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花季失去初恋的女人

没人拿枪 收藏 8 199
导读:错过花季失去初恋的女人

(一)

一天,我与朋友一家在外面吃钣。席间,朋友夫妇对正是豆蔻年华又马上要上中学的女儿,特别强调“女性越有知识越能干,就越美丽”的观点。他们还举出一些女儿较熟悉的凤凰卫视女主持等例子,来说明女人不仅仅是靠漂亮脸蛋和服饰化妆,而主要是靠自身内在的学识修炼,来支撑与强化她的美丽等道理。

等小女孩走开后,朋友小声地说着他们对小孩的担忧,说很多小孩在小学高年级就开始有谈恋爱的迹象,而相互攀比家境;他们尤其担心女儿的是,怕她会受一些不良风气的影响,如怕吃苦,图享受,过分爱打扮等,更怕她错误地认为:女孩子只要长得漂亮,长大了嫁个好老公就万事大吉。

听了朋友的担忧,我马上就想起烨来。

(二)

烨,我先生的大学女同学。在他们毕业前,我与她相识,是一位相貌平平热情好客的女孩。十多年后,在一个凉爽的冬日上午,因烨来深圳出差,我们才又相见。

见到烨,才知“惊艳”的真正感觉:那种能让同性都叹服的,由小鸭变天鹅的震惊。

说到大一开始又很快结束的初恋,她眼中竟流出晶莹的泪滴。原来,那份初恋的快速失去,的确在她的内心留下了伤痕和委屈。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轻松愉快的表情。毕竟,那是年代久远的痛,她说是替自己当时流泪。

我坐在烨的对面,仔细地欣赏着她的变化。她化着精致的淡妆,修剪时尚特别衬她脸型的中长发,窈窕的身段和得体的时装,更让她耀眼的是,从外到内散发出来的那种自信和书卷味。我由衷地赞美她的巨变,惹得她连连笑话以前的自己,说她以前的自己是个不男不女的中性人。同时,说到她现在精心保养的美丽,她也承认,自己以前过分灰暗过分朴素,真有份对自己以前补偿的意味。

(三)

烨说,父母对她管教很严。从小,父母就向她灌输“要像男孩一样,只有努力学习,自己有本事,长大后才会有出息”的思想。还常警告她,“女孩子不能爱打扮,这样会分散学习的心思”等等。

在她的记忆中,她从小的穿着打扮与男孩无异,连发型也一直都是短发。她记得上初一时,实在抵挡不住一种刚刚萌芽的,要美化自己的小女孩心愿,就自己悄悄攒零花钱,买了一只半环形粉色发箍,美滋滋地戴在头上。可没有美几天,就被父亲一句“你要是每次考试都得第一,比头上戴什么都好”而说得兴趣索然。发箍最后被她恋恋不舍地取下来,收藏在抽屉底了。

上了高中,十六七岁的正当花季,被父母要求要像男孩一样的她,虽然当时没有统一的校服要穿,但还是未曾被鲜艳地装扮过。一件半长的深蓝色男式棉大衣,竟让她穿了好几个冬天!当时父母还很有道理,说是女孩若打扮得花枝招展,会招惹一些不好学上进的男孩的骚扰等。

还有,那时就风传什么长头发要吸收大脑发育的营养,说女孩留长发会不利大脑发育,影响智力。所以,她的父母就一直叮嘱她,千万不要留长发。本来,脸型只适合留较长发型的烨,一直只好顶着短发,穿着毫无个性的衣服,有点灰暗有点自卑地度过了最应流光溢彩的大学生活。还因为父母的干涉和自己的灰暗,初恋男友竟主动离开了她,去和别的女生相好。这一切,令她很早就品尝到受打击的痛苦……

她当时只想早点毕业,早点参加工作,早日独立生活,要好好活出自我风采。

烨说,工作后领的第一个月工资,主要是花在买衣服上。那一刻,真有一种重生的感觉。

工作后,烨不仅像以前当学生时一样,不放松学习,不断地充实自我,而且,她还坚持让自己的外表,也一天天美丽起来。这样,她的自信心也渐渐增强了。当她工作得心应手时,爱情也向她抛来媚眼。她很顺利地结婚生子。

如今,她虽是一位十岁男孩的母亲,但风采神韵依然迷人。

(四)

我向烨讨教良方,烨说:这得感谢父母!

啊?见我一脸不解,烨慢慢道来:“确实,我以前在心里一直都怨恨父母的管教不当,让我不仅错过了花季的鲜艳美丽,而且,还让我产生了一些自卑的情绪。更甚的是,他们生硬地阻止我的初恋发展,令我过早地领略了挫折痛苦等等,这种种遗憾,一度让我很是恼火伤心。”

“但,现在的我,再回头去看那个朴素无华的少女,发觉当时正因自己外表的普通,而更激发了我一直努力学习,也更激励后来的自己,永不放弃对外表的努力补救,永不放弃常常要孕育自身的女性美。你想啊,旷世才女张爱玲,要不是在少年时,受父亲的个性打压和常年穿继母旧衣的屈辱,也许不会出现她日后以奇文与奇服同时惊艳上海、惊艳世界的局面。我们普通女子,也可从中受到一点启示,也可从不利因素得到反激的力量。”

“是啊,烨,你今天能成为这么年轻的教授,也的确不易,真令人羡慕!”我叹道。

“现在,我也发现,有些很早就鲜艳漂亮,曾令我羡慕不已的同龄女子,却因当时年轻貌美而失去认真充实自己的机会,正在叹息红颜易老。她们像已经满满地开过花,却没有令自己惊喜的果实。真的,在你面前,我不是得意,只是真实地说出自己的感受。我已不再介意自己当丑小鸭当得太久,虽然,我现在也并未蜕变成白天鹅。不否认,我相信自己,正在一步一步地靠近白天鹅。”

“还有,”烨说得诚挚又直率,“对许多人来说,难成正果的初恋,我早一点失去也未尝不是幸事。当时,那失恋的伤心与委屈,真是锥心泣血地折磨着十八九岁的我。也许,正因自己品尝了切肤之痛,反而开发了我的心智,成就了我的坚强,让我早一点步入心灵成长的轨道。”

“那弃我而去的人,刚开始,真是让我恼恨,又让我不甘。我从那时就暗暗下定决心,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要努力,都要让他到时刮目相看!乘着这股少年意气,也许就是赌气吧,我真的努力学习,努力工作,也善待自己,让自己的人生之路走得踏踏实实……”

“其实,见不见他早已不再重要。只是,我要一直坚持,不要松懈对自身的要求。其实,没多久,那早年失恋的伤痛就随风远去了。当自己的工作与生活慢慢变得顺利舒心时,眼看自己滋生了一种苗头,就是长时安于现状的苗头后,我就常常回忆早年的种种遗憾,强调那份多少有点假扮的赌气,或是装进一些新的激励动力,我真的希望,自己能总是充满活力地生活着。”

(五)

烨用自己的努力,成就了父母过于严厉的管束,也成就了自己的人生。虽然,她的花季珊珊来迟,这反而延长了她的花季。

面对家有小女初长成的朋友夫妇和其他夫妇,我相信,随着年轻的父母素质越来越高,小女孩们会个个健康幸福地成长。她们的花季,不仅不会错过,而且,还会越来越长。她们的人生,一定比父母们的更神采飞扬,更丰富灿烂。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