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论剑搞笑版之二[北府原创]

看此帖请先看铁血论剑一

论剑在即,普罗旺斯的树带着师傅江泪重托,身怀师门绝学,也是一顶尖高手,携剑赶往铁血之颠。路上遇到一店铺,腹中饥渴,便点了一些小菜。
“打发点咯——”一只手伸向她。
她转头一看,这支手的主人是一位美媚,杏眉星目,瓜子脸,可惜穿得太破烂,一副乞丐打扮。
肯定是神经病!

“走开!”她不耐烦的挥挥手。
“打发点咯。”那美眉继续不依不挠的把手伸向他。

“神经病,滚!”她怒了。

“喂——你找死啊!”那美眉双手*腰,想了想,仍是一只手伸了出来,不同的是,手上多了根碧绿的玉棒子。
“怎么说我也是丐帮之主,你多少给我个面子吧?”
“原来是玫瑰火儿呀,还不是乞丐一个,别在我面前出现!”她要动粗了。

“丐帮弟子,遍布天下,连你师傅也要让我丐帮三分”玫瑰火儿怒目而视:“如果我不是没有路费去参加铁血论剑,俺才懒得向你行乞,污了俺的手!”
“我*,我师傅名满天下,身负天下第一剑之名,岂会和乞丐为伍?”她回之以怒。

“你……”玫瑰火儿张大了眼。
“你你你什么你,有本事咱就来打一场。”普罗旺斯的树得理不饶人。
玫瑰火儿十分惊奇:“俺记得二十年前铁血论剑时,你不过是个小孩子而已,别以为师出名门就不得了。”
“我*,我就不得了,你想怎么样吧”普罗旺斯的树扬了扬她清秀的脸。玫瑰火儿哈哈大笑:“是了,当年你师傅虽论剑夺魁,但也内伤太重伤了几十年的修为,不燃怎么会让你来参加论剑呢?哈哈你别损了他几十年的名望。”玫瑰火儿深知她平时好强好胜,就讥笑于她。
“嘿,那你可知我开始为何认不出你了?”普罗旺斯的树坏笑。
“为什么?”玫瑰火儿紧张。
“因为你老了呗,鱼尾纹都长出来了!”普罗旺斯的树大笑。

玫瑰火儿气得花容失色。但凡美媚,极其忌讳别人说自已老。
“看我打鱼棒法!”玫瑰火儿打鱼棒挥了上去。本来她这套武功当年是用来在铁血论剑中对付江湖三大美女之一的想想无所谓的,结果果然打败想想无所谓,只是可惜后来却败于江泪之手,因为她实在不知江泪属何物。有人说,江泪生肖属狗,应用打狗棒法,也有人说,江泪是一头狼,应该用打狼棒法,可是通通不凑效,于是当年铁血论剑众人皆败于江泪之手。所幸此后不久江泪护体真气受损,不能随意发功,普罗旺斯的树为保护师傅养伤,在立下毒誓,在下次铁血论剑之前不出门半步,勤练剑,以保师傅周全,于是大家宽心。谁知这一养就是20年啊,内伤还没完全恢复。


普罗旺斯的树小瞧了打鱼棒法,被一阵乱打之后,大口大口的吐气。这是她自创的新功夫:撞缸神鱼。据其称,能撞破缸的鱼比一般的鱼要强很多,因此更为威力。

“嘿,没想到还没有上铁血,两位高人已打了起来!”枫火连城笑咪咪的出现在他们面前。而玉树临风的2000E背对他们而立,身后黑色披风随风而飘,而身旁,却是摆了一台大功率的风扇。
大米稀饭在一旁敲锣打鼓:“快来看啊,铁血高手决战,各位父老乡亲,赏脸的快来看!”他脚下放着一盆,却是扔满了硬币。不少人群仍往这儿涌。
“太阳,大米稀饭老弟,上次在高山家输了,也不用这么赚吧!”枫火连城喘着气冲了进来。
“有钱不赚非君子”大米稀饭眼一横。
“你够狠!大家都是四大才子,兄弟见者有份。”枫火连城去买了个碗就冲来上来。

普罗旺斯的树与玫瑰火儿面面相觑。这伙人竟如此无视他俩的存在。
两人正要动怒,2000E冷不妨打了个喷嚏。楚云飞递过纸巾给他擦了擦鼻子:“说了叫你少吹风扇,你偏要吹!”
2000E闭上眼睛享受,淡淡道:“粗俗之人,岂能体会其中奥妙?更何况,我事先有吃板蓝根的。”鼻子不断冷哼。

