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百战雄狮 一枪脱靶

001 都是刺刀惹的祸

迷雾森林,是天龙帝国东南方最大的原始森林。由于气候和地形的关系,它终年雾气弥漫,而得名迷雾森林。

千百年来这个世界的人都知道一个传说:“祖先们,不知什么原因穿过森林中的迷雾,来到着个没有战乱的世界,建立了一个没有疆界的庞大帝国;并使后世的子孙在这里繁衍……”;而且这个世界的西方住着的白人,也有类似的传说。

现在这个世界由大小四十七个国家组成。早期整个世界只有‘天龙’和‘万罗’两大帝国;为使广袤的土地获得妥善的管理,所以两个帝国的统治者将土地分封给了近千的贵族统治。后来随着领主统治的悠久和稳固,地方上的兼并战争慢慢的跳出了两大帝国中央的掌控,进入了诸侯争霸时期。

五百多年前,世界演变为一百多个国家,算是基本稳定下来。一个大国要吃掉另一个大国所需承担的风险太大,于是各国边界上小打闹了近五百年;战争的借口五花八门,实际上都是迫使对方屈从自己的利益。

直到一百二十多年前,世界上新的兼并战争因一支小小的异世界军队的介入而再次爆发,最后才形成了现在的四十七国。现在最大的天龙帝国和万罗帝国就是千年前那两个古老帝国的直系继承者。

一支两百多人的白人军队,与传说中的祖先一样从迷雾森林里窜了出来。不知矛盾是如何引发的;只是打了几仗,天龙帝国的地方部队和帝国禁军就先后被这支白人军队的步枪、机枪和大炮给彻底给打怕了。

在不知对方底细的情况下,冷兵器装备下的天龙帝国军队,只能见其大摇大摆的向西开进。天龙帝国地方部队的战斗力也许不太令别的国家在意,但天龙禁军的战力是当时世界公认的强悍;因此,在其西进的途中各国只敢派大军跟随而不邀战。

这支白人军队穿越中部五国后,最终与万罗帝国禁军遭遇,在没有动用大炮的情况下这支世界第二的精锐部队就彻底被打垮了。耳闻目睹了这支‘外来’军队的战绩,万罗帝国向这只生理特征上一样的军队伸出了橄榄枝;于是一夜之间,万罗帝国就多了一百四十九位新的贵族。

这一百多位新贵族为万罗帝国带来了复兴的希望。他们建学校、造机器、开工厂、训练军队,一度成为万罗帝国神一样的存在;对于这些在殊荣上盖过帝王的人,凯特大帝显示了一个明君的大度与宽怀。然而,不到十年这些人就流露出了对权利的热情;帝国皇太子在这些老师的怂恿下,准备实行君主立陷宪制。为保证延续千年的帝国不至于大权旁落,凯特大帝含泪赐死了皇太子,并要下令处死这些外来的新贵族。

早在十年前,这些新贵族的到来,就使得万罗帝都谍影横飞,现在更是密度惊人。皇太子还没咽气,不少新贵族就已被“热心”的朋友和“忠诚”的家丁护送出去万罗帝都;最后都被世界各国秘密软禁。各国间谍十年所得本就不少,再加上友好国家之间的互通有无;热兵器、科学的建筑、机械工业、新型商业等等,异世界传入的‘新学’也都在随后百余年内出现和逐步的完善。

天龙帝国是迷雾森林的拥有者,在其软禁的贵族口中证实‘古老的传说’是真实的后,就开始在迷雾森林周边的城镇驻军,用以对迷雾森林实施监控。六十年前,一个来自异世界自称是‘美军’的突击伞兵排,再次出现在迷雾森林。天龙帝国在其一头雾水时,就秘密捕获了他们,并将这几十人分开软禁秘密盘问;直到八年后再无所得,才秘密处决。

前后两批人间隔整整六十年通过迷雾森林的巧合,并没有这些人所提供的知识吸引人;所以被天龙帝国忽略了。直到五十多年后,一位学者做研究核对了多分机密口供,才发现两次穿越事件间整整间隔了六十年。他由口供分析得知:两批异世界的外来者,进入森林的地点不同,但都是在晨雾中;后来他决定隐瞒真相,单独在这个六十年到期时,进入迷雾森林。

------------------------------------------------------------

要说,我伍家明还算是有福之人,初到异界就遇上了大贵人;如果不是在迷雾森林里第一个就遇到老头,可能我现在正被关押在帝国研究院的某个房间里被人疲劳轰炸,直到豪无价值成为一具尸体。那象现在,能顶着帝国大学总教育长、研究院院士的远房外甥的身份,坐在壁炉边的摇椅上,喝着所谓的高档红酒。

