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罗旺斯物语之再见知秋

晌午,天空又在悠扬地飘雪了,空气被冻得那般凝重,扑面的海风倒象是一把匕首,不时地从你身上刮下几许温热,没有人此刻愿意在外面久呆,独独知秋却是个例外,寂静的海边,一个人的蹒跚。

回来已经数日,第一次出门安静走走,没有人打扰,,在孩提时曾和父亲一同嬉戏过的海滩,知秋一点都不觉得冷,心里乃至身上每个部分都是热乎乎的,闭上眼睛,感觉父亲就在自己身后的不远处,用眼神默默注视并保护着她不受寒冷的侵蚀。好怀念呢,真的好怀念,交叠着双臂拥紧自己,耳鬓隔着长发轻轻摩挲着肩头,那是父亲的拥抱,是的,就是这样。父亲的拥抱,她能体会得到!

不远处串串的浪花令人着迷沉醉,无际的天空下任由思绪翻飞~

不过,真可惜,这祥和并未持续太久,海边林际处“悉悉梭梭”一阵响动之后,十几名黑衣的弩手突然现身,弩上的箭头阴森森透着蓝色幽暗的光晕,他们接近到知秋背后,在有效距离内站住阵脚,摆了个弯月的阵型,一言不发,却也没有立刻放箭的意思,或许他们觉得背后放箭不大符合他们的原则吧!

知秋摇摇头,停下脚步,慢慢转过身,倒也奇怪,知秋一点没有为这些不速之客的到来感到着恼,脸上依然挂着浅浅的微笑~

定了定神,知秋居然先动了,开始缓步走向那一群弩手,这举动让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之前的预计会是一个突然的拔剑攻击或闪躲呢,可现在,场面有点过于出人意料!

随着知秋一步步不断地接近,所有的弩手虽然在行为上依然表现着镇定和冷静,可他们的眼神里游移地却是满满的慌张,说实话,他们一点信心也没有,面前这个女人,遭过的暗杀数以成百上千计,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成功过,而今天,他们可以吗?毒箭连弩会管用吗?难道今天之后他们又要为她延续下那个神话吗?

她越来越近了,所有人的额上都开始渗出汗水,呼吸开始加速,手臂的经脉几乎要迸裂痉挛了,没有人下定决心放箭,看着迎面这个女人的笑谁都会震撼的,她的眼睛里一点恐惧都没有,有的是一种无敌的骄傲,一股子摄人心魄的霸气~手中的弩连他们自己都开始不信任了,觉得自己很可笑,似乎是在拿着玩具向死神挑衅~

他们不知道自己此刻到底该做什么了,十米八米五米~不能再近了!

两米,知秋突然自己站住了,弩手们几乎可以听见她的心跳了,忽然,一个弩手的手指不小心碰触了发射的机关,只一个迟疑,几乎所有的箭手都很被动且很不情愿地跟着扣动了机关,所有人在那一刻,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眼见着就要跳出来了。

只有两米,十几支毒箭,怎么能避开呢?这绝不可能~没人可以!

可是,知秋却可以~

“呼”身后的斗篷迅捷地闪过,只是这么一笼,轻巧至极,所有的弩箭全部都消失了,就象是蒸发了,完全没了踪迹!

十几个弩手几乎是一下子都跌坐在了地上,惊得目瞪口呆!

知秋长长呼出了一口气,丢下那些失魂落魄的弩手,平静走开了~

那一天,她没有向任何一个人挥剑,在那里她不想挥剑,那里该是干干净净的才对,就算是为了父亲吧!

风月知性,再见知秋~

     送给逐日追风大叔,也送给在天堂的小妹妹知秋~
大叔,不好意思,那天的询问有些卤莽了,请原谅~
莜恩绮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