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届毕业生的真实故事  

       
作者:独自穿越百慕大 会员级别:    


在深圳我看到了和我一样许许多多年轻的面孔,他们和我擦身而过,有时侯和我目光交错,有时候在公车里同时吃着各自的早餐,在路上一起步履匆匆,或是在万家灯火的夜晚,加班回家的路上同样的一脸憔悴,眼皮耷拉。我们很多一样,又有很多的不一样,就好像我曾在科技园看到的IT,似乎都是一个模子造出来一样,年轻得他们穿着清一色的白色衬衫和深色休闲西裤,还有黑色的同款式的包,或单肩背着,或斜背着,一群群的急忙得拥往各自的办公室。可是我不会知道他们每一个人的故事,正如繁星流动,只会记住最闪亮的那颗星,只有自己才能给自己最清晰和最深刻的印记,你将不会忘记,在深圳,你已消逝的壮志豪情,你逃逸了的浪漫梦境,你挣脱掉的彷徨无措、你羞涩过的低头温柔,你治愈了的情伤之刺痛、还有你雀跃过的成就之旅、沮丧过的失败之辱,没有人比你更了解你的这些故事了。有人说,写作会让人越趋内向,可是,流动的思绪一旦开闸,似乎就无法阻挡,和过去作一次交谈,内心便自觉安稳可靠,你会发觉,你,即使在短短一两年间,你在变,尤其是刚毕业的学生,从踏上人生的第一块舢板开始。 

为了找工作的原因,毕业后的我仅仅到过一次人才大市场和高交会,而后来再去,我却是为了工作找人。人才市场人头拥动,而我们发现,应届毕业生早已提前一个学期出来寻找他们的第一份工作,但是他们的眼睛里写满了疲惫和自卑、宛然没有当年我们的兴奋和豪情。而我想说的,就是他们和我在职业场上的故事。 

第一章简述 

2001年我毕业了,非常顺利的入职一家民营企业-A集团深圳分公司,同时还拒绝了广州一家公司,尽管那位师兄苦口婆心的劝说我,但是考虑到自己的哥哥在深圳,日后父母也会搬过来深圳,因此选择这家到我们学校大批量接受毕业生的集团公司。 

A集团分公司遍布全国各省的大小城市,因为网络遍布,促使XX快递公司选择和他作为合作伙伴,以便在中国逐步建立自己的网络,因此从2001年开始,国家在运输行业对外资独资的政策开放后,很多分公司开始逐步和外资分开经营或者股份被外方收购。我原先的岗位是财务部的一名会计,半年后我调入中山分公司作结算,当时中山分公司只有为外方建立的站点,中方还要为负责后勤方面的服务保障,并且除了一些主要岗位是由外方招聘外,如OP经理,大部分人员都是中方招聘进去的,而外方的市场开发,则是由隶属华南区的外方销售人员负责,与中方无关。整个集团最庞大的经济来源就是和这家外资公司的合作,而公司本身也借此机会不断新增站点的同时,大力开展自身国内快递的业务,借着合作的便利条件,吸收了,也可以说效仿了很多外方先进的管理经验,就连员工的帽子,设计得也几乎一样。而事实上,他们的差距却是非常的大,为两个“企业”工作,同隶属两个“企业”的员工交往,感受着两种“企业”的文化。对我来说,却有着不同的情感倾向。 

2002年11月份我回到深圳,经师妹推荐,去一家航空公司的子公司面试,做了3个月。然后失业3个月。 

2003年5月份下午,花了40元进场费,在高交会转了一圈,仅仅投了一份简历,却得到该公司的面试通知,它成为我的第三份工作,一直做到现在。 

第二章择业 

2005年10月13日,今日我和古一起去高教会馆收取简历,一进门口,我看到了非常明显的也是令我百般牵肠挂肚的XX快递的名字,他们把会场选取在非常明显的位置,也正是符合公司的身份的,我没有敢细看,快步走去我们公司的会场,然后开始一天的招聘工作。 

不管如何,我心里依然放不下XX快递这个梦,并不仅仅是因为我在那里度过了我难忘的一年多的时光,也不是因为我和那里的人,包括XX快递的可爱的速递员有过美好的一起相处的回忆,而在于我对它严谨而简洁的令人迷醉的流程、富有创意的广告和小礼品、那美丽的带着“XX”标志的服装无不吸引着我,似乎就像你初恋的一个人一样,总是很难与从心里把它残酷的抹去,即使你已经重新拥有了一个爱人,而初恋永远都是最好的,而实际上,我和XX快递,仅仅是单恋,虽然我的心里,从认识他开始,直至我不断的成长的过程中,我的自信一天一天的日益增长,然而,我想,也许我永远的失去了她。 

