殇---天舞[转帖]

joli_ren 收藏 0 94
导读:殇---天舞[转帖]

[[size=5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化作一之小鸟,我一定会飞向蓝天,一刻不停地飞...........直到精疲力尽,直至死亡.......也许死亡之后,我还要回到这个大地上,但毕竟我曾经知道什么是飞翔...........
   


   (一)元祸天荒
    蓝月纪年,清泠十年
   “你给我跪下!”华美的栖凤殿上,一个中年的男人气得面色苍白,呵斥着仍然满不在乎站在面前的女孩。女孩并不漂亮,甚至恩普通。此刻一身纯黑的衣服上破着几个洞,露出了里面麦色的肌肤。
    “反了!”男人怒气更盛,“啪”地拍在桌子上 ,桌子上的茶杯被震得一颤,泼出了少许的水,“别以为我不敢治你!”
    “治我?”女孩挑了挑眉毛,冷冷地笑道:“父皇大人,你真的敢治我?!你不怕你这小小的月氏国被灭了,宗庙被拆了,怎么面对死去的列祖列宗啊?”女孩的口气越来越多的嘲讽。
   “啪。”一个巴掌甩在了女孩的脸上,女孩动也没动,任血从嘴角流下来,只是呵呵地笑着,指着打 她的美艳的女人厉声说:“大祭司,你敢打我!打我这个命运之轮,难道你忘记了,如果我活不到去砥砺国,你和这个男人的下场是什么?!”



美艳的女人惊惧地看了看女孩,又无奈地望了望女人,嘴唇动了动,但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女孩擦了擦嘴角,恶毒地说:“亲爱的父皇母后,还得时刻劳烦你们费心照顾我,别让我那么脆弱,平安地活到16岁.......不然........哈哈~~~~~“ 说完,女孩悠然转身,走回自己的寝宫---冷月居.
   



      回到了自己的寝宫---冷月居,这里没有恢弘的建筑,没有华丽的修饰,更没有垂手而立的宫女,只是一个小小的房子,清雅的很。而我,当时是14岁,就是这个房子的主人,也是那个女孩----水灵月,那个中年的男人就是我的父皇,也是月氏国的国君;而那个美艳的女人就是我的亲生母亲,月氏国的大祭司----一个曾经侍奉月神的女人-----最后却用自己的身躯侍奉了男人!是的,我很鄙视她,鄙视她的美艳叫她怎么可能侍奉得了月神,也怎么可能安心地侍奉月神,最后还生下了我-----一个所谓的命运的转轮并试图去改变着什么,可笑! 也许我更应该庆幸我的身份,因为没有人敢拿国家的命运开玩笑,即使是我的父皇也是如此.他并不是昏君,但却是个庸君,他没什么治国的才能,按道理他也应该能守侯得了祖宗的基业,可惜的是旁边却有一个厉害的君主----砥砺国国君----轩览御.我只是不明白与其守着这个快要腐烂的国家,为什么不把它灭了,让它从新投入轮回呢?


   
    把自己摔在床上,并没有换破烂的衣服,也没有宫女帮我换,起原因并不是这里没有宫女,确切地说今天前没有宫女,只是都被我一个个地摔出了我的房间。这里是个圣洁的地方,至少是我心中圣洁的地方,我不允许任何人的玷污!
    还没到天黑,我仍固执地赖在床上,早上不和谐的画面我早就忘记了。不习惯突然多出来的父皇母后,我还是喜欢一个人撒野的日子。14年了还不是这么过来的吗?多了两个人就多了很多的束缚,这是我不喜欢的。本以为会很容易睡着的我却怎么夜睡不着.屋里没有一丝光亮,是被厚重的帐幔挡住了放肆的阳光,但我还是觉得眼皮上有刺眼的光亮.
   ”哎~~~~“一声叹息硬是挤进了耳朵。我知道是她那个女人,懒得理她,可能更多的是鄙夷,我从不喊她娘,而是直呼她的名讳----月华.
   "月华,你给我出去!"连眼皮都没睁开,我把脸朝向里面,翻了个身.月华不在叹气,只是作在我的床边,抚弄我黑黑的长发,我"嘭"地做了起来,一个反手格开她的手,另一之手上前扣住她的咽喉,恶狠狠地吼道:"聋了吗?没听到我说什么?!"我的手的力道在加劲,她现在只有拼命喘气的份儿,可是......可是她那该死的眼睛,那么清澈的眼睛却仍望着我,被她看的心烦,我松开了手,仍回到我的床上,却没有躺下,看着她狼狈地吸气,莫名的有点心疼.顺畅了一会,他的脸上仍有涨红的余韵,只是又上前来,讨厌那种心疼,她就被我一脚踢了出了内室落在外室的地上很重的一声



