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5日晚岳阳市1路公交车上,一位女乘客被一男子强暴的新闻。经过岳阳警方4天奋战,色狼昨晚6时终于落网,令人大吃一惊的是:色狼同样是1路公交车上的司机,也就是两名目击者的同事。令人愤慨的是,色狼与目击者竟然订立了攻守同盟。 

排查了500名可疑对象 


案发当晚,岳阳市岳阳楼区公安分局刑侦民警立即接手调查。岳阳市公安局局长傅少祥作出批示:限期破案。随后,专案组成立,岳阳楼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邓可杰任专案组组长。专案组民警于第二天上午找到事发车司机吴刚及陈某(即事发时的售票员,后查实也为一车队司机),两人向民警反映,不知那名男子姓名,只知小名为“石头”,是城陵矶一带的混混,可能是个瘾君子。 


岳阳楼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调集洪家洲、梅溪桥、城陵矶和冷水铺四个派出所的警力,对城陵矶地区的常住与暂住人口进行了大排查,发现20—40岁年龄段姓名中有“石”字的男子共500多名。三天排查下来,只剩下数名与犯罪嫌疑人特征相仿之人,将这些人的照片让受害人王小玉(化名)辨认,但均被王否认。调查似乎陷入了死胡同,此时专案组组长邓可杰嗅出了一丝不对:在那种紧急情况下,为什么当时的售票员能泰然自若下车?为什么司机吴刚在与犯罪嫌疑人的搏斗中显得轻松自如,而又毫发无损?莫非这里面有猫腻? 


目击者与色狼订立攻守同盟 


邓可杰副局长决定让专案组改变方向,调整办案思路。同时,他决定对吴刚、陈某两位目击者重新盘问。 


昨日上午,吴刚、陈某又被请到岳阳楼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办案民警分别装作无意与之闲聊,两人看上去也轻松惬意,但刑侦大队大队长周代红分明看出了两人神色中的异样,他决定不再与两人纠缠,便先发制人:“吴刚,你知道作伪证的后果吗?”吴刚支吾着,不知如何作答。周代红一挥手:“把我们的两名客人送到看守所,去清醒一下。”警车立即载着两人驶向看守所,车到半途,两人慌了,表示有话要说。同车民警暗笑:两人终于上当了。 


原来两人与犯罪嫌疑人熟识,其姓杨,同为岳阳公交公司1路车司机。事发当晚,3人在城陵矶附近喝酒,杨喝得醉醺醺。随后,同伴与民工发生纠纷,杨连忙找了把菜刀揣身上,但双方没有动手。晚上10时多,三人开车回市里,遇上王小玉上车,杨兽行大发,强暴了她。 


随后,吴、陈、杨三人建立了攻守同盟,欲隐瞒这个丑恶的暴行。 


这样,所有的疑问得到了解答,而岳阳市公交总公司上下为何保持惊人沉默也有了答案。 


今年28岁的杨某是岳阳市人,外号“石明”,以前也为岳阳市公交总公司合同工,2001年出事后被辞退;今年12月5日下午在总公司劳资科,刚办了招聘手续,被聘为1路车司机,不料当晚犯了案。 


嫌凶落网 心情愈加沉重 


犯罪嫌疑人锁定了。警方立即制定了抓捕方案,决定分成两组,一组由刑侦大队大队长周代红带领,去东茅岭的杨家布控;一组由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袁世鸿带领,在东茅岭街口,影剧院,百盛购物中心和肯德基一带布控。昨日下午6时许,袁世鸿一组民警接到周代红一组民警电话:杨已出家门,往东茅岭街上走来,便衣民警立即散开,各据路口,严阵以待。不久,一名身着褐色棉衣的男子在路上走过来,正准备步入一小饭店,经在警车内的吴、陈两位指认,此人即为杨某。此时,袁世鸿率民警悄然上前,袁一把扭住其胳膊,与另外民警一起将其塞入车里,整个过程不超过10秒,而杨完全没有反应过来。随后,王小玉被带来刑侦大队指认犯罪嫌疑人,王一眼认出手举4号牌的杨某,其时她手指颤抖,当夜恐惧之情丝毫未减。 

昨夜,民警开始连夜突审杨某。 


邓可杰介绍,吴,陈两位的前期行为可视为包庇和作伪证,但后面的行为可视为有立功表现,如何定性,研究后才能决定。经过4天的不眠之夜,案破了,但周代红及民警们并没有丝毫高兴,反倒觉得很沉重。“一个弱女子在公交车上被强暴,目击者的良知哪里去了?难道人性毫不廉耻吗?”周代红由衷地对记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