因为是高交会的第二天,前来应聘的人员比较少,因此无聊之中,不聊天时很难度过的,而和古一起真是叫做话不投机半句多,虽然我了解很多所谓的有效沟通什么的方式方法,可是当面对一个根本话不投机的家伙,我无法面带微笑去琢磨如何和他交谈,因此大部分时间我都是沉默,只要一聊到什么话题,我是否定多于赞同,但我肯定的一点是,他为此在我们这个小组中非常不痛快,因为我和瑞是同一个鼻孔出气的人,总是情不自禁的类似开玩笑一样的贬他,事实上他说话都有些颠三倒四,似乎思维都有些混乱,不严谨,但是说话时,喋喋不休、充满自信,却有时前后自相矛盾而自己不会发觉,总能让人抓住小辫子羞辱一下的,但我几乎不这么做,人还是以和为贵,如果觉得可笑,还是保持缄默吧。 

我们派出来收取简历的人员共四位,除了我们部们作为用人部门来之外,人力资源部有两个人代表其他部门来初次甄选人才,一个是我们股东公司刚刚聘请的管理培训实习生,叫贝贝,性格活泼,是上海海运学员海商法专业毕业的高材生,没有工作经验,但是经过短暂的课堂培训之后,我认为她很不幸的被安排在人力资源部学习。股东公司的想法很美好,对于这些优秀的后备的管理人才,是给了他们一年的学习时间在各个岗位,甚至各个子公司接受培训学习的,但是对于没有工作经验的她,我很相信她根本没有任何成熟的学习机会,她只能乖乖的接受指令干很多很多的鸡毛蒜皮的琐碎事情,然后她认为“人力资源的工作是这样做的”,我深信,一个毫无经验的毕业生,第一个工作,如果不是有一个很好的上司施加积极的影响,他在以后的职业生涯中会被填充进去对于工作是什么的一个印象,然后这些思维模式会影响他日后的工作方法。这一点我真是深有体会。而这个高材生,之所以不幸,是因为如果日后真正从事人力资源的工作,无疑我们公司绝对不是一个最理想的学习场所,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门人员奇缺,制度缺失,工作无序,我们称之为没有效率的部门。 

因此,我和她单独两人一起在二楼吃工作餐的时候,我试探性的问了问她学习的情况,也许是因为我曾经给她上过两天我们部门业务课程的原因,她对我并不是很陌生的感觉,直接告诉我因为人手缺乏,因而每天都几乎是最后一个下楼去吃饭以及最后一个去坐班车的人,每天累得直犯困,我很直接的说“和我所预想的一点也不差”,我甚至建议她多转点其他部门,例如市场业务部,但她有些无奈说是国际安排的,我突然想起国际给他们做的专业测试,在给我们的名单清单中清晰的写出她们经过测试是属于什么主张偏分析型或者是其他型的,想想也许根据测试的结果才安排她在人力资源学习吧。因此我也并不是很自信,毕竟我不是人力资源专业人员,但我有些唏嘘了。一个应届毕业生的第一步如此的重要,让我体会到改变是如此的不易,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别人的责骂声中慢慢走过来的,对于上司的批评习以为常,以为工作环境和工作的程序和方法就是这样的,后来公司进来一个新的女同事,聪明,开朗,富有改进的想法,而最重要的是她的宽容让我感动,她对我非常友好,在我面前直接批评其他同事的苛刻和不宽容;她将单证折叠得整整齐齐,对公司财务的流程作了一些更改,以至于后来我从事其他工作的时候,也会习惯的将一些纸张整整齐齐的叠好,也会习惯的去思考原有的工作是否有改进的空间。尽管如此,我还是逃离了深圳这个工作环境,自动提出调动到中山分公司做结算,主要是为XX快递清理帐单和催款。 

而在中山,没有想到,因为我的毕业的学院背景,竟然会成为大部分员工所认为的“老板身边的红人”,在公司的地位也稳固了下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始料不及的。直至今天,我仍然都为我的决定感到惊奇,为什么作为一个会计专业的应届毕业生,会充满勇气的直面对分公司经理充满自信的提出更换岗位的决定?也许,我对会计真的是充满厌恶,也许,是记忆里出纳主管手里挥舞着我那张做错的凭证冲我大喊大叫的情形依然光鲜如新-----从此我很透了数字,继而分公司的经理改变了我的职业命运。 

记得的是,我当时的热情也如现在的贝贝一样,当时的我对于三个月的800元补贴毫无所谓,即使是转后的工资水平的高低,未去计较太多,工作简单又重复,但是想着自己那么年轻,快乐又是那么容易获得,思想单纯的犹如玻璃般清澈。我的日子很快的从羽毛球场、公园、泛着泡沫的啤酒杯、叮当跳动的骰子、无聊的话题中滑过,我不知道该带着什么的情感去回忆它,我只知道当时的我有放纵的快乐,却没有了梦想。这是和我们身处外地的环境有关的,我们都心里认为中山不是根,我们只是短暂停留,在当地,我们没有亲戚、朋友和同学,寂寞地一起挥霍着青春。 