   半天没有声音,我以为她已经走了,就又从新栽到我的床上,本以为可以安然的睡过这一天,可是谁知道那个女人竟然连睡觉也不放过我。
   “月儿.........”她那葱白的手指划过我的长发,他妈的,醒着她拿我没办法,可是在梦里,我却动也动不得,任她抚摸我黑黑的头发,听着她无边的唠叨。
   “月儿,我知道你恨我,因为我没有做到做母亲的义务,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说我有什么爱的人,那就只有你了,我把所有的心敬献给月神,祈祷她能保护我们的国家.........”
   我翻了翻白眼,心里想:怎么可能,如果你爱我,就不会任我在民间流落,直到发现我的价值才把我接回来。
   ”月儿,你是月氏国的希望。“月华还是自顾自地说,“生下你虽然有很大的程度的是为了大义,但是也有我的私心,毕竟我也是个女人,能有个女人,能够看到自己的孩子慢慢长大,那该是多么的幸福的事情啊........”她那沉醉的表情让我都开始相信她的话了,可是转眼她的脸庞就蒙上了一层阴影,“我真的好想陪着你长大,看着你,哪怕你恨我,可是.......月儿,不管怎样,希望你能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你要做的是.........这样做是为了你的祖国你的家也许还有你的爱........”
   月华说完就站了起来,慢慢地离我而去。突然之间,我觉得她的离开似乎带走了我的什么东西,让我觉得心里空空的,而我只能牢牢地抓住她,就能填上心里那个空空的洞,可是我却无法动,只能看着她释然地的离开,释然的笑容像月光一样柔和地洒遍满室,洒遍我的心。





    我努力了半天,终于睁开了眼睛,没有什么声音,如既往一样安静。呆想了一会儿,还是不想起床,于是就赖在床上,想着晚上怎样去和我那些“贱民”朋友撒野去,正当我想的爽的时候,还没清醒就被人从床上拽了下来,丢在地上。吃痛的我很恼火地立刻蹦了起来,确定了焦点,不由让我一愣,这个人是谁,但随即就想管他是谁,打扰我休息,我非要他好看!一拳就递了出去,可是那人只是噙着蔑视的微笑,连躲都没躲,正当我迟疑的时候,他一个反手,扯过我的手腕,向他身边一带,本以为会率到他的怀里,没想到就在一瞬间他轻轻地闪开了,我再次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而他仍是那副可恶的嘴脸。这次我是真的生气了,从小我打架就没输过(当然都是我和我的兄弟们一起群殴别人,或者别人单挑我们八个),可是这个男人却是在我再次出招的时候狠狠地把我修理了一顿!我躺在地上看着他俯视着我说:“月华祭司今天回天了,你该和她去告别。”我愣了一下,虽然听说过祭司可以在死的时候利用自己的精神对别人拖梦,可是那个女人不会.....但是表面上我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说:“她死了,关我什么事?”我以为他会再次修理我,但是他却没有,慢慢踱出我的房间,只丢下一句话:“不想知道她为什么死吗?”


     “你知道?你怎么知道?!”我冲着他的背影喊!他怎么可能知道!她死了,刚刚和我见面她就死了,难道她就这么讨厌我的存在,既然这么讨厌我,为什么还要生下我,为什么还要接我回来,为什么............颓然躺在地上,我动也不想动,满脑子乱乱的想法,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发现自己已经睡着了。懒懒地爬起来,走到门外,已经是午夜了,柔和的月光撒满了小小的庭院,就这一瞬间我就想起了那个女人,讨厌!
      “来人!”我冲着院门外喊着----我知道那个男人和女人在我的外面安排好了人员,说是应我要求,还不是为了监视的,不过今天似乎有点用处。
    “公主有什么吩咐?”门外立刻有人恭敬地回答道。
    “把今天闯进我房间的那个人给我叫来!我有话问他!”又看了一眼月光,我还是躲回我的房间,仔细地检查了帐幔,确定没有月光洒了进来,我就安心地坐在床上等着他。过了很久还没有人到,正要出门教训那些该死的下人,一想到外面的月光,我还是不动最好。等着等着,我就睡了过去,正当我睡得很爽的时候,一阵天旋地转,接着就是很痛的一下,很快我就明白了,所以为了防止自己找痛,我就赖在地上不起来,眯着我的眼睛仰视着那个似笑非笑的男人。“说吧,你知道什么?”打了个呵欠,我含糊地问。
     “先起来。”他伸出手来。我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半天才握住他的手,由他拉我起来,可是我又想错了,他只是把我拉起来之后,再摔到!我甩开他的手,生气地连理都不理他,任他的手在那里伸着,哼!
    “起来吧,这次你可以相信我拉。”他的声音柔和地传过来,任我如何也不能忽视,而我也不由自主地把手递给他,由着他拉着我起来,站在他的面前,他抬起手顺了顺我的长发,轻声说:“这样才乖~~”而我似乎很享受他的触碰,呆呆的动也不动。过了一会儿,我突然间恢复了意识,猛地推开他,厉声说:“你干什么!”
    他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灵月,灵月,可笑...........竟然连这么简单的摄魂术都避不开。”他走近前几步,轻蔑地对着我说:“本来直接用摄魂术就很简单的把这件事情办好了,不过......月华祭司舍不得,人死了,总该受点尊重了.........”停了一下,他犀利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我说:“只要你一天打不过我,我说什么你就得给我照着做!”
    “不可能!”我也瞪着他,一脸的倔强。“放开我,放......”被他突然捏住脖子,双手又被钳制住,我只能渴求多吸点空气。可他不但没有放,反而越来越紧!我发誓如果我可以活下来,我一定要报仇!迷迷糊糊的我好像看到了月华那个女人在对我笑......



