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千金》作者:天意 (连载中。。。)

豪门千金 第一卷 李代桃僵 第一章 席冰男之死


                                 作者:天意

这是一个深秋的淫雨菲菲的傍晚,地处英国克卢湾以东接近克莱尔岛附近的洋面上,一艘豪华的银色私人游轮在习习的海风中随波逐流......

游艇的餐厅里,26岁的张嶙和刚满23岁的席冰男相对而坐,浪漫的钢琴曲无疑告诉窗外低翔的海鸥,这是一次情人的晚餐。

席冰男是亚洲席氏集团董事长席成达唯一的掌上明珠,席氏集团是股份合作制,十五年前成立于韩国汉城,时至今日,仍以汉城为大本营;持股百分之五十四的席成达当年以精明的头脑和独到的眼光,在亚洲地带收购高品质的橡胶、棉纺制品向欧洲以及北美洲的国家地区出售,十五年后的今天,席氏集团已经在亚洲甚至全球的商业界、股市行业等诸多领域里拥有了至高的威望,单是报纸杂志上经常出现的“九百亿美元左右的流动资金”和“遍部亚洲两百多家分公司”的数据,已经让很多的商业大亨望而生畏。席冰男在中国长大,上天让她幸运的成为席成达这个商业巨头唯一的女儿,仅仅是父亲划分到她身上席氏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便足以看出席成达对这个宝贝深爱的程度;然而丽质天成的席冰男,跨出大学校园后的愿望却是成为一名出色的舞蹈家。在她的眼里,钱对她来说只是一串数字,仅此而已。

对面就左的帅哥显然也是出自名门望族,他叫张嶙,父亲张为祖在席氏集团持股百分之三十二,现任席氏集团首席执行官,和席成达当年一起创业,算得上公司里德高望重的人物。同席冰男一样,张嶙也是在中国成长,大学毕业后就来协助父亲的事业。

二人所戴的戒指意味着他们即将成为一对新人。

“男男,”张嶙讨好的询问道,“今天的英国菜够地道吧?”

“马马乎乎咯,”冰男放下刀叉,“我饱啦!”随即来到窗旁欣赏着黄昏的海景......

张嶙为自己斟上一杯白兰地,放到唇边,欣赏着未婚妻的身影:冰男身高一百七十公分,面容娇好,长发齐腰,由于在艺术学院受过训练和熏陶,身材出落得十分标志,尤其是三十四的胸、二十三的腰如此魔鬼般的身段,更是让男人一瞧就想入非非......

“老......婆......”张嶙一口气喝光杯里的酒,乘着酒兴猫起腰来到冰男身后。

冰男柳眉微皱,虽然没动,却似乎挺反感:“别这么叫,人家还没嫁你呢!”

“那有啥关系......”张嶙嬉皮笑脸的凑上前来,轻轻抱住冰男的腰,“早晚都该这么叫的对吧?”

“拿开。”冰男扳起面孔。“别这样嘛,现在又没有别人......”

冰男一下子回过身来,加重了语气:“我叫你把手拿开!”

“OKOK!”张嶙倒退两步,绅士一般做出了投降的姿态,哭笑不得:“天哪男男,你怎么总是像这海水一样的冰冷?刚才不是还眉开眼笑的吗......”

冰男回转身:“开船回酒店,我累了......”

张嶙扫兴的走向驾驶台。游艇徐徐的发动起来。

冰男漫步来到驾驶游艇的张嶙身后,思索了良久:“阿嶙,我有话想对你说......”

“上了岸再说好啦,呵呵,风这么大,你还是回去呆着吧!”张嶙用心的看着前方。

“我们......”冰男咬了咬嘴唇,下了决心一般,“我们还是分了吧......”

张嶙猛地把船熄火,不敢相信的回过头来:“你说啥?”

“我想你的听力没有问题!”冰男坚定的回答,眼神里却闪过一丝歉疚。

张嶙冲过来一把手抓起冰男的右手,“看看这是什么?这戒指代表的什么?啊!?这怎么能够儿戏!报纸媒体都通报了......”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和你在一起没有感觉?”

“什么感觉!!!”张嶙火冒三丈,“我守了你五年,五年哪!!你还要我怎么样?五年那么......”

“五年丝毫说明不了问题!”冰男针锋相对,“我想了很久,我和你订婚,那是父母之命,等到我们在一起后没有感觉再后悔,什么都迟了不是吗?何必......”

张嶙开始大笑起来,歇斯底里的狂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