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架空历史小说《翻天覆地》第五集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囚笼行动

    解放军主力在攻克名古屋以后,适当放慢了前进的步伐,由于连续激战,我军指战员都十分疲劳,需要好好休息,坦克部队也有50%的坦克出现各种各样的损伤,需要时间给予修理,我军强大的炮兵部队也消耗了大量的炮弹,需要及时进行补充,所以在19日解放军只派了第二十九军在一个总部直属榴弹炮师的支援下继续往前进攻,日军第49军团72000多人在丰桥、滨松一带死命抵抗,解放军的两个炮兵师一起上阵,把敌人的阵地狠狠犁了一遍,日军的炮兵师也进行还击,这时候人民海军的多艘大型军舰也赶来助阵,特别是“雪耻”、“震武”号战列舰上的重炮,威力惊人,猛烈的炮火把敌人后方的炮兵阵地炸得支离破碎,在失去炮火支援后,日军的抵抗决心也随之动摇,很快第二十九军的指战员就冲上敌人的阵地,战士们手里的冲锋枪、自动步枪。轻机枪不断发出怒火,任何企图抵抗的日本鬼子都被击毙,许多见势不妙的日军官兵慌忙举手投降,总算保住了狗命。勇敢顽强的第二十九军将士乘胜前进,敌人的一道道防线都被英勇的战士们踏在脚下,一批又一批日军被击毙或俘虏,残余的21000多鬼子仓惶逃过滨松以东赤石山脉以西的河流——天龙川,这里驻守着刚刚组建的第66军团,敌人妄图利用河道来阻挡解放军的前进步伐。

19日深夜11点,解放军第十六军从天龙川上游涉水通过,然后迅速沿着河流往下游挺进,盘踞在西边赤石山脉里的日军第48军团派出两万多人企图从侧翼偷袭我军,反而遭到解放军第78师的伏击,大片大片的鬼子倒在血泊之中,随后日军第48军团连续发动两次进攻,都以损兵折将而告终,看到解放军早有防备,生怕身后有失的日军在损失了两千多人以后乖乖缩了回去。第十六军指战员专心致志往南进攻,日军第66军团虽然在这里抢修了一些工事,但从来就没有打过仗甚至军事训练也没有多久的敌人怎能抵挡身经百战的解放军第十六军的攻势,这支诞生于太行山的英雄部队作风勇敢,他们以雷霆万钧之势杀向南边的鬼子,猛烈的炮火不断摧毁敌人的火力点和工事,大批步兵指战员几乎跟着炮火冲上了敌阵,密集的子弹和手榴弹狠狠打向敌人,一排排的鬼子倒了下去,日军的防线被撕开多个大缺口,解放军继续勇猛地向前突击,挡在他们前面的鬼子全都去见了阎王。

日军见势不妙慌忙向后退却,解放军海军的猛烈炮火不断轰向逃往后方的敌人,大片大片的日军被炸死,到处都是血肉横飞的惨象,更多的敌人摄于中国海军的强大炮火,不敢往东逃了,一个个乖乖躲进了工事。第二十九军特种师的指战员这个时候在南边海岸成功登陆,他们从南边勇猛地冲向敌人,第二十九军主力也跟着渡过天龙川,第十六军的将士则不断往西突击,终于在凌晨四点多把日军第66军团和第49军团残部彻底包围,随后解放军加强了政治攻势,连战连败的日军对于解放军的俘虏政策早有耳闻,看到解放军这么勇敢不怕死、武器威力又是那么强,在前沿的基层官兵成群结队向我军投降。在静冈一带的日军第34军团赶来救援,遭到我军海陆军炮火的猛烈打击,一下子就损失了将近5千人,被迫缩回阵地。被包围的日军在解放军的持续打击下抵抗越来越弱,兵力也越来越少,日军军团长看到大势已去,在20日上午9点被迫下令全军团残部向解放军投降。

通过审问俘虏,前线的解放军指战员及时了解到敌人在静冈到东京的狭长地带构筑了密密麻麻的工事和战壕,这些情况被迅速反映到海上的“世昌”号指挥部,高先启总指挥立刻命令前线的指战员减缓进攻的速度,多利用我军的炮火优势打击敌人。第十六军和第二十六军的各派出三个步兵师重点打击盘踞在赤石山南部的日军第48军团,我军的三个榴弹炮师也在后面助阵。由于敌人占据了许多山头,解放军指战员打得很有耐心,他们以零敲牛皮糖的战术一点一点吃掉前面的日军,解放军的迫击炮、小型榴弹炮、掷弹筒、火焰喷射器、火箭筒统统上了阵,这些武器的使用大大减少了我军前线指战员的伤亡,而日军的任何抵抗最终都能够被解放军粉碎,在后面的日军任何成规模的反扑都遭到我军压倒优势火力的打击,使得日军盘踞的区域越来越小。解放军的宣传攻势也随之展开,许多日军官兵主动向解放军投降,大批摄于督战队的威胁不敢出来投降的日军的士气也越来越弱。解放军指战员轮番上阵,不断消灭敢于抵抗的鬼子,即使到了深夜,战斗也没有停止,一直打到21日上午10点多,日军第48军团终于全部被消灭,其中俘虏只有13000多,而解放军的伤亡也超过了万人,可见山地攻击战的艰苦和残酷。

