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众生》——第一界、第一章、第七节

爱上爱溺水的鱼 收藏 0 107
导读:《六道众生》——第一界、第一章、第七节

第七节  迎接迎新会
蓝文馨愣愣地看着眼前的蓝楼虹,好像看到了他的脸上长出了什么喇叭花来,当然,这是不大可能的事情,之所以让蓝文馨发呆地看着蓝楼虹,是因为蓝楼虹站在了512的门口——要知道,5楼一整层是女生宿舍啊!红姨一开始就警告所有男生不能上五楼,因为四楼和五楼之间有特殊魔法结界,专门针对男性,一旦触动后果不堪设想。据说很多年以前的某个男生曾经醉酒借着酒性沿着楼梯上五楼来,结果触动了扶手上的机关卷轴,被数道雷电电得焦黑,整栋宿舍楼都可以闻到烤肉的香味。
而且更让蓝文馨抓狂的是,当蓝楼虹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她刚刚一个人独自在宿舍里准备换衣服,而且已经解开了衣服的第一个扣子,差点春光外泻!
蓝文馨马上反应过来,迅速扯过床帘遮住上半身(因为衣服的扣子难解难扣,情急之下,还是床帘比较方便),正准备尖叫的时候,蓝楼虹也迅速从石化当中反应过来,连忙拼命摆手:“别叫!别叫!我不是来干坏事的!我是来有重要通知的。”
蓝文馨恨恨地说:“有什么遗言,快放!”
蓝楼虹松了一口气,赶忙解释:“我只是来通知事情的而已啊,没有必要这么紧张吧,班长大人怎么看也不像色狼吧?”
蓝文馨恶狠狠地说:“废话少说,掐头去尾说主题!”
“好好好,你别紧张。”蓝楼虹挪动了一下身体,尽量避开蓝文馨杀人的眼光,小心翼翼地说:“我上来之前跟红姨说过了,红姨也确认了我是公事,所以关闭了结界……”
蓝文馨重重地把放在床上的一个衣架扔过去,哗啦一声,正中蓝楼虹的额头,大吼一声:“说重点!”
蓝楼虹惨叫一声,连忙捂着头说:“系里面通知,年底有个迎新大会,要班干部们做好组织工作。”
“啊?什么迎新大会啊?”蓝文馨愣了一下,突然她又觉得有点不对劲:“要班干部们做好组织工作,跟我什么关系啊?你是男的,干嘛到女生楼上面来组织啊。”
蓝楼虹理直气壮地回答:“谁说跟你没关系?经过班委会的全体成员商讨,我们一致决定由你来担当我们675级的生活委员。”
蓝文馨听傻了:“我怎么不知道?”
蓝楼虹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现在不是来通知你了么?”
蓝文馨迟疑了一下:“班委会全体成员决定?那班委会还有哪些人?”
“我、熊涯。”
蓝文馨等了半天,瞪大了眼睛:“没了?”
“没了。”
“去死吧你!”又一个衣架丢出去了。
不过这一回蓝楼虹跑得很快,一闪就没影了,把蓝文馨气得七窍冒烟,然后才想起来——好像忘记问他什么是迎新大会了……
不管了,先把门窗关好拉上窗帘,再三确认没有走光的可能之后,蓝文馨才飞快地换好衣服。换好之后打开房门,叶小雨刚好站在外面准备开门,一看见蓝文馨就笑了:“蓝文馨,你知道吗?好像系里面要开迎新大会啊。”
蓝文馨一边整理衣服上的褶皱,一边说:“我知道啊,但是我不知道什么是迎新大会啊。”
“上次我有听说过,好像是高年级的师兄师姐们组队,和一年级的新生比法术。”说话的不是叶小雨,而是刚刚进来的梅丽星。
“啊?”蓝文馨和叶小雨都愣住了,叶小雨郁闷地说,“我说干嘛那些师兄们刚才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一个个都是嬉皮笑脸不怀好意呢,原来是要给我们好看啊。”
梅丽星撇撇嘴:“哼,这种欺负弱者的行为,也就只有术士系会有的,真是无聊。”
蓝文馨耸了耸肩膀:“没办法,新生就是后娘养,没人疼来没人管。”
“咦?罗婉丝呢?”蓝文馨发现梅丽星身边没人,而且似乎下午一直没有看到罗婉丝,不由得问了一句。
梅丽星苦笑了一下:“她下午上体育课的时候,因为贫血昏倒了,在医院躺了两节课,后来第四节下课的时候,我才知道,刚刚才过去把她带回来。还好路上碰到小雨,一起扶着她走,不然一直背着她,她老说头晕,我现在就是过来告诉你。”