   (二)
品茗破晓走    对弈新月游  缠绵恩爱日  不知是何时 自君离别后  憔悴人空瘦
不堪思念苦   翘首泪如注  忽闻君已至  画眉新罗裙  出见更复装  再见愿君怜
堂前新人笑   展颜梨花俏  一曲凤求凰  最是教人忘  前情惹人厌   怎记旧时人   
但为玉碎身  不为瓦全吻   从今离君去  生死誓不聚


     “什么啊,乱七八糟的.......”我捧着那个臭男人叫我读的所谓的书就头疼,已经三天了,我还是什么都莫名其妙,根本就还是什么都不认识。哎~~~,自从被那个男人修理了之后,我就再也没了自由,看上去他不在的时候,还没等我爬上墙,就被他一脚踢回去了。无奈死了,他又不肯交我功夫,除非我把这个烂东西什么融会贯通,恶心......我受不了了,抓起书本就要撕的时候,就被从背后伸出来的一只手给困住了,我拼命地挣扎,试图挣脱他的钳制,可是徒劳无功,双手仍被他紧紧地捏着。
    “放开我,防开我.......!!!!”我又叫与闹,可是他实在太厉害了,我根本就没有办法,过了一会,没了力气的我颓然跪在地上,任他抓着我的手举过头顶 。
    “哼!月华祭司也太宠爱你了,看来我还是........”




    “金风玉露靡靡音,醉中何知是他乡?先生怎样子认为?”我拿着刚写好一句诗给他看。
    “不错,灵月公主进步很大啊。”他微微点头。
    “多谢先生的指教。我回去做文了。”
   “去吧~~~~”他挥了挥手,我低着头轻轻退出他的书房。
   回到了自己的寝宫,拿起笔的时候,突然有什么钻进脑中,是什么呢?是月光!柔和的月光,可是却让我觉得心疼的月光!又是她,可恶!我摆摆手,厌恶地说:“你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来!”
   她透明的手指轻轻点了点我的眉心,淡然地冲我笑了笑,就又消失了。可恶!连死了都不放过我!我气恼地拍着桌子,“啪!”什么东西好搁手,我低头一看,毛笔!再仔细一看,纸!“金风玉露靡靡音,醉中何知是他乡?”什么东西~~~~
慢着!我能看懂了!?我慢慢回想,发现记忆到三个月前就已经停止了,那么这三个月来我是一直都被他控制的了,也就是说他对我使用了摄魂术,卑鄙!我恨得紧紧攥紧拳头,不断提醒自己不要冲动,不要冲动,他不是很喜欢控制我吗?那我就好好和他玩玩好了~~~~
      


    “ 灵月公主,看在最近你很认真学习的份儿上,我可以答应你提出的一个不过分的条件。”他仍旧坐在书桌旁,但是却眼睛看着窗外,似乎痴迷地看着月光的柔和。
    “先生教导有方。不过灵月一直有一个心愿未了,还请先生为灵月解惑。”我谦虚地回答说。
    “哦~说吧。”他漫不经心地问道。
   “请带我到月之华圣地去,好不?我想知道月华祭司站在占星台时的感受~”
  他的眼中闪先一瞬间的惊讶,但随即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优雅地站起身,瞟了我一眼,说:“跟我来吧~~~”