920一天下来,驻守在静冈一带的日军连续不断遭到中国海军的猛烈打击,大量日军辛苦构筑的工事。陷阱和地雷阵被摧毁,官兵的伤亡也不断增加,死伤惨重的日本陆军实在扛不住了,要求海军出战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到目前为止日本人也没有搞清楚自己那么强大的舰队为什么会被解放军全歼,所以海军一直不敢主动出击,现在眼睁睁看着陆军官兵在那里遭罪,这个滋味实在不好受,殊不知解放军的海军整整忍了一年。20日晚上8点,盘踞在横滨港的日本海军把一艘战列舰、两艘巡洋舰和其他一些小舰艇统统派了出来,他们企图利用自己对这片海域的熟悉和海滨还在自己手里的机会偷袭我军舰队,他们的一举一动自然无法逃脱我军先进雷达的眼睛,为了麻痹敌人,我军“雪耻”、“震武”号战列舰和“海圻”、“海容”、“海筹”、“海平”、“海青”号巡洋舰装作未发现敌人海军的样子,继续在静冈南边的海域向岸上轰击,让这里的日军第34军团的伤亡不断增加,许多辛辛苦苦修建的陷阱和战壕也被摧毁。

    21日凌晨2点多,日军舰队偷偷到达伊东半岛西南方和海域,这个时候正在静冈海域零星轰击敌人的我军舰队也停止向岸上轰击,悄悄往西边和南边转移,日军舰队气势汹汹向我军刚才停留海域冲去,自然扑了空,恼羞成怒的日军在这一带海域折腾了两个小时,却什么也没有找到,待到日军舰队司令想撤回横滨的时候,我军七艘新型军舰和七艘老式军舰射出密集的炮火不断轰向敌舰,日军旗舰“松山”号战列舰很快被两颗带着火光的巨大“炮弹”击中,巨大的爆炸接二连三响了起来,转眼间这艘12000吨级的战列舰就粉身碎骨沉入大海,日军其他军舰也不同程度遭受重创,许多吨位小的舰艇不久以后也沉没了,有些舰艇企图逃窜,都未能躲过我军猛烈炮火的准确打击,到了清晨时分,受伤的两艘日军巡洋舰和两艘驱逐舰实在无路可逃,乖乖打白旗投降。静冈海战的胜利标志着号称海上霸主的日本海军彻底覆灭,虽然在台湾海峡还有一支舰队在那里苟延残喘,但整个日本列岛的日军已经被彻底围困,等待他们的只有灭亡的下场。

仗打到这个份上,可以说解放军已经稳操胜券,虽然从表面上看日军的人数还有几十万,而且疯狂的日本军国主义者还在不断扩军,到时候拼凑出上百万大军也完全可能,但这么多人在古代冷兵器时代还有些作用,到了20世纪炮兵、坦克走上前台的时候,靠这些用各种手段临时征召老百姓组建的军队是无法抵挡强大的解放军的攻势的,更何况整个日本列岛资源极为匮乏,要想独立长期支撑高强度的现代化战争根本不可能,现在本州的日军与外界的联系已经被解放军海军彻底切断,日军失败的命运已经确定。现在李得胜总统和高先启总指挥考虑最多的是怎样用最小的代价,来彻底消灭日本军国主义分子,这个时候他们对今后日本的管理和建设问题也有了更清晰的认识,日本这个邪恶国家应该从地球上彻底消失了,通过最近一年多对大批贫苦出身的日军俘虏的转化教育工作,已经有数十万和族干部战士愿意成为新中国的一员,他们在解放军、地方政府和企业、学校和医院都干得很好,说明在彻底清除军国主义势力以后,把和族真正融入中华民族还是有希望的。