“啊?那赶快过去看看。”蓝文馨连忙拨开两人,往隔壁513急步走去,走进房间之后,发现罗婉丝正半躺在床上,一边看书,一边吃一个桔子,脸色看起来有点苍白。
蓝文馨走过去,关切地问:“婉丝,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好一点。”
罗婉丝抬头一看,笑了笑,指着旁边的一张凳子说:“坐吧。还好啦,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贫血而已,从小就这样了。”
这时候梅丽星和叶小雨也进来了,叶小雨笑着说:“今天下午蓝文馨那家伙也是睡了一下午,她等下肯定要抄我笔记了,叫她顺便也帮你抄一份吧。”
蓝文馨斜着眼看叶小雨,叶小雨不等她反驳,立马抢先笑嘻嘻地开口:“用不着那样看我,跟你一起念了那么多年的墨家学堂,你那肚子里的一点小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么。”
“哦,对了。”叶小雨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对蓝文馨说,“刚才我们在楼下碰到了蓝楼虹,他说晚上8点的时候班干部会议,在312宿舍,叫我们通知你。”
“管他去死。”蓝文馨极其厌恶地挥挥手,把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部告诉了大家,“莫名其妙就跑来说我是生活委员,根本就没有征求过我的意见,而且这么晚了还找借口跑到女生宿舍来,太变态了!和那种人开会,会起鸡皮疙瘩的!让他一个人唱独角戏去吧。”
“那可不行。”同样身为‘倒楼统一阵线’的梅丽星的想法要比蓝文馨复杂得多,“好像听他口气,班干部里面就你一个女孩子,我估计是因为这次迎新大会需要有女生来组织女生这边的事情,所以才会有一个女孩子,你要是不去,那不知内情的人还觉得是我们女生小心眼呢。”
“就是!”罗婉丝也点头称是,“蓝文馨,我觉得你要是真的讨厌他,你就更该去,不然的话,他在班干部里头拉帮结伙,以后岂不是更肆无忌惮了。”
“就是……”
“应该……”
“必须……”
二十分钟之后
“啊。”被三人说教一番之后,蓝文馨也有点动摇了,“你们的意思是——我一定要去。”
“当然!不但要去,还要去得有水平,有档次,让那个蓝楼虹知道我们可不是好欺负的。”
“那好吧。”蓝文馨终于下定了决心,“那我就去吧。”
“嗯,现在是7点45分了,你可以去准备了。”
蓝文馨就站了起来,捏了捏罗婉丝的小脸,笑嘻嘻地说:“那我去准备了,好好休息吧,贫血的小家伙。”
然后转头对叶小雨和梅丽星邪恶地笑了:“婉丝的笔记,还有我的笔记,你们就帮忙一下吧。”
说完之后,蓝文馨就很开心地走了,留下极度郁闷的三个人。
……
话说蓝文馨打扮完毕,来到312门口,却发现里面坐满了人,坐在最里面的,正是班长蓝楼虹和副班长熊涯,不过熊涯一个人似乎坐了两个人的位置了……
蓝楼虹一看见蓝文馨的身影,连忙热情地打招呼:“你来了?请进请进,坐这边吧。”
蓝文馨在一张床边的椅子上坐定之后,蓝楼虹就开始介绍班干部成员了,不过蓝文馨心不在焉,根本就没有记住谁是谁,一通介绍下来,蓝文馨唯一记住的,就是蓝楼虹是班长以及熊涯是副班长……
然后蓝楼虹开始说关于迎新大会的事情——实际上迎新大会是启术大的传统节目了,基本上每个系都有自己的迎新大会,内容也是大同小异,都是高年级的师兄师姐组队和新生比赛职业技能,说白了就是要给新生下马威了。一般来说都是入学之后的第二个月也就是12月举行,但是由于术士系比较特殊,学生学到最低级的职业技能也要相当长的时间,所以要放在寒假结束后的3月份进行(大一新生没有寒假,必须在学校念书……),而且术士系是直接把迎新大会的成绩当作第一学期的期末考实践成绩计算的。
这时候一个男的插嘴:“好像说第一学年的两次期末考成绩都不合格的话,就要被劝退是吧。”
蓝楼虹满不在乎地说:“这个我也有听说,不过好像劝退率一般只有1%左右吧?”
