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市中的“小”白领 辛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这个“白领”泛滥 甚至是被当作嘲笑,辱骂的词的年代, 我终于混上了白领的资格。

    我来深圳一年半了,也许是本命年没有穿红色内裤的原因,事业一直都颇为不顺,直到今年2月,才算是找到了一个自己比较满意,工资也还算高的工作。 说比较高,其实也就是三千多块钱,比起多数深圳白领,简直就不值一提的。 所以, 我其实只能算是个低级白领了。 

    我在一个城中村跟人合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农民房。虽然看起来不是很大,手机信号也因为楼房太密集而弱了点, 其他还是很不错的。晚上我就在房子里睡觉,躺在我那50块钱买来的二手木床上。床虽然旧了点,但是还很结实,比我大学的床铺还要宽,但是睡两个人还是有问题的。所以, 如果有同学来借住, 我一般让他们打地铺。

    每天早上8点, 我都会被我的手机闹钟吵醒,虽然还是很想睡,但是也只敢在床上赖一小会, 迟到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咱一天也就100来块钱,扣光了喝西北风啊。3分钟后,我腾的起来,刷牙,洗脸, 穿衣, 出门。说到刷牙, 我真的很有不解: 为什么 广告里面的漂亮小妞用了黑人洁白牙膏后,牙齿那么白。 我屁颠屁颠的忍痛花那么多钱买,长期坚持早晚使用却没有一点效果呢? 

    出了小巷子, 我就来到路口了。我们这里有一点比较好,就是卖早餐的超多。只要是你可以想象的,都有。 什么 包子,油条啊, 豆浆,炒粉,白粥,这些传统的早点应有尽有。甚至还有外国进口的, 说是韩国包子, 我只路过看了看,一直也没买。我还是比较支持民族产业的。所以, 我一般只买包子吃,两个就可以对付了。我一直在同一家包子店买,因为他们的包子味道很不错。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这家老板的娘子长的很好看,我一直暗地称呼她为“包子西施”。可惜的是 她不是每天早上都来的,而卖包子的通常是老板的妹妹。哎,这年头长的好看就是好啊。丈夫更心疼自己,可以多睡觉养好皮肤呢。 

    我一般是拿了早餐到公司吃的,路上忙着赶路,没时间吃。跟我一起上班的还有许多住在附近上班族,当然大多数也是白领。说实在话,虽然我在上公交前,要走20分钟的路程,但是我还是很喜欢走这段路的。其一, 可以锻炼一下身体,这很重要,因为我在公司一坐就是一整天,比较少活动。其二嘛, 就是可以好好欣赏那些和我一样匆匆赶路的MM。大家都知道,深圳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女人比男人多N倍(根据不同的调查,N大于 2 或者 N大于6), 所以美女也比较多,经常在街上可以看到许多养眼的。言归正传, 我是边走边看啊,即使美女旁边站着个彪型大汉我也不放过。 说我色也好, 说我花痴也好, 我就是爱看!当然看的时候,心里也会有很多想法,当然这些想法大多数是比较黑暗的,再加上自己收入偏低,目前不可能实现这些想法,所以就不一一言表了。

    上了汽车, 5分钟就到公司了。先倒上一杯水,边吃包子边打开电脑,上网,收邮件。由于我积累的时间不是很长,所以搜集到的客人并不多。也就是要回几封邮件而已。其余的时间,就要拼命在网上寻找新的客户了。网络资源其实很有限, 在我把所有我自己区域所有国家的YELLOW PAGES, DIRECTORIES 都搜索一边以后, 我实在不知道该再如何去开发了所谓的国际市场了。每天都是这么搜啊,搜啊,搜的, 把个人的头都搞的大了。实在不明白,为什么那些老同事这么能干,居然可以出这么多订单。他们是怎么搜的呢?

