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离沙漠化不远了
 

几年十几年前,经常看到学者们的文章,大声呼吁要遏制丈化的跌落,王蒙先生在(读书)上发表了题为{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一文,就作家群落文化的跌落说:“建国三十余年,我们作家队伍的平均文化水平有降低的趋势。”他把现代作家和老一辈的作家作了对比,“鲁迅、郭沫若、茅盾、叶蚤陶……有哪一位不是文通古今、学贯中西的呢?…,在五四时期乃至三十年代,几乎所有的名作家都同时是或可以是教授。”当今的作家队伍“非学者化,文化水准降低了一大块。王蒙谈到文化降低的危害时说:“如果不正视改变这种状况,我们的文学事业很难得到更上一层楼的发展。”“文学是整个民族文化的一部分,不能设想一个民族的高的文学水平是与这个民族的相对低的文化水平甚至无知愚昧联系在一起。”

王蒙这话是二十年前说的,近二十年来跌落的进度急剧加快,已经达到惊人的地步。黄秋耘先生也写过一篇《中国文化忧思录》的文章,惊呼传统文化在青年作家、出版家中跌落到低谷的状况、他记载了这样一件事:他和几位中青年作家、出版家一起去接待日本青年客人,客中一位背诵了张继的《枫桥夜泊》诗,然后问“这是谁的作品?枫桥在什么地方?”座中所有的作家、出版商面面相觑。日本客人更增添了精神,继续卖弄起来:指着墙上的毛泽东诗词问:“‘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这个:‘苍龙’象征什么东西?”在旁的翻译抢着回答:“苍是羊青色,苍龙是草青色的。”黄秋耘先生赶快把话题抢过来说;“不对。苍龙说的是黑色的龙……苍龙象征的是邪恶。”幸亏黄秋耘先生在场,不然就被日本客人出了我们中国人的“洋相”。

经过此事,黄秋耘先生受到很大震动!后来,黄秋耘先生对中国的文化现状作了大量的调查,他纵目神州大地,得到的结论是“中国的文化事业已经开始有‘大滑坡’的趋势了!”黄秋耘所举事例说明了许多问题,很值得我们深思与反省。它说明了日本的青年在继承中国文学艺术方面比我们强得多。在全世界各国正在掀起一个中国文化热的今天,我们反倒将它冷淡了、抛弃了。

笔者对两位先生所说深有同感。就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事例也是相当多的。先说文化艺术界。一些歌星、影星、表演艺术家、播音员,只要一涉及典故、古代文化艺术、成语。哪怕是常见的也经常闹出笑话来,不止一次地听到,把“自怨自艾”的“艾”(yi)读成(ai);把“大腹便便”的便”(pian)成(bian)。打开收音机、电视机这类的错误不绝于耳。

前一段时间看电视人物专访,这个被访者一个多才多艺的人,她是作家、表演艺术家、影影星、节日主持人。在几个艺术领域夏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但文字的功底欠缺, “谙”(an)字读作(Yin)了。

几年前听过一位文学评论家的报告,他竟把女作家“谌(chen)容”读作(zhan)容。当时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再细听仍然是读(zhan)音。

再说教育界。某一大学出版了一本“文艺心理学”专著,其中不乏真知灼见,谈到西方的文艺学、心理学亦头头是道,但是一转向中国的文化典籍、古代文学,可就判若两人了,错误百出,驴唇不对马嘴。如引用“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时,竟然把“唳”字写成了“泪”字。唳,是指鹤、鸿雁等一类鸟的高亢鸣叫,“唳”字和“泪”字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引用唐诗时,将李白的“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一诗的著作权转让给了杜甫。李白、杜甫如地下有知,不知有何感想?

这两处错误实在是不应该。一个不应该是:它是一本学术著作,这极其普通的典故不该写错、并不生僻的诗篇不该安排错作者;一个不应该是:作为高等学府的出版社不应读出这样常识性的错误。

近十年来,学历、学位、学衔越来越高,高得令人眼晕;硕士、博士、副教授、教授多得令人吃惊。但学生的水平日见下降。中文系在考取硕士生的卷于上,把刘勰的“勰”写成了“协”字、中文系的毕业生把“动辄得咎”读成“动轨得咎。到中学教语文的,把水獭的“獭”读成(lai)字。还有的语文老师,因为郑成功和郑和都姓郑,就把他俩合并同类项,说是一个人。如果不是亲自经历过,谁跟我说八辈子我也不能相信。

文科大学三年级的学生,写出的东西错字连篇,语言不通;绝大多数的人不懂写文章的格式,没有标点,直到文章的最后也见不到一个句号。写到这里不由的想起了老一辈学自然科学的人们,如李四光、华罗庚、李正道、扬振宁、牛满江……他们对中华民族文化典籍都有很好的继承都能写出一手好文章,读他们的随笔,简直是一种艺术享受。

纵向和老一辈比文化艺术素质大为下降,横向和外国比不如人家继承得好。一个国事人民的传统文化素质下降,必然影响到整个社会,今一些不尽人意的社会现象——价值取向的扭曲,金钱的万能,诚信的跌落,贪腐的成风……都和我们民族文化传统大幅度下滑、缺失有着直接的关系。

一个民族的文化,走这个民族精神的载体,走这个民族文明的蛄晶,走这个民族的脊梁。如果一个民族文化大滑坡,渐趋荒漠化,这个民族很难独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有被开除球籍的危险,民族文化沙漠化之日就是这个民族被淘汰之时。

防止文化继续大滑坡,扼住文化沙漠向绿洲侵蚀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