然后蓝楼虹就开始介绍迎新大会的比赛规则了:主要分为单人赛和双人赛——顾名思义,单人赛就是指一个新生和一个高年级学生之间的单挑了,双人赛就是2对2的比赛了。胜负是成绩的一个重要的参考,一般来说只要有胜出,肯定是合格了,但是输了的话也未必会不通过,因为评委们会考虑到比赛当中的各种表现,给学生们酌情加分。
至于是选择单人赛还是双人赛,则由新生自行决定——单人赛主要是看学生的单人水平,毕竟没有人可以帮你,一切都要靠自己;双人赛虽然自己多了一个帮手,但是面对的困难也多了一倍,而且按照大会规则,只要其中的一个选手被击败,另外一个也算输了。因此两种选择各有优劣,就要看大家自己的意愿了。
当蓝楼虹说完了这些事情之后,就安排班干部们各自去通知一部分的同学关于这些事情,不出梅丽星所料,安排给蓝文馨的,果然是负责女生方面的组织工作,然后蓝楼虹就宣布散会了。
蓝文馨走出房间的时候,一脸郁闷地想:从头到尾,我一个字都没有说,我到底来干什么啊。
蓝文馨回到513的时候,发现大家还都在聊天,就无聊地参与了进去,把会议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下,梅丽星当下就决定要参加单人赛,罗婉丝和叶小雨都说要参加双人赛。蓝文馨懒洋洋地说:“好几个月后的事情,你们现在就打定主意,不嫌太早了么?”
梅丽星斩钉截铁地说:“你懂什么,这叫未雨绸缪,有备无患。”
“哦,那我们来深入讨论一下,关于大后天早上是喝甜豆浆还是喝咸豆浆的问题吧。”
叶小雨被气得有点哭笑不得:“文馨,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贫了。”
四个人笑闹一阵子,然后蓝文馨去通知其他宿舍的女生这件事情,其余的人就各自回去休息了。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大学的日子也从起初的好奇、憧憬和决心,慢慢地变成了枯燥、乏味和偷懒了。大家都没有感觉到今天和昨天有什么不同,许多人都慢慢地在这种相似而又雷同的日子里慢慢消磨着时间——上课的时候,教室里面很少会坐满,大部分的时候总是有这边一个那边一个的空位,但是点名的时候却总是全到;虽然学校明令禁止学生喝酒,但是还是有许多学生偷偷地把酒带回宿舍,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几个舍友围在一起喝上几口;甚至有传闻,在学校外面的一些声色场所,出现了启术大的学生……
变化虽然大得令人惊讶,但是也只花了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大概比野兽尸体腐烂的速度慢了一些。但是值得庆幸的是,似乎所有偷懒的想混日子的学生都是男生,女孩子们绝大部分依然是一如既往地专心上课、念书。而梅丽星更是从早上6点起床一直到晚上11点,除了吃饭睡觉外,都在上课和自习,用她的话来说,她第一次觉得术士比她想象的要简单一些,有趣一些。蓝文馨等人则属于半陪读性质地陪着梅丽星梅丽星天天啃书本了,几次的单元测试,几个人的成绩都在中上之选。
只不过令人有点泄气的是,虽然许多人都一直在努力学习,但是却从来没有人可以真正放出过一个法术过,许多人对法术都可以讲得头头是道,但是要让他们放出一个法术来,却是难如登天,以至开始隐隐约约有人有萌生退出的念头了。
眨眼之间,就到了12月的月底了。
这天早上,所有人都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坐在教室里面等着上课。周四上午一二节本来是没有课的,但是今天增加了一门新的大家盼望已久的课程,正是现在上课。
这是第一节的法术实践课,经过了一个半月的苦修,许多人已经可以熟练地结印了,但是却从来没有人放出来过哪怕最低级的一个小法术来,而每次问黄老师,她也总是笑笑,说等到法术实践课的时候就知道了。由于法术实践课需要一定的法术理论的基础知识,所以法术实践课直到今天才开课,而且更值得庆祝的是,据说由于江破虏有公务,所以在寒假之前,法术实践课都是由黄茹老师来上的,因此,今天的法术实践课可以说是人满为患,就连那些天天逃课的男生也基本上都在了,只不过教室的前几排依然是如往常一样,都是女生坐的——似乎所有的男生都对讲台有一种天生的排斥感,他们总是尽可能地坐在离讲台最远的座位上,今天也没有例外。
上课时间到了,黄茹老师抱着一堆的木棒和铁棒走进门来,看到整个教室里面坐得满满地,不由得一愣,然后是一笑,许多男生也颇为尴尬地笑了笑。
黄茹老师走到讲台前,因为大家都很熟悉了,也就省去了那些有的没的的开场白,直接就开始给大家演示法术了,只见她随手拿起一根木棒,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就是一个圆溜溜的大约半米长的木棒而已,黄老师说:“大家看一下,这是一个极为普通的木棒,但是作为一个术士来说,任何东西都有可能成为自己的助力,现在我来演示一下,大家看清楚。”
黄老师说完之后,就把那根木棒抛起,然后双手飞快地在胸口结了一个木印,紧接着左手迅速伸出,握住下落木棒的一段,大喝一声:“疾!”