    月之华,月氏国的圣地,更是因为国中唯一的一位祭司,也是有始以来最厉害的祭司创建的圣地----一个能断言过去未来且从来没出过错的人,或者说在月氏国的人民心中看来她就是上天派来的仙女,而这样的一位仙女自然要和他们英明的国王留下一个很美丽的爱情传说,这样才能让他们在茶余饭后在外国友邦面前显得更加高贵一些。粗鄙的人们啊,却不明白他们的生命可能就在这一个外表美丽的传说中奉祭给了上天~~。此时月光洒在这里,此前设想过这里会有多么的神秘多么的恢弘,可是到了才发现这里甚至都没有所谓的占星台,只是一个平静的湖,四周繁密的树木,更像是一个天然的浴池。
   “这就是圣地?“我不禁疑问。
   从到了这里,他就再没说一句话,只是深情地看着这里的每一处地方,那么深情,一点不像平时冷漠的他。半天他只是看着,什么也不说。
   不去理他,我径直走向湖面,已经是午夜了,月光正好照在湖面上,一个漂亮的满月,水中的那个似乎比天上的更漂亮,但有些隐隐的邪~~静静地似乎水面上有一条亮亮的通路,直通向那个漂亮的月亮,我追逐而去,踏上了那条路,竟然是实在的!不是虚幻的!走到了水中月亮的中心,我抬起头,看见月光中月华对着我微微地笑着,我依旧冷冷地看着她,冷冷地说:“月华,你到底是谁?”
   她在月光中很欣慰地笑着,柔和地说:“灵月,灵月,我的女儿~~~~”
   “你到底是谁!?”我不禁有些恼火,一个凡人,怎么可能做到让精神在死后存活这么久!
    “灵月公主~~~”我听见他在后面喊着我的名字,月华笑了笑说:“什么事情都不是有结果的,即使你认为已经找到了结果,其实呢,这还不是结果,事情永远都不会结束,就永远都不会有结果,生生相克,生生相生。去吧~~”
   立刻我就被一阵水流推向岸边,湖面又马上恢复的平静。我转过头来看着他,他却面无表情就如以前一样说:“灵月公主,我们该回去了。”
   “先生,我还有一个问题可不可以问你?”我悄悄地站在他面前,看着他说。
   他避开我的眼睛,说:“什么,问吧。”
   “是.....”一个突袭,左手虚晃一招,右手直抓向他的面纱!他只是微微一愣,就立刻退后一步,闪开我的右手,同时他的右手一出招,将我狠狠地推开!我又摔道了,我不怒反笑道:“真是厉害啊~~~”
   他正了正衣襟,微笑地说道:“灵月公主,我低估你了。”
   我甩了甩衣袖上土,对着他呵呵笑着说:“谢谢先生夸奖,不过先生时不时有什么隐疾啊,这么怕被别人看见自己的脸~~~~”
     “我吗?”他似乎笑了一下 ,很轻蔑地说:“有什么可怕被看见的,只是不想惹麻烦,不过你这么好奇,不妨让你看看吧。”


   Sample Text他缓缓拉开了面纱,我能感觉到他似笑非笑的表情,虽然我极力说服自己要坚强,可我还是不争气地晕倒了。
   待我醒来,我一直怀疑是自己在做了一个恶梦,长长的斗篷本应该出现在帽子中的面容根本就没有!就是说本该是他的脸的位子除了两个幽灵般的眼睛悬在空中,什么也没有!他不是人!那他......
     “醒了?!灵月公主.....我早该想到你继承了月华祭司的血脉,怎么可能会被我封魂太久呢.....”他就站在我床边,我能感觉得到,可是却不敢睁开眼睛去看。“装睡?还是......我们的灵月公主根本就不敢看我这个无面的算作是人的人吧?”
     “你少讽刺我,我是不想看见你那恶心的样子!”我睁开了眼睛,却仍然不敢看向他,穿上靴子,我头也不回地对他说:“哼3!我要告诉父皇那个老男人,看他昏聩到什么程度了,竟然连是不是人都分不清楚!”
     “哈哈 ~~~~”
    “你笑什么!”我疑惑地吼道。
    “如果不是你父皇的恩准,你认为我这个是人非人的能在宫中来去自由,更何况是作为你这个命运之轮的老师吗?!”他用那双“眼睛”鄙夷地瞧着我,我顿时呆若木鸡,那个男人!他竟然......
    不行,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心中的疑问太多了,千条万绪地弄得我根本就找不到一点方向。“ 你是谁?或者说你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来这里?你和那个叫月华的女人是什么关系?莫不是我是你和她的私生女,而那个可怜的老男人为了所谓的国家又不得不承认我吧?”
    “吓~没想到公主除了灵力过人,想像力也非一般人可比啊!”在毫无征兆下,他欺身向前,捏着我的脖子,恶狠狠地说:“但是你不许随便侮辱月华祭司!”
    我翻着白眼想:妈的,总是喜欢捏我的脖子,早晚有一天不是我被他捏死,就是我把他给杀了!艰难地吐着气,可我还是怪笑说道:”还..还说...没....没有,你...都都都紧张......紧张成......”这个死男人,力道又加大了,诚心就是想把我捏死!出于本能我开始乱抓,可是怎么也碰不到他的身体,我就想当时的我一定很难看,不然他不会眉头皱得那么紧,一甩手把我仍了出去!
    “咳咳咳.....”我拼命地利用我的肺大口大口地喘气,哼!看着我难受,他一顶开心死了~~~
    “灵月公主,你不是一向都很张狂吗?这种小问题,凭你自己的能力应该没问题把它弄清楚吧?”他高傲地望着我说。
   我清醒无比地回望着他说:“那先生能否告知小女子我您的大名?”
   “辛无伤~~”他转身走出我的房间,丢下一句话:“民间才有你想要的。”
   “民间?....好,我知道了....”我不禁会心一笑,“月华,辛无伤,还有那个老男人,你们的阴谋....哼!哈哈~~~~~”