“大家请息怒。”一声清脆女声传来,极其震憾。
众人转首一看,却是铁血三大美女之一T90C,身后站着另外两大美女,想想无所谓和海百合,但见三人背后背一高高锦旗,上书六个大字:“铁血三大神婆。”

“恩?久负盛名的三大美女,什么时候改行当神婆了?你们又有何话说?”普罗旺斯的树道。
“哼,各位若是此时就自相残杀,那就便宜四大才子了,当年有三分之一的人都败在四大才子之手。”T90C恨恨的。
“那又干你鸟事?”楚云飞没好气。
“你……”T90C非常敏感他的语气。因为当年她就是败在楚云飞手下的。
“你你你你什么你,有本事咱就打一场!”楚云飞以为当年打的过,现在也无惧色。
“哼,不跟你这老家伙计效。”T90C恨恨的眼光看天:“想我大哥,当年遭四大才子伏击,未能参加铁血论剑,愤然出家,以致独然一身没人养,不得不以替人算命为生。此仇不报,实是有愧于大哥,有愧于祖先,有愧于世人,有愧于……”

“STOP!你到底想说什么?不要用那么多文学修饰词了!”玫瑰火儿被“有愧于”给搞晕了。
T90C清清嗓子,扫了众人一眼,淡淡道:“若是各位和在下合作,合力将四大才子干了,那将来大家就不必顾忌被暗算了,那么觉也睡得安稳了,饭也吃得饱了,上茅屋也排得爽了……想抢劫的就抢劫,想杀人的就杀人,想泡妞的就泡妞,想泡凯子的就泡凯子,想赌钱的就赌钱,他好,你好,我也好。岂不妙哉?”
说得得意处,T90C哈哈大笑,海百合和想想无所谓随声附和,众人想得得意处,亦哈哈大笑。唯有2000E冷然而立。
“那做何计策?”楚云飞凑上前。
“为报我大哥出家以致没人养之仇,我们得从你身上着手。”T90C恨恨道。只为了让四大才子引起公愤。
“你凭什么和我打啊,当年你可是被我打败了呀”楚云飞大笑。
“哼,当年,我们悉数败在你四大才子手上,最后我也败给了江泪,我们回家苦思二十年终有所悟......”想想无所谓插嘴道。
众人以为她们想到什么妙招,都竖直了耳朵。
这时,海百合大声道:“那是因为当年,我们绰号没取好,取了个什么三大美女,现在我们换了个名字,是为三大神婆”说完,三大美女。哦,不是,是三大神婆得意的笑起来

“我觉得此计不妥。而且你觉得合你等之力能保证打得过我们四兄弟?”楚云飞突然道。
“是吗?”T90C眼中恨光扫到他脸上。
楚云飞笑笑,摇摇扇子,沉呤道:“目前我认为高山的实力是最强的,上次我们借祝寿之名探过高山之虚实,看其情形,似极为讨厌其夫人泰妖,我们若如此挟持了其夫人,其必定大喜,反而认为我们替其解除了一个包袱,咳……你也知道,现在男人都喜新厌旧,还包二奶呢,不过如此的话,能让他在江湖中声望受损,连自己夫人都保不住?”
楚云飞的分析博得一片掌声。
海百合恨恨道:“哼,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就像我们三姐妹的大哥一样,奋不顾身出家,不管我们,亏我还想着为他报仇。”
一直没有作声的2000E终于出声了:“你这三八,倒也没理了,要骂就指名骂,我亦是男人,切不可把我与他人混淆。”

“打发点咯。”玫瑰火儿的手突然伸向2000E。二十年前铁血山论剑,她见2000E十分英俊酷帅,早有爱意,如今见其风流仍不下于当年,于是找了这个机会接近。
2000E眼皮也不抬:“走开。”
“打发点咯。”玫瑰火儿仍不罢休。
2000E外表很酷,其实心很软,当下叹了口气,终于颤微微的从怀中掏出一叠起手绢,打开,里面又是一层,再打开,还有一层……大家看直了眼,只见2000E打开了九层,终于手绢里露出了几张毛票。
普罗旺斯的树大叫:“啊,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陕北贫农?”

2000E不吱声,拿起两张毛票,想了想,又拿走一张,另一张放到玫瑰火儿手上,仍旧闭上眼睛,冷冷道:“就这么多了,再要,一个子儿可也没了。”
玫瑰火儿大怒:“把老娘当叫化子打发啊?”
2000E仍旧眼皮也不抬:“你本来就是叫化子嘛。”

空气极其紧张。

欲知后事如何,请先回帖.  嘿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