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与“传统”文学之争之我见[原创]

上月铁血主持的北京会议,给平静许久的文坛注入了新的活力,所引出的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之争方兴未艾。铁血读书讨论栏目,从一个较为沉寂的小区,一下也纷纷扬扬起来。但看到大家数日的争辩,自然是见仁见智,受益非浅,然而仍是觉得有种隔靴搔痒之感,有些话总是不吐不快。忍不住也抛个土块,希望能引出真金来。

首先,硬把作品发表的不同形式分别定性为不同的文学样式,是不科学的。

其实啊,所谓“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之分,只是不同“载体”所发表的作品之简单的称谓。所指作品,应该没有超出“小说”(最少以其为主吧)的范畴。这种分类是否科学,值得探讨。硬要做此分,那么所谓“传统文学”的作品中,正式出书与刋物登出乃至报纸刋登或连载的作品是否也要分别“定性”一下呢?并且,随着越来越多的“网络作品”“书面”出版后,这些作品是应该属于“网络文学”呢还是应该属于“传统文学”?当然还有“电子图书馆”里的作品,以这个“标准”定性,仍说它们是“传统文学”,最少形式上非但不“传统”,而且已经很“新潮”了,呵呵。

本人认为,这“两种文学”,不但“同根”,而且“同棵”,仅仅是发表作品的平台不同。而“网络文学作品”的“繁荣”和作品艺术性的相对较差,正是其特点所决定的。在这些众多作品中,不乏传统媒介没能发表的作品;这些写手中,也不乏“传统意义”上的“文学爱好者”。充其量,至少部分作品,是“传统文学”发表模式下,不会显现的(当然也还有部分会以“草稿”的形式由作者保留);而最少也会有少量作品,即使网络没有出现,也会以“传统文学”的形式问世。

我个人认为,网络写手与专业作家之比,与民间文学和“文学精粹”之比可能更合适些。“民间文学”也是可以登上“大雅之堂”的。从《诗经》中的《风》(《诗经》由《风、雅、颂》组成,而《风》即是来自民间的作品),到《水浒》,到各民族的“史诗”等等,均是由“民间文学”而提升到“文学精典”的例子。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讲,“两种文学”也应该只是对不同平台发表的作品的称谓,而不应是“文学的分类”。

其次,通过网络媒介发表(创作)文学作品,作为(创作和发表媒介)形式和现象,有其自己的特点和其内在的规律,是到了总结和提升的时候了。

当然,作为应新兴媒体应运而生的网络上发表作品的形式(以下为表述方便,也简称之为“网络文学”吧),自然有其自己的特点;而且经过数年的历练,也到了总结和提高的时候了。既要总结,那么见仁见智也就再正常不过了。文学批评(也就是大家常说的“评论”吧),无论是正面还是反面的,只要没有恶意,且是经过思考而发的负责任的“一家之言”,对于文学事业的发展,应该都是有其积极的意义的。

我个人认为:网络的兴起,给许多文学爱好者提供了广阔的作品发表平台。所以在网络上掀起一个文学创作的高潮是科学技术给文学发展带来的新启机,当然也是历史的进步了。且不说这些“文学爱好者”的艺术功底,单单一个新生事物的出现,就有一个从发展到成熟的过程,这是自然规律,大家都应该能理解和把握的。而网络媒介的出现,无疑又大大增加了传统模式下问世作品的数量,当然也应该扩大了(既使传统意义上讲的)作家的队伍。凡事只要有广大的群众基础,成“气候”就一定只是时间问题,这是不容置疑的。就象金大侠当年刚在报刋发表连载小说时,也曾被“大家”们嗤之以鼻,然而却一开始就拥有了众多的读者,并形成了自己的“书迷群”。几十年下来,他不但带来了一个新的文学流派,而且成了当代通俗文学不争的“掌门人”。

任何事物的“质”,都要有“量”作基础,就象宝塔不可能只有“尖”而无“底”一样。并且,有了足够的量和发展、扬弃的时间,这个“质”就一定会出现,而且水准不会太底的。同时,“没有理论的实践是盲目的实践”,作为一个已经有了初步基础的新生事物,“网络文学”也到了该总结和提升的时候了。

最后,这种总结和讨论,应该是“纯学术”性的探讨,而不应成为“护道式”的冲突。

“两种文学”本是同根,而且相辅相成。可以这么来看,网络文学是宝塔的基础,而所谓的传统文学就可以比作这个塔尖了(虽然最初这个“尖”不是由这个“底”支撑的)。网络文学的繁荣和更快更健康的发展,必定会给所谓的传统文学繁荣和发展带来启机和动力,提供新的不尽的源泉。而且,随着时代的发展,还会有更新的发表形式和文学样式的出现,文学会依照其自有的规律不断发展,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所以,为了探索网络文学内在的规律,进行探讨和讨论是有必要的,但这种探讨,应该紧紧围绕网络文学这一文学表现形式的新现象的规律与发展方向来进行,目的是为了促进文学的繁荣与发展,而没有必要成为“两大派”之间的无谓论争。

总之,理论探讨,希望朋友们“平心静气”,而且要拿出自己的“一家之言”;创作实践,一是作者要努力提高自己的文学修养,并且利用网络创作的优势(人气、互动等),努力克服网络写作的弊端(如发表容易等不利于使作者们主动地、有意识地深入进行文学创作规律的探索学习和自身艺术修养的提高等等),不断在写作实践中提高自己的水平;二是读者要尽量给作者及时而“实在”的支持,这种支持包括“正面鼓励”和“反面鼓励”,比如跟帖、写书评等等;理论家若能真的关心这种文学创作现象的话,更是应该先了解了它的特点后,再探求其内在规律,给这种已经兴起多年的文学实践提供可行的理论指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