  (三)倾国
    “小公主?!这几个月怎么不见你啊,是不是去了宫中就和我们这些贱民划清界限啊!”御妖就对着刚走进破庙的我冷嘲热讽道。
    懒得理他,我径自走了进去。
   “别乱说,灵月可能也是身不由己,毕竟是在宫中啊~~~”刑天煜是我的民间玩伴中最斯文也最有文采的一个,他的话不多,但每次都会让人心服口服。
   我感激地点了点头,解释说:’没办法。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还有一个男人,哎~~想出来都不太容易。“
   ”等等,什么男人女人又一个男人的?“朱七大嗓门地乱吼。”想出来就出来,就凭你那身功夫,怎么可能出不来?!“
   ”说你是个猪头你还不承认?!灵月的意思是说她的那个所谓的阿公阿娘不让她出来,而且还有一个很厉害的男人,她打不过他啊,所以出不来!是不是啊?灵月?不过.....你今天又是则么出来的?”阏氏胭脂一脸招摇春光无限地说。
   “是的,”我答道,随即转了转眼珠,我假装正经地问道:“你怎么没被你阿娘卖到妓院,真是太可惜了......啧啧”
    “我怎么知道我阿娘这么没眼光啊?不过呢,我现在已经挂牌了,有时间去捧场啊!~~~~”阏氏胭脂挥了挥她手中的帕子,一阵香气,恶心的我想吐。趁势又靠在了她身边的香竺身上,上下其手,可是香竺却连眉毛都不动一下。
   “你这招对他没有用的,他不是男人。”朱七一把搂过她,亲了一口,邪笑道:“还是跟我吧~~~~”
     “讨厌你个死鬼~~~~”
     “别闹了。灵月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着急找我们?”刑天煜沉声说道。
     “这件事情涉及到一个大秘密,也许......我们可以创造一个奇迹!”



[color=Pink]   华美的栖凤殿,庄严的宝座上,中年男人很纳罕地发现今天竟然没有人来上朝.
    "来人!"可是任凭他怎么叫,也没有半个人应答,他走下宝座,向殿门口走去,却发现即使是在平时守卫森严的门口也无半个守卫,他在纳闷之余更多的有一种惊恐蔓延全身,怎么回事,难道预言真的实现了?
   "呵呵~~~"一声娇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猛地转身,发现了他的小女儿---灵月公主我正作在宝座上俯视着他.
   "下来,你怎么爬到那个上面去了!?"他厉声喝道.
    我鄙夷地俯视着他,轻蔑地说:"亲爱的父皇,你累了,该颐养天年了."
   "你说什么?!你这个谋朝篡位!杀无赦!"他铁青着脸,就要冲上来把我揪下去,却被一把屠刀拦住.
   "怎么?想杀我?!你有那个本事吗?哈哈~~~看看你那些所谓的忠臣吧,他们都哪里去了呢?"我得意地嘲讽着,满足地看着他青青白白的脸色.
   "可是你这样篡位怕是我的子民不服!"他还做着最后的挣扎.
   "你的子民?我登基的那天就是我的子民了!再说,老百姓会关心哪个国君当政吗?不会,他们只要吃饱穿暖就够了,至于所谓皇家的那些不过是饭后的谈资罢了.所以父皇,哦---不!月澜沧,我想你该好好向你的子民以及现在的国君我!解释一下我们可爱的祖宗辛苦创下的坚实基业是怎么被你败光的!"说完了,我靠在宝座上,感觉真的是很舒服啊,毕竟站在高处看别人自然就会有一种优越感.
   "你.....怎么知道的?辛无伤!辛无伤!......."他惶恐地叫着.
   "叫他闭嘴,"我讨厌听到他那似乎要死的声音,御妖笑呵呵地走到他跟前在他没反映过来的时候就把一写莫名其妙的东西塞到了他的口中,他急忙干呕起来,可是那东西似乎越弄越往里钻."呃......."
  "哼!给他用我的小宝贝真可惜拉~~~~"御妖很不甘心地说.
  "算了吧,你身上除了妖精就是妖精,那个小妖精还不知道会在他身上发育成什么样的怪物呢!"朱七大声地嘲笑她
  "你说什么!我的小妖精至少长出来都比你投胎多少次都漂亮!"御妖开始很不客气地和他斗嘴,"我那小妖精会一点点地吃光他的内脏,然后才是外面的人皮,等到把人皮吃光了,我的小妖精就可以幻化成他的样子拉!"御妖得意地说,得意地看着他抖成一团,双膝一软,跪了下来.
  "我怎么拉,!我....."朱七不服气地回敬她,可还没说完就被刑天煜给喝断了.
  我慢慢地走下宝座,俯视着他那张惊恐过度的脸,清吐了一个名字:"辛无伤"