事实上,大罗振华对后世二战后的日本人的表现进行过认真的研究,当年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中就有数万和族干部战士,他们在三、四年解放战争中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贡献,阎锡山的军队也留下近万名日军为他卖命。尽管到了21世纪的时候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经常跳出来表演一番,但他们在对待二战中杀死日本人最多的美国主子却是卑躬屈膝、点头哈腰,说明和族人其实是一个欺软怕硬的民族,他们的骨子里根本瞧不起被自己屠杀、欺压和凌辱过的中国、朝鲜和东南亚国家,反而对于打败自己的美国主子忠心耿耿、甘当走狗,对于征服日本的西方文明由衷地接受。二战刚刚结束,他们就急忙把自己民族数十万年青漂亮女子送给美国大兵玩弄就是明证。所以两位罗振华对于今后日本一带的发展还是成竹在胸的,更何况新中国掌握了那么多超时空融合东西方文明的先进成果,而且中国人民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是真心实意为人民服务的,要带领大批和族穷苦人翻身得解放还是很有把握的。

当然如果能够在今后把整个日本列岛逐步变成以汉族为主就更好了,那样对于处理民族关系反而更容易,各个民族的融合也更自然,其他边疆新解放区的道理其实也是一样的。当时的和族人大约不到五千万,其中不乏军国主义分子和大和民族至上的人,这些人自然要彻底消灭。从名古屋战役的情况看,采取疾风暴雨式的进攻虽然可以迅速取得胜利,但战火直接导致大批老百姓的死亡根本无法避免,如果老是用这个方法,影响总不太好,也容易导致和族人的长期不满,而不分青红皂白屠杀和族老百姓,也不是本性善良的大小罗振华愿意做的,更何况那样做的话,会大大损害新中国、人民党和解放军的声誉,不利于今后建设一个民主自由强大富裕和谐的新社会。所以最后的办法是用“胡萝卜加大棒”的手段,花大力气进行宣传教育,让日军基层官兵和老百姓真正了解人民解放军的政策,知道解放军真正为和族老百姓考虑,珍惜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在给予被包围的日军和群众充分的思考时间以后,如果敌人还不肯缴械投降、反而不断把老百姓征召进日军的话,再依靠我军强大的火力优势消灭敌军也不迟,那样打死的人更多的自然是据不投降的日军官兵,而且解放军也真正做到仁至义尽了,造成的负面影响自然会小很多。京都模式和名古屋模式就是一正一反两个很好的典型,对其他地区的日军官兵和老百姓都有很大的借鉴意义,暂时没有对大阪城发起进攻也充分体现了解放军的诚意。

为此在整个本州岛被彻底封锁后,解放军反而减缓了对静冈、大阪一带的军事攻势,解放军阵地上架设了大量的高音喇叭,宣传攻势日夜不停的进行,甚至海军的军舰也在海上进行宣传,前线的解放军还通过风筝、气球向日军统治区发放传单,使得越来越多敌占区的人民群众和日军官兵了解解放军的政策。外交渠道的努力也始终没有停止,我国政府提出的日军必须无条件投降、面临杀头的也只是极少数战争罪犯、天皇的生命还是可以保证的等等条件也再次向日方提出,当然已经完全控制日本统治地位的军国主义分子还是断然拒绝了我方的要求,仗还要慢慢打下去。在两军相持阶段,解放军的特种部队的狙击手们有了更多的用武之地,他们在战壕和野外不断猎杀顽固不化的敌人,解放军也利用进攻型工事和坦克部队一点一点向前推进,任何妄图顽抗的鬼子统统被消灭,解放军的海陆炮火也时常打击成群结队、蠢蠢欲动的日本鬼子,被消灭的日军官兵不断增加,从20日到27日,解放军相继攻克静冈、清水等地,解放军的阵地已经修建到沼津外围,对大阪的包围圈也越来越小,城墙外面的两万的日军被彻底消灭。

在本州中部地区的大规模军事进攻停止的时候,解放军首先加强了对本州北部的攻势,从21日上午到晚上,新韩军区九个独立师的指战员分别在新泻和青森港登陆,其中东路大军由新韩军区五个师与第十七军警备师组成,由新韩军区司令员厉飞鹏统一指挥,他们从八户出发,沿北上山地西侧南下,一边消灭周边地区的日军和地主土匪武装,一边派出武装工作队深入到农村和山区,开展土地改革、建立人民政府的工作,经过一个星期的战斗和工作,他们相继攻克盛冈、花卷、一关、古川、石卷、盐釜、仙台、岩沼、福岛等城镇,累计歼灭五万多敌人,这里的人民政府也陆续成立。新韩军区的四个师在新泻登陆以后,派两个师留在本州西北地区清剿日本地主武装和土匪,积极协助各地的武工队开展工作,另外两个独立师沿三条、长冈向高崎、前桥方向前进,在22日晚上到达前桥,当时第二十六军的两个步兵师、一个炮兵师与正在向在桐生、足利一带的日军第70军团的两个师团发起猛烈进攻,已经有大半的鬼子被消灭,在东京和宇都宫的日军调集了第71军团和第70军团余部赶来支援,双方在足利以西发生激战,日军多次疯狂进攻被我军指战员击退,我军两个师的援军到来以后,迅速从日军的南北两侧发起反击,这些以朝鲜族指战员为主的部队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已经经受了抗日战争的考验,他们怀着对日本军国主义无比仇恨,勇猛地往前冲锋,战士们手里的自动步枪、轻机枪和手榴弹不断打向前面的敌人,很快日军就顶不住往后败退,解放军指战员紧追不舍,狠狠打击落在后面的鬼子,到了23日上午10点多,被包围的日军两个师团残部7000多人乖乖投降,而来援的日军在损失了9000多人以后退回宇都宫和大宫。

