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简单的心情的诗

简单的心情 收藏 17 420
导读:[原创]简单的心情的诗

《城市的雨》

 

雨不声不响地

落进庞大的市区

淋湿的电车声

跌跌撞撞地蹒跚在

或前或后的

迷迷蒙蒙的雨中

脸很模糊

眼光被淋湿成

淅淅沥沥的雨丝

偶尔

疯狂的摇滚乐

干巴巴地扑出店门

恶狠狠地

敲打着我的耳膜

像店员干的发涩的

招呼顾客的声音

 

这时

公园里的椅子

空空荡荡

如新婚之夜

被丈夫冷落的新娘

惟有穿着雨披垂钓的人

想着这时的鱼

最容易咬钩

可还得随时提防

那些不识时务的管理员的罚款

走出公园

宽敞的街道也显得狭小

一朵朵伞云

如雨后开在城市肩头的

蘑菇

等待勤劳的人们前来

采摘

 

                  1987.3.31下午

《别人的梦》

 

走出那片林子

那片透射着欲望的林子

你便走进了

别人为你编织的梦

 

你不知是该懊恼

还是该高兴

正如你不知该怎样

对那个做梦的人表白

 

你便极力要走出那个梦

而几千年织就的绳索

无时无刻不在套拢你

 

于是,你又试图重新

寻回那片魂牵梦系的林子

林子却早已逃出你的视线

 

              1988.3.15

 

 

《八月的小理河》

 

八月的小理河

一如很久以前

母亲生我时的那个夜晚

宁静  安详

温柔  美丽

只要你肯亲近她

她就会是

你慈祥的母亲

 

岸边的鲜花

仍在盛开

摘一朵戴在母亲的发际

让母亲的微笑

永远盛开

 

            1991.8.14

 

《世界:1992的一天》

 

小个子的宫泽首相

与高个子的布什总统会面

讨论贸易问题时

波黑共和国的内乱

却使联合国的圆桌会议

不得不开会讨论

增加维持和平的人员编制

而德国人

又在研制大杀伤力的

2000歼击机了

法塔赫的高级军官

又一次遭到暗杀

1992年世界的一天

总有许许多多

大大小小的问题

需要许许多多的人

讨论  争吵  斡旋

甚至大动干戈

世界在冷战结束之时

一些热热的摩擦

和孕育着的战争

都接踵而至

生出阵阵困惑之余

我就不解的要问:

世界啊

你就不能让人们

和和平平  安安稳稳地

生活几天吗

 

                1992.7.1

《独行荒野》

 

独行荒野

刺骨的风

像一把亮亮的刀子

狠狠地

切削着

疲惫的脸

枯树丛中

一片鸟的哀鸣

将一绺孤寂的空气

搅成一阵寒冷的风

在四面八方突进

顿时

觉得

自己

就像是一只惊慌失措的兔子

被出色的猎人

追踪时的柔弱

睁着惊恐的眼睛

感觉着

来自四面八方的恐惧

自己红润的脸

由红而白

由白而灰

由灰而枯

无论我做怎样的努力

却总也逃不脱

想象中的

自己的

柔弱和死亡

                1993.1.4

《有风吹来》

 

锄完一垄

碗豆地后

远远的沟里

有风吹来

坐在地头间

抽一支惬意的烟

听碗豆们

发自内心的喜悦

和呢喃着的私语

便觉有一种欢乐

从手指夹着的烟

一直传递到大脑深处

那就乘着

这阵知人心思的风

再锄一垄碗豆地吧

 

              1993.1.10

 

《笔架山》

 

笔架的形

山的魂

挤身云间

与高飞的野鸟相伴

星移斗转

世事沧桑

深深镌刻在额头

 

藏在心里的

一支巨大的笔

详尽地记录着

人世间的

喜怒哀乐

悲欢离合

和一种叫爱的东西

 

            1994.12.6

 

   《该返航了》

 

乘上纸折的船

和我一起去

独立于世外的海中

进行一次冒险的航行

水很蓝  天很蓝

云很高  太阳很好

海鸥鸣叫着

绕船而飞

轻轻的海风

吹起一些咸咸涩涩的味儿

像一段即将过去的

人生

这就令我陶醉了

想一想

那些曾经有过的草原

清清的溪水

以及那些日子里

很好的阳光

和每一只飞过我们身边的

 

现在我还想说一句

该返航了

 

1995126

 

《低唤你柔柔的名字》

 

是谁将月光

静静地

撒在我摊开的手掌里

让我能够轻轻地捧着月光

低唤你柔柔的名字

 

是谁将古筝轻摇

让那久远的筝曲

溶入一片静静的月光

将我的身体掩埋

叫我终生走不出去

 

静夜里

月光下

缕缕深情的筝曲里

我总是无所顾忌地

低唤你柔柔的名字

 

             1997.3.6

《天宁寺》

 

城市迅疾的扩张

打扰了寺院的生活节奏

和尚们的耳根

因之就不能清净

生怕误了自己的清修

早已云游四方去了

 

天宁寺的落败

仿佛是冥冥之中的注定

落寞的黄昏里

鸟们便成了寺院真正的主人

只不知它们是否肯持守

那些清规戒律

 

             1999.12.15

 

 《一滴水》

 

我是从杯子里

逃逸而出的一滴水

我想了很久

也想不出该往哪儿去

我问从身边走过的微风

微风笑着说:

你该去大海

 

我就走啊走  走啊走

现在我已经很累了

可我还没有找到大海

恰巧我遇见一条小河

我忙恭敬地问:

我该怎样找到大海

小河的样子有点神气

它不屑一顾地

摇了摇头就跑出老远

 

真的  我真的已经很疲倦了

我甚至有点迷糊了

我的眼睛有点昏花

竟跌跌撞撞地走到太阳的身边

我渴  我真的很渴

我的喉咙像是在冒火

我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嘴唇

我觉得我是睡着了

或者干脆就已经死了

 

可我还是想问一声:

大海到底在哪里

能告诉我吗

 

                 2003.3.18

 

《感受沙漠》

 

起风了

这边远的小城

灰暗的鸽子咕咕地叫着

沙粒飞扬

像飘在春天的柳絮

 

小城的人们司空见惯

市声依然很浓

沙粒打在人们的脸上

脸就变成了沙

沙粒打着人们的手

手中就有沙漠长成

 

从窗子望出去

市声依然

只是再也看不到一个人

小小的街道

除了几棵孤寂的树

就只有沙漠在流淌

               2004.2.20

(简单的心情,本名惠建宁,男,1964.8.7生于陕北清涧,现服务于陕西省榆林市经济技术合作局,曾在《诗刊》、《当代诗歌》、《延河》、《延安文学》等发表诗文若干,与人合著有陕北民俗文化散文集《鱼神---清涧河的投影》。719000,陕西省榆林市胜利巷3号,0912-8139012,qq:370029682,ylhjn@126.com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