   "在~"辛无伤幽灵一般出现在我们虽然看上去对我必恭必敬,但却如以往一样面无表情."皇上有什么吩咐?"
   而我那可怜的父皇看到了辛无伤,有如看到了救命的稻草,嘴离"啊啊"地叫着,双手不停地向辛无伤比画着,可是辛无伤冷淡的表情却让他再次尝到了失望的滋味.
    "无伤,我想你该给我们可爱的老皇上讲讲他过去的英功伟绩."我瞥着他淡淡地说.
   "皇上.....您不是比臣下更清楚吗?臣不敢造次."
   "你!"我窘迫得想一刀杀了他,可是不行,他还有用处,我怎么舍得呢!"也好,你在宫中自然不知道民间的事情,香竺你把整个事情整个经过给我们的老皇上说说,这样他去地狱见他的皇儿们就不会感到惊讶了,哦~对!他怎么会惊讶呢?所有的事情他不都是很清楚吗?"我俯下身,开心地欣赏这个已经变得一团老气的男人:"你没想到吧?我才是你命中的那个克星,哈哈~~~你千防万防就是没有想到篡位的竟然是你的女儿,唯一的女儿!我的皇兄们竟然连死都不知道是他们爱戴的父皇为了一个可笑的预言就把他们杀了."
   "没什么希奇的,世俗之人始终都是这样,总认为权力才是一切,为此不惜杀害自己的亲人.人啊~真是可悲啊~~~~"香竺大发感慨.
   '罗里八嗦的,皇上叫你说的又不是这些!"朱七不耐烦地吼他.
  香竺有些不满意他打断了自己的感慨,不过随即就清楚地说道:"皓月六年,原月氏国祭司预言将来会有皇子篡位,皇上将不得善终.时年二十岁的皇上深感惶恐,最终以祭司自杀取得上天血旨:娶砥砺国一女子名曰俪桦,其为砥砺国国妃,且不可灭其国,不然......皓月八年,皇上穷全国之兵力,祖上之基业,对砥砺国开战,宣战理由是该国劫杀我国商人,史称俪桦之战,历时四年整,月氏国损一百七十四名大将,死六万民众,折所有财力,最终将砥砺国国妃俪桦强抢回宫,对外宣称为了表示仁慈故不杀砥砺过国君,不灭该国.第二年砥砺国国妃改名月华,继任为本国祭司.第三年,娶祭司为后宫华妃,第四年,华妃生有一女名为灵月,遵照上天旨意送往民间抚养.第八年,改年号为清泠.清泠十年,迎灵月公主回宫,华妃薨.十月,灵月顺应天命继承皇位."香竺一口气说完这么长一段历史.
   我望了望他,发现他早已经没有反应了,只是木然地看着地,哼!后悔当初怎么就没杀了我吧?可怜我枉死的哥哥了.不过他们不死,我怎么有借口篡位呢.人啊还不是会成为别人的借口而已才有点意义.
   "他死了!"御妖很郁闷地说,死了就不新鲜了,回来吧,宝贝."应声而出一个什么东西钻到了她的怀里.
   "死了?"我很惊讶,满屋子的人也很惊讶.不过是事实,朱七探了探他的鼻息,摇了摇头.
  我厌恶地甩了甩手,说:"把他拉下去后葬,宣先皇以死,由我代位.上朝."
  


   上朝终于结束了,累得我筋疲力尽.虽然大臣们很纳闷他们的国君为什么暴病身亡,却没人敢置疑,刑天煜建议我先用着他们,但是要开始招揽人才,以替换这些蛀虫.我同意了,他真是个治国之才,厉害得紧啊~~
   我还是回到了我自己的宫中,因为这里才真正属于我,没有一些污七八糟的事情和人,有的只是宁静.
   "你还是真的信守诺言啊?可是你却对我用摄魂术!"我刚走回就见到了他--辛无伤坐在小花园里,看样子已经等了一会了。
   "恭喜皇上登基.皇上不是叫臣再次等候有事情要问臣吗~"是臣子却丝毫没有臣子的礼节,不但没有下跪,说的话越听越像是讽刺.
   "这是你和皇上说话的礼貌吗?!"我很恼火,处理一天的事务回来又要看他的脸色,我才是皇上!
   "那皇上要臣怎么说?"他悠闲地喝着茶"臣下已经做了该做的事情了."
   "你!不怕我杀了你!"
   "哈哈~~~~~皇上怎么舍得杀我,我还有价值,不是吗?"他挑了挑眉毛.
   又挑眉毛!我真想把他的眉毛都拔光了!不过他说的对,没有他我可能随时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强压下怒气,我坐在他对面,问道:"所有事情的内幕告诉我!月华到底是谁?"
   "皇上,您怒气太盛,请教别人问题不该如此,我怎么教你来着?"他仍然望着远方.
   "好!请教先生,请先生赐教!"我咬牙切齿地说道,低身下拜.
   "呵呵~~皇上何必执迷于真相呢?谁又知道真相是不是另一个谜题呢?不过我仍然可以告诉你.月华根本就不是砥砺国的国妃,一切不过是一个阴谋,而月华只是一个可怜的女人而已......."