离开是一种明智的选择,却又是遗憾,在最后的时光,我鼓足勇气和集团公司人力资源经理谈,但是由于和外方的协议问题,没有同意我申请调到XX快递的一个操作岗位,这个岗位处理站点业务的清关和货物交接等工作,而特殊的是我之前担任的结算虽然业务是XX快递的,但却隶属中方公司人员,而OP业务的人员则隶属外方公司。我这样子做,有些孤注一掷,主要原因是我从结算主动向分公司经理申请调为国内快递的销售后开始发现流程的可爱之处,我逐渐对OP流程着迷,和XX快递的人频繁的接触,我了解到他们工作环节的严谨和高效。而现在我只能永远失去了这样一个机会,那位曾经鼓励我去尝试的外方OP经理,似乎也逐渐淡忘了我,我曾经多么喜欢跑到她办公室去喝茶,看她获得的精致的奖章,偶尔还能收获几件设计给客户的可爱的小礼品。也就是这样,我慢慢有了一个梦,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梦,纵使她已远去。 

在我们展位不是那么繁忙的时候,我无法抗拒自己,迈向那个XX快递公司的展区,坐了下来,和那位姓李的小姐聊了一下,打听前任中山OP经理的情况,她问我怎么知道她,我隧告诉她了,她非常的友善,我便向她推荐我的现任主管,也许可以担当分公司OP经理。而后来,虽然费劲口水让她答应从硬件上看起来并不那么符合条件的瑞可以投简历,但是可惜他后来看了看我给他拿回来的登在报纸上条件,加上自己不太愿意离开深圳,跑去邻近的城市工作,所以他并没有投递。古笑话我说如果经理知道我这样做,一定骂你想把他的得力干将弄走,我说,如果真的可以,经理会和我们开香槟庆祝才对,在我眼里,瑞,绝对是那种能够胜任XX快递公司站点经理的人。 

高交会散场了,我们收拾东西离开,计算了一下,我们OP总共收了100多份简历,满载而归,全部简历放在贝贝那边,次日,她过来了,把档案袋给我们说里面的简历给我们按照应聘职位的类型分类好了,当然,这种分类是她没有事先问过我们的,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因为我还要按照筛选出来的简历登记做表格,只是,我又看到了很多应届毕业生身上的影子,充满热情、认真但是有些盲目。 

应届毕业生,对于我们部门而言,是一张再好不过的白纸了,他们单纯、积极、充满热情、任劳任怨,梦想可以让他们在心中构筑一座稳固的大厦,然后在一两年后随着现实的逐渐清晰坍塌,但对于公司,已经获得了拥有相当经验的员工,而不必担心他们的逃离,因为90%以上的人,身上早已烙上了这里特殊的印记,主要的原因是鉴于外部竞争的厉害,他们的毕业院校和学历、工作经历根本没有很大的竞争力,而我们对于应届毕业生所开的价格在市场上具有竞争力,而长期来看并没有很多的提升空间,并且我们OP的大部分职位在这个社会是非常特殊的,如果在这个行业从是如此特殊的职业一长段时间之后,这段工作经历对于其他行业来说是大可没有什么可参考之处,除非是同行业,而非常遗憾的是,我们行业存在竞争也存在合作,反对挖人墙角。此次招聘,遇到一个另外一个公司过来的小伙子,在那家公司从事机械司机工作,收入比我们的基层管理人员的还要高几百块钱,但是他投递了简历给我们,问他为什么,他回答得非常合理,为我们所接受,他说他们公司基层管理人员贮备完毕,发展的空间狭小,而相对于他的不断增强的能力来说,他更时候基层管理的岗位,面试过程中,他的谈吐和英文口语能力让我们大吃一惊,暗地里认为他是合适我们的人选。非常可惜的是,通过请示部门经理,也许部门经理通过和他们公司沟通了,最终我们不得不放弃这个优秀的人才,因为我们两家公司是同一家股东。他最终的命运如何,却是我一直很好奇的,希望能够在一两年后探听到他的好消息吧。 

因此,大批量的招聘应届毕业生来适应公司的日益扩展的规模,公司这部棋子着实走对了。 

我想,在深圳如此多的企业里,和我一样,如此频繁地接触如此多的应届毕业生的人应该不会很多,从招聘、培训、上岗,我和他们保持着联系,他们会亲切的称呼我为“xx姐”,因为除了瑞,我是他们进入公司后最为熟悉的人,他们渴望的从我身上得到他们的答案—他们的未来和公司的联系。 

