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钟牛角遇周王,悲戚宏鸣侍人泪。
绕梁庄王堪比纣,奈何爱姬付与锤。
绿绮幸得桐梓精,相如文君共抚情。
焦尾失邕锁宫墙,无惧三生两相随。

我今抚琴无宏明,我今抚琴无惧锤。
我今抚琴看抚情,我今抚琴为相追。
号钟绕梁具悲戚,绿绮两心死相随。
焦尾错因懊恼曲,钟梁绮尾有真情。

“号钟”周之名琴,音有宏亮,如钟激荡,亦如号角长鸣,后有号钟牛角,使近旁侍者泪流满面。
“绕梁”因韩娥悲歌绕梁得名,音之何不悲凉?奈何樊姬忧国,庄王痛心舍弃,锤下成糜,悲之悲极?
“绿绮”得主,相如得名,无负桐梓合精,因就《凤求凰》之名曲,相如有心,文君纳意,千古良缘,终成美曲。
“焦尾”先有凤凰涅磐,后有蔡邕力护,虽身居红墙内院,终有畅鸣“懊恼之曲”。
幸甚幸甚,先有琴,后有曲,更得知音之人,何惧毁身,何曾无有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