"呵呵"我有点夸张地笑着,斜着眼睛看了看他."没看出来啊,你这个活死人,哦~~不!应该说是活鬼才对.不安分的活鬼也有心?同情心?!"
他没有半点的恼火或者是不快,只是淡淡地望着月之华的祭坛方向,淡淡地说,"月华本来就是砥砺国的人,但却是一个大臣,也就是那个国政(相当于中原的宰相)的小女儿,也是他最疼爱有加的女儿,因为她从小就是最聪明的,也有着天生的灵力,但是她的灵力再高再强也不可能预见未来的事情,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灵力,根本就没有谁能预见到明天甚至现在另一个人会怎么想怎么做.可是不知是谁传言说月华能预见到未来,特别是月氏国原因无它就是月华出生的时候是在月夜中,明月的光辉照在这个小女孩身上就像小女孩自己发出的月光似的,也正因为如此她才备受宠爱,可没想到却也给她带来了灾难。奇怪的是在她16岁的时候才有这个谣言,并传说她已经预言砥砺国不久将遭受一场战争的灾难。果然不久,月氏国就举兵来犯。然而目的却可笑得很,只是为了这一个女子。”他停了停,目光转向我,很严厉地似乎问我说:“皇上,你能猜到是谁制造了这个美丽的谣言吗?“
     我想了想,月华只是一个女子,这个谣言的存在可能只是为了一个一个目的,就是去毁灭另一个国家。那不会是........?
        “ 呵呵,”他竟自笑了,我是第一次听到他的笑声,竟然有那么一丝爽朗。“不愧是月华的女儿。月华确实没有预见未来的能力,但却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她一下子就猜到了,能如此传说的只有她们伟大的国王-----一个虽然只有20岁,却已经是个厉害的角色,也是个野心极大的角色。当时的月氏国虽然不能灭了他的国家,但是他要想灭了月氏国却也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特别是月氏国几代先辈积存下来的丰厚的财富,就会使砥砺国这个地理条件不好的小国,拖死!我想那场战争你也从民间听说了一些吧?”
   “是的。民间的传说是砥砺国开始无论如何也不肯交出月华,即使她的父亲请求国王,国王却说如果他的国家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还怎么能有将来呢?但是他们并不和月氏国强大军队正面冲突。只是出其不意地袭击之后,杀了很是一些人就撤退,当月氏国的军队攻城的时候也没有遇到太多的抵抗,进城后更是一个空城,人们早就逃走了。就这样一直快打到了都城。月华明白了他是要她自己亲自表态要用自己去换回国家的社稷。她就真的如了他的愿望,恳请他让她去换回人们向往的和平,并表示这并不是屈辱,如果以后有机会请替她 报仇。最后是国王百般不情愿的送走了月华,换来了暂时的和平。可是月氏国却为了这场莫名其妙的战争失去了自己所真正拥有的东西。这是我那愚蠢的父皇所做的自认为最有魄力的事情。”我鄙夷地说,为了一个传说中的女人不惜以牺牲国家的前途作交换。
   “哈哈,本来你那个可笑的国王是不相信的,可是从砥砺国投靠的人却把每件事情没发生的就说出了后果,而且分毫不差。可又有谁知道,那个人就是砥砺国的国师,他才是个真正的大法师,国王不过被他催眠而不自知。”
    “皇上,边关告急!“一个侍卫走进来轻轻报告说。
“什么?!”我不禁震惊,怎么这么快?
“呵呵,他还真是按捺不住!“辛无伤冷冷地笑了。接着,对我丢下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如果小公主要去砥砺国,为师愿意随行。“就飘然走过我的身边,回到他那幽灵般的住处。
  “站住!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喊着他。可是他仍旧不理我,自己走着自己的,:“辛无伤!你要是再敢走半步,别说我对你不客气拉!”
   他听到这话后停住了脚步,却没有回过头来,很无奈的声音告诉我:“劝你最好是保护好我的那颗心,不然以后可能真的没有人陪你去那个陌生的国家了。”接着,他又走了,飘着走了。
   我愣愣地站在那里,怀里他的那颗心仍然不紧不慢地跳动着,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能让它激动起来。



