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喜剧艺术的没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星一光

改革开放后,喜剧艺术一度受到国人普遍的喜爱,从喜剧电影到相声再到喜剧小品,都受到过观众热烈的追捧。《瞧这一家子》、《二子开店》、《甲方乙方》、《没完没了》等电影,侯宝林、马三立、马季、姜昆的相声,赵本山、赵丽蓉、黄宏、巩汉林的舞台小品,曾经让多少人在开怀大笑中陶醉。

上世纪末以来,喜剧艺术在中国渐渐走了下坡路。最初是喜剧电影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不合理的情节、生硬的笑料、远离现实的人物形象,再也挤不出观众勉强的笑容,被大众无情地抛弃;紧接着是相声,这一以前最受北方人青睐的民间说唱曲艺,由于其劣质的打诨插科而缺乏与时俱进,在文化素质普遍提高的观众面前,逐渐暴露出它的低级趣味,在失去笑声和掌声后,还引起人们的反感和厌恶。即便在京津冀相声的故乡,也失去了大面文化市场。再后来就轮到小品了,喜剧小品作为新时期诞生的艺术形式,从上世纪80年代算起,也不过30多年的光景,在极度辉煌之后,也渐次黯淡下来。不仅文人学者说它浅薄、恶俗、无聊、没品位,就是原本醉心于它的大众,也不再为它动情动容,正在遭受无情地冷落。

目前我国的喜剧电影是“垃圾式的繁荣”,在一部部搞笑作品和贺岁大片推出的背后,是观众不买账的冷漠。2013年3月,第四届“金扫帚奖”颁出奖项,小沈阳、杨幂被评为最令人失望男女演员。张艺谋的《三枪拍案惊奇》恶评如潮,葛优《气喘吁吁》令人失望,潘长江的《大胃王》让人反胃,周立波的《唐伯虎点秋香2之四大才子》庸俗不堪。前些年,冯小刚的《非诚勿扰2》拿了金扫帚奖,今年,《私人订制》又入围“最令人失望影片”、“最令人失望导演”和“最令人失望编剧”。

相声、小品也不争气,前者除了“报菜名”一类老掉牙的功夫,就是人身攻击,相互埋汰,扯一些不着调的闲篇。一段相声说下来二、三十分钟,既无思想深度,又无艺术亮点,真正沦落成下九流技艺,不仅让人犯困,而且令人作呕。后者起初发展方向是健康的,前期的不少作品如郭冬林的《有事你说话》、《男子汉大丈夫》,赵丽蓉的《英雄母亲的一天》、《打工奇遇》,陈佩斯、朱时茂的《主角与配角》、《警察与小偷》,宋丹丹的《懒汉相亲》,赵本山的《三鞭子》、《拜年》等等,都可称得上精彩的艺术杰作,寓教于乐,亦庄亦谐,拷问生命,针砭时弊,在给观众带来欢乐的同时,也留下人生思考。可惜,喜剧小品没能好好把握它的发展道路,走着走着就歪倒在单纯追求娱乐化的倾向上去了。典型代表如被称为“小品王”的赵本山,他的“买拐三部曲”,为追求剧场效果连基本的人格尊重都不顾,观众在忍俊不禁的大笑之后,细细回味却总感到心里不是滋味,自然而然便否定了其艺术价值。老赵的小品在美国上演时遭到华人的集体抵制,就是最好的注解。好的文艺作品必定是思想性与艺术性的高度统一,当小品走上“娱乐至死”道路后,就注定了它的末日。

喜剧艺术在中国,就像个搞笑的小丑,在人们畅快淋漓地捧腹大笑之后,被慢慢遗忘和遗弃。即使小丑使出浑身解数,也再难激起人们审美疲劳后的兴致。

为什么喜剧在中国遭遇如此惨败?莫非国人都失去幽默感而不再需要笑料了吗?事实恰恰相反,相比30年前国人“缺少幽默”、“不懂幽默”,今天的中国人不仅懂得幽默而且充满幽默,网络上的笑话,手机中的段子,酒桌上的趣闻,连国家领导人出访讲话都不忘偶尔诙谐逗趣。贵阳市一家医院为宣传自己的DNA检测项目,在医院门口挂出一幅广告牌:怀孕的“蒙娜丽莎”画像旁写着一行字:“谁是孩子的父亲,DNA检测能找到。”可以说,今天的中国人正在将幽默溶进生活的点点滴滴。

正是国人幽默水平的提高,为今天的喜剧艺术增添了难度。民间的幽默、生活中的喜剧,比舞台上更精彩、更高明,导致喜剧艺术黯然失色。观众的文化品位和欣赏水平大幅度提升,对创作者、表演者的艺术素养带来挑战,已经不是随便抖个笑料就能糊弄人的。而我们的喜剧艺人,在今天这个浮躁的年代,早已失去深入体验生活、挖掘民间素材的兴趣,江郎才尽,力不从心,只好炒冷饭,去剽窃古段子、剽窃民间笑料、剽窃网络笑话甚至手机短信,可这些喜剧素材早已路人皆知,观众那里还笑得出来。有人说:“王朔和冯小刚两个人的水平再高,也比不过亿万网民的集体智慧——这才是冯小刚贺岁片不好笑了的终极缘由。”

另一方面,社会变革已由浅层次步入深层次,生活重压下,人们逐渐开始思考严肃问题。《新闻周刊》有篇文章《冯氏喜剧的没落》说:“这已经不是王朔随便写个喜剧观众就能照单全收的年代了,甚至连喜剧电影本身,也已经不是观众重要的娱乐方式。”而我们的喜剧艺术粗制滥造,仍在追求观众廉价的一笑,缺少深刻的社会价值,不能给观众带来任何思想上的收获,就只配扮演小丑的角色了。

2014年,曾创作《鞋钉》、《王爷与邮差》等喜剧小品、被称为中国舞台喜剧第一编剧的王宝社在昆明说,“因为教育、理论、人才这三大缺失,使得中国的喜剧就像中国的熊猫一样珍稀缺少。”越是生活压力大,人们越需要轻松的喜剧来释放压力。面对现实,喜剧艺术要想有所突破,重新赢得观众的喜爱,非得走创新之路,下大功夫不可。但能做得到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