先是说故事,后是听故事,到最后我和老头一起编故事(有问有答,相互了解对方的世界)。老头是人,更是一位学者,是人就有私心,是学者就更有私心;学者的大私心掩盖了他做为人的小私心,才有了我现在的幸福生活。自从他把我领进家门,我在他家就没客气过,现在老头的摇椅和红酒就成了我最好的伙伴。

“臭小子,别倒了!你这一天三瓶,半月下来我的酒窖都快不能见人了……”坐在对面桌上做记录的老头终于看不下去了。

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边倒酒边回到:“你好歹也是帝国大学教育总长、帝国研究院院士,怎么就这么一点垃圾存货,三瓶下去才有点酒意!还说都是珍品,连我那世界地摊上的葡萄酒都不如……。你开口闭口你的酒窖,就这么点存货还好到处对人说你有酒窖?!”

“你们世界的人都和你一样着么无赖吗?带你看酒窖是我今生最大的错误,不谈这个谈谈你那个世界的计算机和它带来的利弊……”老头知道再和我纠缠今天就什么也得不到了。老头自从知道他的世界与我的世界有着六十多年的科技差距,而整体差距远不止六十年后,问的问题就多侧重于科技方面的东西。

“老头,你们的世界太缺乏研究能力了,就算我把所有的都给你说一遍,你也只能听个西洋景。没有完善的科学理论做支撑,你们的科研只能是模仿成品的基础上做局部的改进。前两批人所带来的工业技术本来就不完善,你们学习和推广就用了一百多年,在此基础上我跟本就帮不上什么忙……。我们现代工业技术的核心是微电子、超导、系统集成,这不是那个单个的人就能掌握和完全理解的。做为一个普通的社会一员,我的水平也就相当于那过去一百二十多年里过来的两群人总和多一点点,某些地方还不如他们人多力量大。……你们现在需要的是书籍,大量的基础书籍和大量的专业书籍,这不是我所能提供的;……前两批人知识水平相对于我是不高,不过他们知识在当时足以推动这个社会进步和变革,而我现在面对你们以有的近代工业基础,只能提出些相对先进的指引。”我十分不耐烦的抱怨道。

半个多月的了解,使我知道我到了一个近似现代文明三四十年代的时空,这还是两批和我同时空的所谓文明人干预的结果。老头是帝国大学教育总长,更是帝国研究院的院士。他知道我从那儿来,所以我们之间就不存在所谓的帝国机密。

我的话,令老头陷入了悲凉;看着他失望的走向卧室的背影,我给了自己一嘴巴子。老头子十年前就发现这个社会的停滞和不前,这才在前两批人出现的迷雾森林守侯了三个多月,三个多月的守侯终于等到了我的出现。现在才发现来人确实有知识,可无法对他的社会带来任何帮助,其失望是可想而知。

老头回房后一直都没再出来;我百无聊赖的喝着红酒,拿起了桌上那早上刚送来的户籍卡,也陷入了对家乡、父母、亲人的思念。

---------------------------------------------------------------

我叫伍家明,24岁;从小受老爸的影响,我现在是个军事迷加预备役班长。谁叫我躺在摇篮的时候就在听军乐呢?!老爸转业回地方后,把训儿子当训兵,抽个几皮带、踢个几脚那叫家常便饭;那根和他一起退役的军用皮带就是我们家的家法,搞得我羡慕了邻居家的“冬笋炒肉”好几年。几年下来一个小捣蛋,还真被抽成了大学生加大孝子。

老妈‘说去新疆当兵太苦太险’;老爸说‘我好几次从鬼门关口过,你的兵役和我孙子的兵役我都服出来了。有两个儿子我不拦你,现在你给我读书……’。毕业后,我为了过把当兵的瘾,终于混进了预备役。

这次拉练,团里让我们连出几个人组织个收容队。连长见我还算有点组织能力,就把我和我带的班一脚给揣了出来。带着一帮家伙沿路捡垃圾;不到十里就捡了五个胖子,外加一块断了表带的手表,估摸着再有个十几里还能拣几条咸鱼(汗湿的布鞋),因为,开始我见几个机灵鬼利用夜色掩护把胶鞋换成了布鞋。

就在我暗自好笑时,被收容的王胖子叫开了:“班长、班长……”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我不爽的吼到

“我的刺刀掉了!”王胖紧张的回到

“干!就你事多,在那掉的?……慌什么,快想想!”