    时间就这么很快就过了,一晃就到了中饭时间。自从我到公司以后, 就不自觉的承担了订饭的任务。每当我把他们把要订的快餐订完之后, 我都会陷入沉思!我实在不知道该吃什么。每天翻来覆去的就是那些菜,实在是吃腻了也吃怕了。往往是最后随便点了一个将就凑活。 

    订饭的时间是11点20左右,一般到了12点快餐就会送到了。大家知道,这40分钟是很难让人静下心来工作的。以前在大学混日子的时候,我们班比我懒的一个同学经常说:过了星期三就是星期天。所以我经常想:过了11点就是中饭时。呵呵,这段时间过的最快了。 

    果然到了下班时间,送饭的就到了。这家快餐店是我们的老供应商,所以送外卖的小帅哥来了后,很自觉的把快餐放到我们的会议室,然后安静的等在那里让我们给钱。说来也奇怪,一般送外卖的都是些晒的黑不溜秋的小男孩。而他们却是实实在在的帅哥,身材高大,面目清秀,皮肤也白皙。有时候,我实在想不通,这样的人才送外卖是不是太可惜了。要是他们生在深圳,也许现在正在某个牛X大学潇洒的挥霍着自己的青春呢,身边不知道会围着多少女生。 我这么想是有根据的。我们公司一次随团到海南游的旅程中,团里有个小伙子就是深圳本地的。小伙子长的细皮嫩肉的,说他只有19岁,家里是搞房地产的,有多处家产。目前在英伦某某大学读书,暑假回来散心。手里还搂着个身材苗条,面容娇好的十几岁的小姑娘。更让人称奇的是那小姑娘自称是他们家的保姆。我靠!深圳本地人真TMD有钱啊! 

    吃饭的时候也许是这一天最快活的时候。大家一边艰难的吞咽着难吃的饭菜,一边聊着各自的趣闻,场面还比较热闹。一般的,我们会讨论老板是如何越来越吝啬,经理是如何越来越走狗,市场是如何越来越难开发,竞争是如何越来越激烈等话题。牢骚发完后,我们也会讲些比较轻松的话题。由于办公室女孩子占压倒性多数,所以话题也就比较女性化一些。 譬如,谁家又买了房子啊,商场的衣服换季大减价了啊,什么时候去逛街比较好啊,什么化妆品比较润肤啊,怎么去掉脸上的豆豆啊。当然, 我不是很喜欢讨论这些东西。

    我买东西从来都是直奔目的地,看见价格合适,拿起来就走的。我实在是很难想通为什么天下所有女人都那么喜欢逛街的,而且即使什么也不买也要逛。在我看来,没有什么比逛街更浪费时间的了。 所以一般在这个时候, 我只是作为一个旁听者在一旁呆着,心里充满了羡慕: 做女人挺好啊!可以穿那么多漂亮衣服,用那么多瓶瓶罐罐,闲着没事还可以瞎逛,好象永远也不会闷似的。有时候她们也会把话题转移到我身上,说要跟我介绍女朋友。声称要把某个漂亮一塌糊涂的亲戚介绍给我。 正当我满心欢喜 急不可待的时候,她们又会细声细气的告诉我,其实那个亲戚只有2岁!狂倒!

    饭后,午睡 ,没啥好说的。 

    下午好象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工作内容跟上午一样。由于下午的时间相对比较长,所以我在感觉较累的时候, 会偷空看些花边新闻,或者火辣图片什么的, 提提神啊。要说啊,现在的娱乐标题可真够引人鼻血的,不是什么酥胸半露,就是什么真空上阵,还有就是什么小热裤走光。搞的你不进去看还不行。但是话也说回来,想我这样千锤百炼的人,看了也就看了,根本不会有任何精神或者是生理反应。也许是麻木了吧。或者是象咱赵大叔说的: 心有余而力不足?管他呢,反正咱也没有赵大叔那么年轻漂亮的老婆,用不着买蚁力神。

