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序:我想把那段时光记录下来.其中有几个朋友,幺哥,小猪儿,小鱼儿,小吴,李灰默,杨大汉,骚瞪眼,陈星云等,争取讲完.
一 当上了幺哥
幺哥(哥念的是guo川音第一声)是四川方言,有两层意思,一为长辈对子侄特别是父母对子女的爱称;二为年长者对幼弟(妹)之爱称.因此作为同事而当上幺哥,自有缘由.
那时我们七八条汉子一张桌子吃饭,偶尔一两个MM来过,很快也就不再来了.饭是由一对中年夫妻校工做的.我和小猪儿,小鱼儿是本地人,算是占了最大股东那样子,加上本地人爱认亲戚,便叫了两个校工占二哥,邱二姐.其他人包括幺哥也跟着叫的,但幺哥叫的最少且颇为羞涩
当地人早餐一般下面,为了省事就只做了一大海碗绍子(没去过四川的一定听说过,去过的一定见过,但要到了我们宜宾的人,尝过才会知道什么叫绍子,而且本地人呢下面一定要有时令蔬菜和小葱),幺哥体壮,起得早,下面快,吃得多.本来大家都是当打之年,这不是问题.但关键是幺哥生活经验不够,我们烧得蜂窝煤.起得迟一点,多半炉子要死不活或者干脆熄了,那个感觉就别提了.后来查清楚是幺哥得原因,我们累教不改而幺哥我行我素了之后,就干脆起的早一点,偶尔也去外头吃
这样一来我们省了事,但慢慢的占二哥就经常发觉炉子要死不活或者干脆熄了的状况,你想大清早的被老婆赶出被窝来干活,本来就窝着一肚子火,就开始@%@$#@&&(*),我们受不了,只好说是幺哥的原因.这下二哥找到了目标,而幺哥经过二哥的改造后还是经常出状况,于是占二哥就直接骂:这个狗*的陆森喔(幺哥大约叫陆森祥,最后一个字记不得了,川音森孙同音).我们也不愉快,二哥就那个文化,却也没法.劝劝也就尽力了.
日子就在平淡中过去,却是一次普通的饭局中幺哥的话让我们吃了一惊,"我要拜个干爹",幺哥说道.轰然!经过一系列必要或不必要的解释与纠缠之后,我们终于知道幺哥(尽管此时得幺哥还不是幺哥)未来的干爹是谁了.绝对震惊!
再后来一切都变得自然起来,幺哥选了个黄道吉日,提了一条红梅,一瓶泸州老窖,而二哥也象征性得封了一个红包,
第二天午餐,幺哥羞涩而认真得说:"我已经拜了干爹了!"
我们真得不好说什么了
从此后占二哥对幺哥客气了许多,对幺哥得称呼也从狗*的陆森变成了狗日得幺哥
煤炉还是我们大家一起维持
但我们也在饭桌上表了态:鉴于我们叫得是"二哥二姐",我们就和二哥二姐是平班之辈的了,幺哥是二哥二姐的晚辈,因此也是我们大家的幺哥!!!
以幺哥的本色,实在说不出多余的话,只是我们叫幺哥能做到不生气.但也从未答应过.
当然,幺哥是永远的幺哥
后续内容:<当上副班主任> <中等偏瘦> <又舍一了一斤> <管电脑> <恋爱与结婚> <我又上课了>
后面就可能更短一些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