第十七军主力从新津向东进发,于22日晚上9点多到达新津东边80多公里的郡山,一举包围了日军第201师团,并立刻对日军发起猛攻,在若松的日军第67军团主力倾巢而出,在郡山以东20公里处遭到解放军第51师的顽强阻击,尽管来援的日军有四万三千多,但这种临时拼凑的部队的战斗力明显不行,在连续进攻三次失败后反而被英勇的第51师指战员打了反击,仓皇向后退却了5公里才算稳住了阵脚。被包围的第201师团此时已经在我军凶猛打击下损失大半,眼见着援军被打败,在我军阵前教育感召下,走头无路的日军残部6100多人举手投降。随后第十七军主力乘胜向东南方向疾进,日军第67军团连解放军第51师都抵挡不住,风闻第201师团投降以后,立刻往南逃窜,其中落到后面的一个师团在白河被第十七军包围,而其军团主力两万余人根本不敢回头救援,自顾自逃向宇都宫,被包围的第200师团摄于我军的强大威力,也在23日上午缴械投降。随后解放军顺势向东挺进,一举夺取了海滨城市磐城,从而保证了我军今后可以从这里得到源源不断的人员和物质补充。此后五天他们一边慢慢向南进军,一边在新解放地区清剿日军残余和地主武装,并逐步在这些地区建立人民政权。

由于日本军国主义者竭力歪曲、诬蔑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形象,加上15周岁到50周岁的男子几乎都被日军裹胁着逃往东京,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也跟着逃往东京,使得大片新解放区人口大减,特别是北部地区人口更为稀少,许多山地建立自然保护区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还有大片耕地可以用来建设大型军垦基地和作为城市发展用地,从祖国大陆向这些地区的移民工作紧锣密鼓地开展起来,祖国大陆大批今后准备建设大型水利工程或自然保护区的山区都开始向日本列岛移民,这种移民工作其实在去年就已经这样做了,这次只不过换了地点而已。现在各个东部新解放的城镇都在建立县、市级人民政府,对于以后将逐步设立的省一级人民政府,中国国务院也拿出了初步的方案:设立两个直辖市:东京直辖市(包括东京、横滨、横须贺、千叶、大宫和富士山在内),京都直辖市(包括京都、大阪、神户、和歌山),三个省:北海省(包括库页岛、北海道、千岛群岛,省会设在札幌市)、东瀛省(包括京都、东京直辖市以外的本州岛中部、北部所有地区,省会设在重新建设的名古屋市)、九州省(包括九州岛、四国岛、本州岛西部以及附近岛屿,省会设在北九州市)。对于还待解放的琉球群岛和太平洋上的小笠原群岛、琉黄列岛、南鸟岛都将由台湾省管辖。不过在中日战争还没有结束的时候省一级人民政府暂时不会成立,这里的党政军事务统一由中国人民解放军东海抗日前线总指挥部统一指挥。

    大批日本男子集中到东京地区,给日军带来上百万兵员,日军大本营一口气连续编了30个军团,把所有能够使用的冷热兵器统统配备给这些部队使用,东京、横滨兵工厂也在日夜不停生产军火,其他能够生产军火的工厂也全部改为兵工厂,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认为把这些力量全部使出来,就能够打败中国军队。跟随日军逃难到东京一带的老百姓也越来越多,加上原来在这里的人口和上百万军队,在东京一带集中了两千六百多万人口,占整个和族人口的60%以上,由于这些难民都是慌忙之中逃过来的,军队也是紧急征召的,这里库存的粮食、衣物和棉被根本不够用,加上日本这两年穷兵黩武造成老百姓的生活更加贫困和今年以来这一带还遭受过多次强台风的袭击,老百姓的基本生活根本无法得到保证,特别是贫苦人家的日子越来越艰难,面对不停飞涨的物价,穷困交加的老百姓饿死、病死的也越来越多,拥挤的人群和不断死亡的穷人不可避免带来各种传染病的流行,整个日战区陷入无穷的黑暗之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