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府原创]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70年的回眸[原创]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今天是一个伟大的日子,70年前的今天,发生了一起惊天动地的大事!1936年12月12日晚,张学良杨虎城将军发动的一场兵谏,标志着一个伟大民族的新生!一个人类历史上最悠久的民族,历经百年的屈辱沉沦,终于由一群铁血军人发出忍无可忍的最强音;一个多年内斗,内忧外患不断的国家,终于一致结束兄弟阋墙的闹剧,开始追求外御其侮的光辉历程;一个被称为东亚病夫的群体,从此团结起来向世界上最凶恶的毒瘤——法西斯开刀;龙的传人,从西安到白山黑水、长江黄河,凝聚起可断头也不可丢尊严的血气,成长为真正的国际巨人,并彰扬海外,走进了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
今天,我们纪念这个日子,特别要纪念求仁得仁、不可为而为之的血性和捐弃前嫌,全民族为理想而不懈抗争共赴国难的同仇敌忾与反对霸权与奴役,为世界和平而英勇奋战的勇气。
张学良将军在事变前承担了国破家亡的屈辱,多次表示“内战再也不能打了”,“东北军已经再没有退路了”;东北抗日义勇军唱出了“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的悲亢高歌;二十九路军喊出了“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我们前面有东北的义勇军,我们身后是全国的老百姓”的雄壮和声,东北同胞表示“宁教白山黑水尽化为赤血之区,不愿华胄倭奴同立于黄海之岸。”这都是四万万同胞的心声啊,这些声音就是西安事变的历史背景,中华民族决不甘被辱的声音终于在70年前的西安以短促的枪声鸣响了历史的礼炮!
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终于让中华同胞开始了一致抗战的崭新历史。国共两党毅然结束十年的血战共写抗战篇章,结成全民族抗日统一战线。从东北的黑土地到延河之滨,从长城内外到太行山下,从黄河长江的波浪到滇缅的风云,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四万万人在流血奋战!从赵尚志、佟麟阁到马本斋,陈嘉庚,不分民族党派,不管身处国内外,都是中华好儿郎!三千万牺牲的生灵终究换来胜利的欢庆!
西安事变不但形成了群民族统一御侮的联合战线,鼓舞了亚洲和世界人民奋起抵抗法西斯侵略的斗志,更直接诞生了太平洋反侵略各国成立正式同盟,并推动世界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形成和发展,中华健儿把反侵略的刀挥到了东南亚,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丰碑上,镌刻着中国人民的卓著功勋。胜利后的中国,昂首成为了国际五大国之一。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让历史告诉未来,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只有全民族的团结才能发展和壮大。祖国统一的千秋大业,民族复兴的伟大宏图,且让我们当代的每个人都在今晚向70年前回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