只听得“沙”地一声,就像是风吹过树叶一样的声音,那根木板在一瞬间变成了一根暗红色短杖,台下的学生已经有人发出了惊呼——有的是因为改变的过程,有的是因为改变的结果:
许多人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肉眼看得见的法术的施展过程,所以觉得非常新鲜,忍不住发出惊呼。而那些平时经常看书而且识货的学生则是因为短杖惊呼,因为那根短杖正是一根地地道道的法杖:对于一个术士来说,一根上好的法杖简直可以说是可遇不可求,因为术士在平时可以通过冥想,把各种法术以精气的形式封存在法杖之内,需要的时候只需意念一动,便可以施展出来,比起结印然后施展要方便得多,效率和成功率也高得多。
而且由于法术是预先先存在法杖这种可以控制的近距离目标内的,而不是像平时一样瞄准那些不可控制的,或者远距离目标,所以同样一个法术会少耗一些精气,这主要由法杖的品质决定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就算是丝毫不会法术的人,如果你知道法杖的开启口诀,同样也可以轻松自如地使用那些法术(虽然那些口诀经常拗口到舌头打结也未必念得出来),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法杖可以相当于一个可以多次补充能量的卷轴了。当然,补充法杖的能量要比补充那些可以重复使用的卷轴的能量困难得多,因为那些重复使用的卷轴的能量补充,只要是看过几本跟术士有关的书,有冥想能力的人都可以补充,只是补充速度快慢有所不同而;而法杖的补充则非术士不可了,因为它存入的虽然是精气,但是却必须先施展出法术才行。
虽然如此,市面上的一把普普通通的存放两三个低级法术,而且口诀简单得可以让平民使用的法杖,一般来说还是可以卖到数十个金币的天文数字了。
所以,在蓝文馨等人的眼里,黄茹老师刚才露出的那一手,无异于凭空把一根烧火棍变成了一大把闪闪发光的金币。
黄茹老师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她笑了笑,说:“大家不要惊讶,这些其实你们也可以做到,很多同学已经在向我抱怨了,说是学了这么久,连一点点的法术都没有放出来过,甚至还不如那些舞刀弄剑的剑士系有趣。”
下面许多学生听得深以为然,梅丽星几个更是听得拼命点头,就像鸡啄米一样。黄茹笑了笑,转身把两张挂图挂在黑板上,图很清晰,很明了,一看就知道是人的的手掌和手背的示意图,而且上面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各种黑色的小点。
黄茹老师拿起教鞭对着挂图讲解起来,只花了不过20分钟的时间,大家一下子有了豁然开朗的感觉,就像是推开了一扇一直在自己面前闭合的大门一样,同学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来,明明自己结印的姿势已经有模有样了,为什么还是发不出法术来——结印是表,那些黑色的小点才是里!确切地说,那些黑色小点所代表的穴道才是里!