许许多多从外地学校毕业过来的学生被美丽、兼容并包的深圳吸引,怀抱着理想奔赴过来,在屡经打击过后,在拥挤的人才大市场,或是在不那么拥挤的高交会场,我们张贴的招聘广告就像磁铁一样吸引着那些没有工作经验、专业无优势而屡屡碰壁的应届毕业生。和许多次的招聘步骤一样,我们在收取简历的同时非常诚恳地告诉他们关于我们部门员工上班的特点—三班倒,没有节假日,部分岗位户外工作,需要能够承受连续8小时的户外工作。尽管我们一再强调,但是对于应届毕业生而言,急于寻找一份工作远远比所谓的“苦”更要来的真实,因此他们一再强调自己的坚强和以前所经历过的艰苦,对于期望的薪酬,他们无一例外的怯怯地说1500-1800。我只能感叹如今毕业生是越来越廉价了。 

等其他去会场收简历的人员在自己的面试清单上勾选好他们的心水人选后,我就要开始把可以过来参加考核的人员基本情况列成清单。古的面试清单上最为简单,基本除了什么沟通好之类的寥寥数语,便找不到其他东西了,但是他选人的速度很快的,事实上,这样子确实是近凭着在招聘会场寥寥数语看看印象来决定的。我、瑞和经理的清单上记载了比较详细的信息,也有便于回忆起应聘者本人以及方便我做人员清单,我略略数了人数,发现人员过多,于是告诉她们我要减人,他们说让我自己减,于是我开始看简历,把如下情况的人员去除开去: 

1、简历上基本情况不写的,有一个人附上学校成绩单,竟然不愿意告诉我们他毕业的学校名称!还有人连自己出生年月不写,如果不是其他条件好,例如英语六级等,则删除 

2、更换工作太频繁的 

3、年龄超过26的 

4、简历排版混乱的 

5、有多年工作经验,并且各方面非常优秀的。 

就这样,我自己一口气去掉十几个人,然后才开始做清单。下午,经理给了我几份特殊简历加了进去,后来,工会主席过来看了看他推荐的那个人是否在名单上,确认后走了,我之前所在小组的主管打电话问我他推荐的那个人是否确定可以参加考核,我说:“没有问题,已经在清单上,但是我不能保证他考试是否能够通过。”其实试卷就是我出的,但是作为招聘小组的成员,处于职业道德,我出好试卷后,就把试卷锁在了柜子里并拒绝透露试题。最终这个人考了低分被淘汰了。 

就筛选人员参加笔试这个步骤,我有了一点掌握应聘者生杀大权的味道。 

有一个人,是XX知名外资企业的生产主管,却来应聘,而据我所知,在这家公司的主管收入是将近1万的,因为我老公就是这家公司的,因此我打电话过去给我老公,他告诉我他虽然在公司工作很多年了,但是离开是因为品德问题被炒掉的,全公司都知晓这件事情,我并不是仅仅这样一个原因要淘汰他,虽然这也是一个因素,另一个原因是此人工作多年,大抵会有些油滑世故,并且收入也不能满足他。因此我便把此人除名。 

而事实上,我们并不像某些公司那样,几乎不这样做前科调查的。我想起一个人,是去年我们招聘的A君,因为电话通知他通过笔试的时候,我感觉到他几乎是跳了起来的感觉,电话那边他啊的叫了一声,这个情况我和其他人也说了,因此瑞认定这个人会过于情绪化,太富有感情,并且在自我介绍的时候还说喜欢做诗,是个怪人。但在最后招聘小组人员投票决定入职人选的时候,出于他对这份工作的热诚产生了同情心,我给了他很关键性的一票,他于是留了下来。后来由于我和他们在培训阶段想出时间比较长,我的亲切很容易得到他们的信任,这位同事因为一件事情需要请教我而单独请我吃饭,并坦诚告诉我之前的工作情况,我才知道他是被原来公司炒鱿鱼的,而不是他所说“不满公司同事糜烂的生活”,当时我们听他这样说的时候有产生好感,认为这个人非常认真和正派,也就是这点为他争取了票数。我听了事情的真相后并不惊讶,因为像他这样的人,估计在那样一个海上作业的公司,不同流合污有一定的可能,被炒得理由估计是不太合群罢了,如果我们电话询问他的前任主管,估计我们毫不犹豫的不要他了,如果人人都那样做,人才市场上肯定很多冤屈的人才被无情的抛弃。 

面对他的坦诚,我也如实相告我们投票时的情况和对他的正面的评价,并鼓励他能够努力工作,我当时有些害怕他因为无法与人共处而出什么问题,毕竟是我力争他进公司的。不管怎么样,虽然不是特别出色,他顺利转正,据说他那个组别的头头还挺喜欢他的干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