回到了勤政殿,我发现他们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了。朱七又用那种半吊子的语气说:“他妈的,老子说怎么这两天总是眼皮跳呢!老子不会这么快就挂了吧,御妖,可惜没让你当上花满楼的老板娘,我们可能就见不到拉。”
御妖摆了摆腰肢,娇媚地撒娇道:“你个死鬼,你死了,也许明天我就当上那里的老板娘了呢!”说完,又不经意地瞟了瞟香竺。
“你哥骚娘们,不会是和那个小白脸有一腿了吧?!”朱七满嗓子吼。
“少在那里污染我,你们两个…….御妖我劝你还是不要打我的主意了,你知道的我对你无论是哪个女人都没有兴趣。相比之下,我看天煜更适合你,好歹他是真的男人。” 香竺对他们两个是无奈之无奈。
“别在那里吵这些无聊的拉!快帮我想想办法!人家都快打过来了,要是真的过来了,你们也就什么梦也别想做了!”我心里本来就藩,被他们这一闹就更烦了。
所有的人都不作声了,也是我们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能叛变成功主要还是辛无伤控制了军队的将军-----那种来自中原的蛊毒,彻底地控制了他-----俪桦之战中唯一活着回来的大将军,别的都被那个砥砺国的国王轩览御派出来的杀手杀掉了。可是这唯一的人却也被我们给糟蹋成这个样子。他现在只是一个傀儡,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根本就不可能自己去作战,去指挥。哎~~~这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吗?
“皇上……”天煜站出来说,“现在也有一个办法,就是…….”
“什么,快说!”我焦急地问着他。
“皇上,你亲自去劝轩览御放弃攻城。”
“我?!你有没脑子!我去劝他?!他如果那么好劝,还来打我们干什么!”我不禁大怒,和那个臭男人说的竟然开始吻合了。
“毕竟您是月华的女儿,而且他这次出兵也正是借着要为月华祭司报仇,您去正是可以说服他的唯一人选。” 天煜不紧不慢地说着。
想想也是,可我还是怕万一要是那个男人心血来潮把我带回他的国家,那我不是很郁闷了吗?再说,这样可就是应了辛无伤的话拉。
我还在犹豫中,其实他妈的什么江山社稷人民对于我来说什么意义都没有,唯一的一点意义就是我是国王的话,我怕谁?!我可以自由地生活了,可没想到我竟然想错了,当上了国王我更加的不自由了。
“妈的,你这个娘们,真是的。算了,老子陪你去一次,说好了最后一次,我就回家杀猪去!什么天下不天下的,老子怎么当时就发昏,跟你们牵扯到一起了呢。”朱七一巴掌就拍在我身上,妈的,痛死了!看来我还是真他妈的没有皇帝像 ,刚篡位还没坐热呼呢,就有人来找麻烦,而现在这个杀猪的就这么把老子当猪肉似的拍来拍去的。
“算了,我也陪着你吧。佛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呢 …..” 香竺话还没说完就被朱七给打断了:“你他妈的下你个地狱去吧,老子杀猪又杀人,老子就不信他妈的什么佛能把老子怎么样!”朱七又转过头来仔细地端详了我一会,自言自语地说:“小娘们,以前怎么没发现你长得还挺标致呢?”
“哼!你个杀猪的,还想高攀阿!”御妖在一旁猛喝飞醋。
“他妈的,杀猪的又怎么了,你他妈的和猪有什么区别?!还不是一刀下去一个挺!”
“你…….”
趁着他们在那里吵架,我跑了出来,来到我以前的行宫,是的,只有这里才是真正属于我自己的。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如果…..可惜没有如果。
“皇上,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还是去面对吧。其实天煜说得也挺有道理的,您去也许真的可以化解这场战争。” 阏氏胭脂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我的身后,这是个奇怪的女人,温柔而文弱,却和我们这么一群乱七八糟的人牵扯近来,确切地说是被我牵扯进来的,因为她是个孤儿,但却适合我一起长大,在我出去打得头破血流的时候为我包扎伤口的人,其实别人不知道,她会读心,还好她不是我的敌人,不然我一定去自杀,也不要和她成为敌人。

“如果有机会,一定要杀了御妖,不然她会对你不利的。”向来怕血的她竟然这么说!我惊愕地望着她,她避开了我的眼睛,可是我还是看见了她眼睛中的泪花,“人长大了,很多事情就不得不去面对了,放心,皇上,我会陪着你一起去的。”
“好…好的.”我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明天就去。”
“皇上圣明。“天煜也出现在她身后,他的身后是朱七,御妖,香竺,葛兰布托,还有宋楚!
“明天朱七,御妖,香竺,葛兰布托,阏氏胭脂将随皇上同行,保护皇上的安全,我和宋楚在后方接应你们。” 天煜恭敬地说。
突然之间,我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好像这次出去我再也回不来了,而这个叫天煜的人和宋楚似乎……..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