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人的建议下,终于开始看耽美小说(就是……同志小说啦,泪,我在说什么啊)以熏陶自己对感情戏描写的功底,没有想到刚刚看了三页,领导站在我身后,愕然地看着我的屏幕,喃喃自语:“天……大米,你在看什么啊?”

我哭,在公司这么久不近女色,不跟女同事说话的柳下惠行为终于有了另外一种“更合理”的解释……我的形象瞬间倒塌了……我哭啊,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