支球队不尊敬他们,荷兰与阿根廷队将在小组赛最后一轮相遇,所有人都会期待这场比赛。”
抽签后,第一时间联系对手
抽签结束后,主席斯普林格斯和秘书长凯斯勒先后回到了酒店,挂在脸上的微笑让人们怀疑荷兰人抽到德国队所在小组。而巴斯滕在简单回答了记者的提问后,在抽签现场就开始了自己的备战———他当场联系好了部分新的热身对手。由于小组中没有亚洲球队,计划中的日本和韩国被划去,取而代之的是墨西哥。如果允许,另外一支南美球队将在未来被加入。球风并不是巴斯滕考虑的唯一标准,他一定要求对方来荷兰比赛,以省去球队的舟车劳顿之苦。
回到鹿特丹之后,记者联系到荷兰的助理教练范斯奇普,他的说法也许代表了荷兰人普遍的看法:“阿根廷拥有深厚的足球底蕴,塞黑也绝对不是2000年欧洲杯上输给荷兰队1比6的那支,科特迪瓦深不可测必须提防。”但对于神奇的巴斯滕来说,从这三个对手中突围,会是件困难的事吗?“我们会拿到小组出线权,肯定会与阿根廷携手出线,至于是以小组第一还是第二不能确定,我们已经作好在复赛遇到墨西哥或者德国队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