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回家时人比较多,在经过一个出租车聚集地时,突然有个人在后面拽了我一把,而且很用力的往后拖。当时我骑在车上,莫名其妙的同时本能的向反方向用力,把那个人拽了一个趔趄。我问他为什么拽我,他说我剐他车了。我说,你别拽我,有问题我给你解决。他把我带到他的车旁边,指着车门上的一道细如发丝的小道道,说是我剐的,我想起刚才是有点小碰撞,但位置好像是自行车车把,跟他车门上的痕迹不在一个高度上,我提出质疑,他说是我的砸线挂的。我一看好像差不多,就答应赔他钱。没想到他狮子大开口,500!夏利车,整个门才值多少钱??我看电视上说好像也只有2000(而且是好几年前,现在应该降价了吧)。这小子(本来按年纪应该叫他叔叔)穷疯了还是怎么着。我想,出门在外都不容易,摸油漆打腻子也不过20多(我们同学也处理过这种事,也是好几年前)。50块行不行。他都不置可否,问我鞋值多少钱(我穿的乔18,不过是假的)又问我车值多少钱。我说你干吗??他说不是吓唬你(好像看出了我是学生),500块,少一分不行!要么咱就交通队。我当然是低声下气陪笑脸说好话拍马屁,因为我实在不想惹事,也不想赔那么多钱。好话说了一箩筐,那小子词都不带改的,500!就500!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我妈给我上了保险(我妈就是买保险的),就算赔也不用我自己掏钱。底气足了自然不含糊,不就500嘛,我你妈给你(气出脏话来了),但你得跟我去交通队(既然想让保险公司赔当然不能私了),要是不值500我就告你敲诈。谁知道他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妈了个b操的”6个字重复了不下20遍,又把周围的几个司机叫过来(出租车聚集地),说是评评理,其实都他妈抬头不见低头见穿一条裤子的,分明就是围攻我。我当然不含糊(当时想着第三者责任险,不过现在想起来当然不给赔)打个电话给我们同学,我他妈让人讹了,帮我报个警送点钱来(地球人都知道我说的是送点人来,只是为了气势,我们同学是不会像黑社会一样的打群架的)。然后跟那孙子(不叫小子了,因为我更生气了)说,你惦着嘎骂,你你妈动我一下试试。我你妈记着你车牌号呢。你说是不是现在开出租的被别人碰瓷玉门了也都捎带着干这一行啊。一会儿我们同学把警察叫来了(聪明)。那孙子见讹诈无望,软下来(但是其实不软)说,就想让你懂的规矩,妈的跟我说了半天话都一直坐自行车上(有点道理,但我当时正在气头上,况且他一开始明显是讹诈)。我说,你你妈规矩谁定的!!!要是我定规矩你他妈跟我说话还一直抽着烟呢。
由于警察叔叔的帮助,这件事刚刚过去,我赔了他10块(警察说的)。
虽然少赔了40块钱,但是我真得很生气,我从小学3年级学截拳道,虽然说打五六个不行,但像这样的渣滓一两个还是能对付的,如果不是这10来年除了练武还很用功读书的话,我恐怕会因为故意伤害被提起公诉了,那会毁了我的一生。
我看过一本书上说,千万不要和猪打架,这样会弄得我一身脏,而让猪很快乐。
但是我真得很生气,很气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