所谓的结印,实际上是通过双手间的不同穴道的连接,让精气在双手和身体之间以不同的通道流转起来,然后在松开手的瞬间把那些精气的能量一口气放出来——因为而结印结完之后,精气并不会一直集中在手上,而是会以非常快的速度重新返回到身体里面原有的位置,或者干脆消散到空中,所以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施展法术,否则威力会大幅度降低,这也是为什么刚才黄茹老师要把木棒扔起来——因为抓住空中的木棒要比抓住桌面上的木棒快那么一点点。
然后黄茹老师又挂了五张挂图在黑板上,分别把金木水火土的五个印决的手势中,各个穴道要如何对应连接描述得清清楚楚。
许多人已经开始一边看着挂图,一边偷偷地开始摆弄双手结印。黄茹老师笑了笑,把刚才抱进来的那些木棒和铁棒分了下去,一边笑着说:“大家现在可以用分下去的这些道具实验一下,我没有想到今天来的同学这么多,所以带的教具比较少一点,大家不要见怪,几个人合用一根吧。”
大家听得不由得哄堂大笑起来,黄茹老师分完之后,自己留下了一根铁棒,说:“现在刚刚开始学,不可能要求你们马上就学会把这些东西变成法杖,现在只要求大家把这些东西变形就可以了,大家成功结印后,一定要尽快握住那些木棒和铁棒,然后集中精神,想着让它变成你们想要的形状,一般来说初学者最好从让这些东西弯曲开始。”
黄茹老师一边说,一边示意,她把铁棒抛起来,然后飞快地结了一个金印,伸手接住了那根铁棒,大喝一声:“疾!”
然后只听得“嘎吱”一声,那根足有两根手指粗细的铁棒居然慢慢地从中间弯成了九十度角,大家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黄茹老师向大家展示一下弯曲的铁棒,说:“记住了,铁棒要用金印变形,木棒是用木印变形,不要弄错了。”
大家都大笑起来——都念了一个月了,这些东西大家自然都知道了。
黄茹老师一说开始,那些分到道具的学生们就争先恐后地把棒子往空中扔,然后手忙脚乱地结印,抓住那个棒子……教室里面一下子热闹了许多:
“疾!”“疾!”“疾!”
“铛!”这是两个人丢起来的棒子在空中亲密接触。
“哎哟!”这是有人被掉下来的棒子砸到脑袋。
“哗啦。”这是有人没接住棒子,自己身体失去了平衡,结果摔倒了。
“铛铛铛铛。”这是铁棒落在地上的声音。
接住棒子本来并不是一件难事,但是在棒子上升到落下的短短时间内正确结印却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许多同学是顾此失彼。反正弄了半天,还是没有一个人有成功地让棒子变形,这样难怪,毕竟是刚刚学到的东西,基本上不可能有人能够让双手的穴道对得那么准,人的双手和精气脉络相通的穴道有44个,就算是最简单的金印,也要沟通5个通道,也就是10个穴位,更不要说7个通道14个穴位的木印了。要知道,穴道这种东西是失之毫厘,谬之千里,因此,直到现在,大家发不出法术也是情理之中的。
黄茹老师一看,苦笑了一下,伸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说刚才自己之所以握住木棒的时候大喝一声,纯属习惯使然,就像一些人搬运东西的时候习惯喊号子一样,这并不是施展法术的必要程序,大家没有必要刻意模仿。
正当黄茹老师还在解释的时候,突然间教室右边有人欣喜若狂地吼了起来:“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全部同学一下子都把头转过去了,就连黄茹老师也向那个方向望去,大家都想知道到底是谁这么厉害,居然这么快就领会了法术。
视线所汇集的地方,坐着的,赫然是——熊涯!!??
几乎所有的同学都快晕过去了——不管是谁第一个发出法术,大家都不会这么惊讶,但是无论如何谁也无法想象居然会是熊涯这种体重数百斤,连大字也不识几个的人成为全班第一个领会法术的人。
此时的熊涯还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是兴高采烈地握着手中的铁棒,一边大声囔囔:“变形了变形了!我成功了!”
黄茹老师也一脸微笑地走过去,在同学们的惊叹声中接过熊涯手中的那根铁棒仔细鉴定——
一分钟过去了……
两分钟过去了……
三分钟过去了……
足足过了五分钟,黄茹老师把铁棒还给熊涯,坚定地说:“熊涯,用手把铁棒握出凹痕来是不算的。”
“扑通”全班倒下一片,许多人苦笑着从座位下爬起来,继续进行着自己的实验……
————————————
大家有空帮忙投票,或者写点书评吧,谢谢了。
小说的地址
http://book.tiexue.net/novel10017/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