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是魔鲮,手中有一柄圣剑,就是魔神剑,于是我有了一个称号--魔鲮圣剑。
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真的不愿意有着这样的称号,血城之战的残酷和恶魔广场
黑暗恐怖,让我的很多的兄弟和姐妹们失掉了生命,那一种宝贵的神圣的东西。眼睁
睁的看着他们倒下,而我却无能为力,漫无止境的战斗,弥漫着的血腥的气息,战
友一个一个的倒下了,站起来的却是一个又一个死灵... ...
这一切,我又如何能安心的接受我死去的战友而换来的血的称号... ...
然而我终究是面对了... 因为我是一名魔剑战士,我的使命个职责不停的在告诉我,
我要保卫我的家园不受邪恶所侵,保卫我的人民不被邪恶所涂炭... ...

我又踏上了血城的路...
战斗在进行着,骷灵巫师禁锢的大天使剑失去往日的光辉,暗淡的像我们每一个人
的心,又是一个战士倒下了,我没有去看他,不敢看... 我也受了很重的伤,死灵越来越多,又是一根带着鲜血的魔仗插在我的左肩... 魔神剑深深的插在泥土里,我用力扶着剑,不让自己倒下,我望了一下四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想我快要死了,再也见不到我家园了...我闭上了眼睛... ...死灵们疯狂的涌向我...我的眼前一道光芒,我睁开眼,望见一个法师微笑着艰难的用了最后的一丝气力念动了魔法... ...

我醒来了,一个屋子里点着一盏昏黄的灯,天使使者正围着我替我治疗,我明白了,我回到了家... 也明白了在血城的那个法师念动的是传送魔法...

过去了一个月,我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只是我不在和任何人说话,我总是会想起血城的那个法师,想起他的微笑,我在努力的忘掉那个日子,那个充满鲜血的日子,我变的冷酷了,我不要在为任何情感所困,因为我是魔剑士...

又过去了一个多月,已是阳春三月,我独自来到大陆的城外,我想起了十八年前我的父母曾陪我在这个草地玩耍。我的父母都是战士,他们都为着自己的使命而保卫着这个家园,就在那一天,大天使使者紧急召见了他们。万年一次的魔界之王就要复活了,它的那些死灵祭祀偷走了大天使之剑,正等待着魔王的复活...我的父母必须在魔王复活之前夺回大天使之剑。

于是我的父母踏上了战斗的征程。一去十八年,却再也没回来...

转眼到了十一月。一天我正在练习天雷闪的技能,忽然大陆的天空被一阵黑云所覆盖,我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果然,大天使使者召见战士们说:
“魔族来袭,大家准备好武器,跟我出发。”

我拿起剑冲出了城,远远的看见几个骷髅,我冲过去用了技能天雷闪,骷髅倒了下去。
不想又来了两个巫师,我用玄叶斩将它们又送回了地狱。我继续搜寻着死灵。

我不断的杀着骷髅和巫师,感到技能正月来越纯熟。

正杀着怪,身后传来了一声疼痛的叫声,我回头一看,一个弓箭手正吃力的对付着几个巫师,我连忙赶过去,杀掉了那几个巫师。

“谢谢你救了我!”
“.....?你是女战士?”
“恩!怎么?...”
女战士拿下了头盔甲,一头秀丽的头发飘落下,一双清澈的眼睛,像
潺潺的溪水一样。
我慌忙的低下头... ...
“我叫清月!”
“我叫... 我叫魔鲮...!” 我说完大步走开了。
回来的晚上,我一个人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我在想清月,我想,我爱了。城外的死灵已经被消灭掉了,可是如果不再十二月三十日拿回大天使之剑,那时魔王将复活,我们将很难对付。

于是,我们再一次踏上了血城的路。我已记不清我去了几次血城,我知道,这一次,将面临更大的困难,魔王正在苏醒,他的骷灵巫师的力量也越来越强大了。

去血城的路上,我见到了清月,一个多月不见,清月变的更加精神了,也更加美丽了。
清月也看见了我,我想回避,可清月追了过来。

清月什么也没说,只是盯着我的眼睛,我看到了她的眼牟里有着一种复杂的东西,
然后,她紧紧的握了我的手,走开了...

大天使用法术将我们送到了血城大入口,我看了看家园,想着我也许回不来了..
清月也在对这家园出神。我忽然有了一种害怕的感觉,害怕我再也见不到清月,终究,我不能冷酷到无情,因为我是人...

我们还是来到了血城的入口,战士们都进去了,我想看看清月,正好旁边的清月也在看着我,我握着清月的手,走进了血城。

一个血腥的黑暗的血城又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又想起了我以前的战友,我奋力的杀着魔鬼,紧紧的偎依在清月,经过一番血战,我们终于来到了里面---禁锢着大天使之剑的祭祀台。

我使用天雷闪一次次的猛刷着魔鬼,一个一个的巫师和祭祀倒了下去,又一个一个的复活,清月也不挺的用她的弩射杀着死灵,我用玄叶斩用力的狠劈封印大天使剑的物体,我的身后一阵疼痛,如钻心般,我回转头,见了一个祭祀倒了下去,身上还插着一支弩箭,是清月的,我忍着痛继续劈着,一下两下,我的手渐渐的失去了知觉,麻木了。我不能停,我的战友伤亡了太多,清月也受了伤,一个火球狠狠的砸在了我的腿上,我顾不了太多。
封印的物体开始慢慢的融化...

战斗已经进行了一天了,死灵却越来越多。一个骷灵巫师用一根血红的魔仗刺向了我。
我已经躲避不了了。
一股热的液体缓缓的落在了我的脸上,我以为我这一次真的死掉了。
我对自己说,睁开眼,再让我看看清月,看看她最后一次...
我缓缓的睁开眼。
我惊呆了。
清月倒在地上,脸上浮现着圣洁的光辉... ...一旁的骷灵祭祀的身上插着她的弩箭...

我扑倒在清月的身上,没有一死力气... ...

我的心里燃起了仇恨的烈火,我操起魔神剑对着封印体狠狠的劈着...

终于,一声剧烈的声响,大天使之剑高高的飞起,光辉顿时照亮了整个城堡,死灵们一声声的惨叫动荡在整个天空,我看见了四周死去的战友被圣洁的光环包围着,我也倒下了。

我们胜利了。大天使之剑重新回到了大天使的大人的手中,魔王复活的力量被消灭了,魔王再次被封印。

我回来了,我见到了我的家园,却失去我的清月... ...

一切又回到了原来的平静。

我封剑反扑归真,远走流浪,我知道 ,我付出了太多 ,也得到了回报,我在用另一种方式告诉我的清月,我还活着,好好的活着,我永远跟她在一起...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