“好象……好象是刚才拉屎的时候。我怕有蛇,就把刺刀拔出来……可能起身时插在地上忘拔了!”王胖回忆到

“靠!一公里,你才想起来?你的脑袋怎么长的?……班副,带队前进我陪胖子去找。”我一边埋怨一边布置到

………………

“胖子找到没?”

“这边没有,班长你那边呢?”

“没有!他妈的,我鼻子都用上了,拉屎找个草丛就算了!狗日的,大半夜的你非要钻林子,还钻这么深……”我有点怀疑他连地方都没记清。

越找雾越浓,我渐渐听不到了王胖子的动静;后来我喊也喊了、叫也叫了,居然没人应我;我知道麻烦来了——我迷路了。指南针只会打转,根本就不能定向;看了看表我知道天亮还有两个半小时,便找了棵树靠好准备天亮再说。

天是亮了,可雾更大了;林子的树也全变了,都有几人粗。我惊慌的抽出“应急实弹”;枪上装上了实弹弹夹,我的心也定了几分。指南针还是没用,我只好凭着感觉挺枪前进;也不知何时能走出去,不过步子到是越来越稳了。

走了一天,休息了一晚后我又继续上路。晚上休息时我的结论是:‘我可能位移到云南或是广西的原始森林里了’。不管到那儿走出森林才能活命;所以天亮后,我把枪斜挎在肩上拼命赶路,希望在体能垮下来之前走出森林;直到我发现前方雾中有动静……

“把枪扔掉!慢慢转身,慢慢地…”我从树后闪出,用枪顶着那人的后脑勺命令道。

“……别开枪!”那人十分配合的,扔掉老式步枪和小背包慢慢转了过来。转过身来,只见那人年纪六七十左右,穿了一套老式的四五十年代美军作战服;一看就是那种保养得很好的城里人。

“你个老东西,没事跑原始森林干嘛?……是不是看老得快进棺材了,拼命给儿子留点啊?”我怀疑他是带毒品的。现在边境城市有些有丛林经验的老头,为了给儿女盖房子取媳妇,干起了带毒品的活。这些人不是年轻时打过仗就是支过前,在丛林里只要不是被包围了远比年青小伙好使,出了林子把货带进城镇也没年轻人打眼;不怕他们夹带私逃,更不用担心这些快进棺材的人扛不住“坦白从宽”,现在很多毒犯都愿意用这样的老头。

“我是天龙帝国研究院的梁为东院士,欢迎你异世界的勇士!”老头细细打量了我的装扮几分钟后,如花痴般激动的对我说到。

“晕!……”

…………

出森林后,见到梁老头的老爷汽车,我才开始相信他在森林内的说辞。换掉迷彩军服后,坐在车上通过检查站时,我才真的相信我到了异世界。

“老头!刚才过检查站时,为什么没有查我的证件?……按你的说法,天龙帝国所谓的严密控制,不是行同虚设吗?”我见那个穿着老式美军制服的军人,只看了老头的证件一眼就放行了,见我坐那儿问都没问,便有些好奇到

“呵!呵……刚才我也担心,现在看来是多虑了。想想,以我的身份对方不敢造次,是其一;换下了装备,你的相貌和天龙人一样,与前两次来的人不一样,这是其二;最主要的是,帝国研究院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机会是六十年一次,我也是从你身上才得到证实的。”老头解释到

“你做为帝国研究院的院士,为什么不把我交给帝国呢?”我开始怀疑其动机了。

“把你交给帝国研究院,你就活不了多久了!……你的知识与你的世界是我们想知道的,同样是别的国家想知道的;为了保密和免除外交上的麻烦,你的结局就是被榨干后处死……我作为一个学者,非常清楚一个拥有先进思想的人,他不仅仅是能提供一些技术上的支持;你活着就是一个宝库,一个取之不尽的宝库……帝国其实也知道这点,但与外交上的被动和帝国的皇权相比你还是太轻了……”梁老头怀有感慨的解释到

我心想‘我又不搞民主、搞共产……不过,落到帝国当局的手里也确实麻烦……看来我要搞一套合法的公民身份才行,如果穿帮就要趁早跑路……。’尽管听老头说,帝国有少部分人没有纳入户籍管理,但我到老头家后就要求老头托人搞两套空白的身份证明文件。文件上的名字和别的内容由我自己填,好在我没告诉老头我叫什么,将来也不打算让他知道。现在就“老头”“臭小子”的相互叫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