    好不容易熬到下午6点解放时, 我还不敢走。为什么? 我们老板说了:你们这些做国际贸易的,一定要肯吃苦,要热爱加班。你想想,人家刚从床上爬起来,你就下班了,怎么跟人家及时沟通呢? 说的的确是有道理!所以我们这些做业务的,都不敢走的太早,最怕的是在电梯里面遇见老板。因为你要是遇见了他,那么就意味着下次公司聚餐的时候,你被当作重点教育对象。那时候老板一定会微笑着对你说:XXX 啊,最近好象走的比较早啊。为什么业绩上不去呢?因为不够勤奋。要记住,一勤天下无难事!后面的就更多了。所以,为了能在聚餐的时候吃顿饱饭,大家也就愿意在公司多呆一会了,即使什么也不干! 

    我属于那种一个人吃饱了,全家都不饿的外来青年。再加上回家也是对着两个同样血气方刚,极度郁闷的少男,实在是没啥意思。所以,我也乐得在公司呆会,在网上灌灌水什么的。 

    到我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外面早已经是华灯初上了。深圳的夜景很美,特别是当你站在人行天桥上,抬头看高耸入云的高级写字楼的霓虹,低头看那川流不息的车流的时候,就仿佛置身梦境,让你不得不感叹这个城市的繁华。
 
    每天下车后,我都要走这一段路林荫道。这段路很干净平整,路边很多树。秋天的微风轻轻的吹在脸上,很舒服。但是鉴于深圳的治安状况,我无暇享受这怡人的环境,快步如飞。

    过了涵洞, 就到了滨海大道上的天桥了。在大都市,天桥都是很多小贩做生意的绝佳场所,深圳也不例外。早上,还只有一些卖早餐的。到了晚上,这里简直就是热闹的集市,卖什么的都有。初上天桥,是卖蔬菜水果的。这里的蔬菜,水果比超市便宜多了。“香蕉一块钱一斤”的吆喝声此起彼伏。往前走,就是卖小吃的,什么烧烤,臭豆腐,芝麻糖之类的,味道在夜晚的空气里久久不肯散去,很是刺鼻,也很让人产生恋旧的感觉。走到桥中间的时候,买卖的人就比较多了,这里是销脏的地方。很多人高马大的男青年,靠在栏杆上,每个人手里面都提着一串新的或者半成新的手机,在那里卖。大家都知道这些手机的来历,但是上前购买的人还真不少,一时间整个路面站满了人,走过去还真有些困难。挤出人群的时候,偶然看到一个巡逻保安正跟其中一个卖手机的一起抽烟聊天呢。 身上的制服在一群人中间。显的分外扎眼,再往前走就是卖盗版影碟的地方了。 什么样的电影都有,包括三级片,A片,摆在显眼的位置。封套上裸体女人白花花的身体,在红色路灯的照耀下,很有诱惑力。
 
    夹在这些卖碟子的小贩中间的是一个算命大师。他面容消瘦,长着白胡子,闭着眼睛,坐在那里,前摆着一张简陋的白纸,上书“看相算命”的毛笔字,要形容那几个字,还真得用我小学语文老师的评语“ 象鸡爬的一样”。其实我很佩服这位懂得命理的老先生,在这样的环境下也能开展工作,实在是高啊! 其实,我对那张纸很感兴趣,因为它让我想起了以前读大学的时候,出来找家教的情景。两三年前,我也象这位先生一样,站在路边,前面摆着"家教"的一张纸。所不同的是,我那时很害羞,看前面行走的路人都觉得很不好意思。比起眼前这位先生气定神闲的状态,实是差得太远。现在想起来不觉好笑, 咱一样卖的是智力资产,究竟有啥好怕的呢? 

    好不容易下了天桥,在报摊上买上一份深圳晚报,从一群手持“东南亚某某证件公司”名片的,办假证的人中间穿过去,就基本到家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