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人陈君,任某副局长的秘书已有多年。因职业关系,平时言语谨慎,性格内敛,很少向外人谈个人的得失。近日他和我难得相聚,多喝了几杯,兴之所至,道出了不少当秘书的甘苦,也不乏牢骚,这里透露几句。

“你问我:世界上啥工作最要做?我的看法是:选好了一个秘书,是副局长以上的领导最好做。为啥?他的主要工作是出席会议。参加会议总要讲话,但讲话稿由我统吃,他在会上照本宣科。读稿前,他也不先看一遍稿子。这样,难免要出纰漏。有一天,上、下午各有一次会议,领导命我准备两个不同的讲稿,他拿去后,放在左右两个口袋里备用。不料上台发言时,忙中出错,在A会议上拿出B讲稿来宣读,弄得听众莫名其妙。我在台下干着急,他读了几段,才发现文不对题,赶紧掉头换稿,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洋相。”

“这还不算最好笑的。我们那位领导,还希望在讲话时台下听众能给予掌声鼓励。你知道滑稽戏的录音节目的‘罐头笑声’吗?就是在事先把男女的笑声录制好,在节目合成时插入,效果不错。于是,我的这位领导也如法炮制,请会议主持人担任‘导鼓’,引领众人鼓掌,制造现场气氛。说来不怕你见笑:为了互相配合,我在起草讲话稿时,在某些段落括弧内注明‘鼓掌’两字。讲稿有两个版本,印发给与会人员的是‘公开版本’,不标‘(鼓掌)’;标‘(鼓掌)’的是‘秘密版本’,只打印2份,一份交报告人,以便其见了‘(鼓掌)’,嘴巴便暂停,留出让听众鼓掌的间隙;一份交主持人(‘鼓掌诱导员’),以便见了‘(鼓掌)’两字,带头‘导鼓’;不料,有次却是不忙出错:会议主持人因内急如厕,‘导鼓’暂时开缺,领导不知情,看到‘(鼓掌)’两字,按约定立即停顿下来,等待台下掌声鼓励,但因为没有人‘导鼓’,等了约几秒钟,会场内无人应对,领导嘴巴微张定格,眼睛愣愣瞧着听众,台下却鸦雀无声。几秒钟后,台下另一位部下见大事不妙,立即越俎代庖,充当‘掌托’救场,结果弄巧成拙,时间差已失,搞成了‘倒鼓’,领导十分扫兴,主持人事后道歉不迭。”

“你问我好处捞到没有?大好处捞不到,也不敢捞,小好处倒有不少。这里也不便细说。可以悄悄地说给你听的是:有一点好处是进一步‘回锅’深造,学到了许多书本知识。现在提倡建设一个学习型社会,我们很多领导热衷于继续当学生——博士生。我那位顶头上司有大学本科学历,但看看现在许多新提拔上来的干部,哪个不是硕士、博士?本科生学历填出去,面子上倒底不大好看。他的仕途还有上升的空间,于是,连跳两级,选了一所名牌大学去读博士学位。但是,他天天赶会尚且来不及,哪里抽得出时间去听课,更不待说考试了。这所学校的制度还是蛮严格的,拿不到规定的学分不发文凭。于是听课,乃至于考试的重任,又落到我头上了。对我来说,倒是得到了一个认真学习的机会。我如果也不好好学习,领导拿不到博士学位,我怎对得起领导的信任?”

“我常私下想,在场面上,是他领导我,但实际上,说句不中听的话,是我领导他。我出思想、出语言,他做行动、念稿子。我是导演,他是演员。我是诸葛亮,他是刘玄德;离开了我这根拐棍,他是寸步难行。现在,他的博士学位读出来了,我的‘影子博士’学位也拿到了,各种会议的讲话也能应付自如。假如有一天,上级领导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代他出场,我保证唱功不比他差,口才也不比他差。但是,现在,我没有这样的机会,只能继续安下心来。躲在台后当‘二排议员’!”

“不过,我有足够的耐心。我信奉英国首相梅杰说过的一句话:‘一个人的幸运在于恰当时间处于恰当的位置。’今天领导把我放在这样一个位置上,已是很幸运的了。我要努力做好这份差使。‘等待和希望’这五个字是我的座右铭。来日方长,机会总是会有的。假如有一天时来运转,积累下来的本事总有大显身手的一天。台湾的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在年轻时就当过蒋经国的秘书。秘书是一个升官的台阶。你只要努力伺候好领导,只要你伺候的是一位‘上路’的领导,你就不愁没有升迁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