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八分斋之--到哪里去找你们的名字?——写在南京大屠杀68周年

到哪里去找你们的名字?——写在南京大屠杀68周年

作者:八分斋 提交日期:2005-12-13 10:29:00
昨晚回家后,再次翻看了张纯如女士的资料,英文版的《南京大屠杀》,对全世界是个震撼,对中华民族是道伤痕。但是,这么惨烈的悲剧,如此亘久的耻辱,三十万游荡的孤魂,泱泱十数亿同胞,却不能把他们的名字篆刻,不能让他们在天国有些许安慰。我看着《辛德勒名单》,心里分外酸楚,莫名其妙的伤感从周围压了过来。今天,我们到哪里去找他们的名字?

六十八年,那在刺刀尖挣扎的孩子如果还在,已经垂垂老矣;六十八年,那在杀人比赛中被斩落头颅的青年如果还在,已经子孙满堂;六十八年,那被日军活埋的老人如果幸免,已经入土为安;六十八年,那被轮奸致死的女孩子如果还在,已经传宗接代……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记忆却总是血色,凝固的惨痛总在冲击着善良的视线,清醒与麻木一直在纠缠不止,愤怒与火焰一直燃烧不熄。然而这一切都不重要,三十万同胞,死不得其所,就连那最简单的记号,我们都不能够记录,压抑的情感犹如低沉的怒吼——今天,我们到哪里去找你们的名字?

去年,六十七周年,我们怀抱着你们的遗像,沉痛的走在大街小巷,惊讶的人们啊,驻足都那么匆忙;去年,六十七周年,我们怀抱着你们的遗像,30万形状的烛光在风中悲伤的摇曳,默哀的同胞啊,心跳都那么凄凉;去年,六十七周年,我们怀抱着你们的遗像,没有多少人知道,唯有残月悲泣……那一百五十张照片,仍然存放在不起眼的地方,一年竟然这么迅速,今晚我才想起去年走得匆忙!然而当我看着那些画框,我的手冷得不能伸张,酒不能祭的悲哀,文不能写的痛苦,我们没有血缘,但血脉相连,可是今天——我们到哪里去找你们的名字?

美丽的九州,留给你们的是临死时的哀鸣;广袤的山河,留给你们的是最后的残叫;残暴的铁蹄,为什么能踏碎你们的躯体?无情的炮火,为什么能夺走你们的生命?我们曾经千疮百空的祖国,终究没有沦落到死却!残杀你们的凶手已经偿命,迫害你们的敌人已经逃离。不能继续软弱,自强必先强国,慢慢的在实现,慢慢的在强大,然而,死难的你们,在那一刹那便注定不能瞑目!在人间已经感受了地狱,在天堂仍然不止唏嘘,那些美丽的梦想,漂亮的神话,在残淡的血液中变得那么残酷,走不回来了,那我们——到哪里去找你们的名字?

到哪里去找你们的名字,我们不幸的同胞;到哪里去找你们的名字,我们残死的兄弟;到哪里去找你们的名字,我们陌生的亲人……活着的时候,你们一定都有记号,但是死了,你们怎么能抹去它?死了的时候,你们一定都忘记了记号,但是活着的,他们怎么能抹去它?你们不是一片落叶,也不是半抹残霞,你们不是迅忽的流星,也不是耀眼的宝剑,但你们是我们的同胞,你们走了,我们得记住。可是今天,我们到哪里去找你们的名字?

翻看着《南京大屠杀》,想着已经逝去的张纯如女士,似乎能感受到她的绝望和不安;翻看着《辛德勒名单》,想着已经逝去六十八年的同胞,似乎能感受到他们的孤独和痛苦……就在今天,这个血色满地的日子,这个痛定思痛的日子,这个耻辱充斥的日子,我多么希望能把他们的名字列出来,让所有心存悲痛的中华儿女去他们的名字前献上鲜花,祭上浊酒,洒下清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