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是男的,但是有一次却不得不陪着一个女性朋友去医院做处女膜修复手术,因为那个禽兽出国了之后就杳无音信,而家里对她的所有恋爱一无所知,以为自己女儿还是清白如雪,逼女儿嫁入一个保守到发疯的豪门。

那个女孩子唯一能作的,就只有这个了,她只希望不要让父母蒙上太多的羞耻。

离开手术室的时候,她脸色惨白,惨笑着说了一句:“我又是纯洁的了。”

说完她的眼泪就下来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