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上车

“林玄,你小子吃饱了撑的,一个人跑去茅山旅行,球队的集训你都不参加了?”李海全看着好友林玄,一副责问的样子。

“我想去茅山看看我爷爷,球队里我又不是主力,我在不在有什么关系。”林玄提了提肩上的旅行包,叹口气,拍拍了李海全的肩膀。

“臭小子,你去茅山看你爷爷?鬼才相信!你小子定是因为静宜和赵裕荣好上了,所以才跑的远远的吧!”李海全不等林玄答话,接着又说,“是男人就和赵裕荣拼一拼,把静宜抢过来啊!”。

“你别胡说,没那会事!”林玄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连忙推开李海全,“不和你说了,我还要赶车呢。”挥手叫了一辆taix跳上去。“长途汽车站。”林玄头也不回的向李海龙的方向挥了挥手。

林玄坐在车上,无精打采的看着窗外,心好像是被人放到高压锅里一样堵的慌。他自己何尝不想和赵裕荣争,可人家是校学生会主席,而且又是篮球队的队长,脸蛋更是长得好像木村拓栽似的,最重要的是那天看到静宜魔鬼般诱人的曲线像胶水似的贴在赵裕荣身上的火辣场面,更是难以相信自己还有什么机会去和赵裕荣争。一想到这些,林玄就好像泄了气的皮球。

林玄重重的吸了口气,向后靠了靠,心里念道,“算了,与其想这些,不如期待这次旅行途中能碰到一两个美女,那样的话也不错呢”林玄的脸上终于浮出了一点点期待的笑容。

“到茅山!”看着买票女孩脸上繁星似的雀斑,林玄只想快快的拿票走人。“这是今天最后一趟去茅山的车了, A514,19:00开车。”林玄一看手表,还有5分钟就发车了,连忙一把接过票,便在人群里横冲直撞的向发车处跑去。

林玄手上拿着票,眼睛四处打量,嘴里也不停嘟噜着:“A514……A514……4号出站口……在那儿!”。一看到4号出站口的牌子,林玄急忙赶了过去。

“等等……开门……”汽车刚刚发动,司机一看还有人,开了门,林玄纵身上去。

“ 哎哟……”站在车门边上的乘务员小姐被林玄结结实实的撞了一下。“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吧?……”林玄赶忙伸手去拉住她,却发现她竟然双手冰凉。乘务员小姐勉强站稳,林玄这才看到她清秀美丽的面容,一时也忘了把握着的手松开。

“没事,没事……你的票?”乘务员小姐笑了笑,微微用力挣开林玄的手。“A514,没错吧?”林玄这才尴尬的收回手,拿出票给她看。乘务员小姐点点头说:“你的位子在后面。”

林玄放好行礼,坐下朝四周略一打量,看到车上基本已经坐满了人。可让林玄感到奇怪的是车上却静静的没有一丝喧哗,而且隐隐有一股凉凉的寒气,自己也忍不住打了个寒蝉。林玄觉得冷,便伸手去关了自己位子上的空调。接着,又把狼一般眼神投向漂亮的乘务员小姐。

“欢迎大家乘坐东方公司的长途客运汽车,本次班车全程约需要3个小时,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姓何,单名一个莉,是本次班车的乘务员。”原来她叫何莉,林玄在心里把这个名字重复了一遍,然后开始从头到脚的仔细打量她。何莉穿了一身黑色的连衣裙,使得她原本雪白的肌肤更加突出,甜甜的面容配上凹凸有致的身材,足以让任何男人都心动不已。何莉捋了捋头发,接着微笑着说道:“我知道大家此行的目的大多数是去茅山旅游,所以我会在这儿为大家介绍有关茅山的风土人情。茅山地处江苏西南,风景秀丽,幽静宜人,蜿蜒起伏,为道教圣地:“十大洞天”的“第八洞天”;“三十六小洞天”的“第三十二洞开天”;“天下七十二福地”的“第一福地”。提到茅山,大家自然会想到茅山道士,因为在中国许多有关鬼怪妖魔的故事里,都有茅山道士登场,所以茅山教派在中国的玄异界真是相当的出名呢。”。林玄听到这儿苦笑不已,想到自己的爷爷就是她所说茅山教派的现任主持,而且是个好酒如命的老顽童,别说不会什么斩妖除魔的法术了,就是让他杀只鸡恐怕也是办不到的。

“在座各位有没有听过有关茅山道士除鬼降魔的故事?”何莉调皮的问道。

林玄皱皱眉头,心里想这一车的乘客也太死沉了,竟然没一个人搭何莉的话,自己以前不是听爷爷讲了不少关于茅山道教的事情嘛,现在不访拿出来说说,未尝不是个亲近美女的机会,想到这儿便再不犹豫,站起身来。

“我看过一些史书,所以关于茅山道士的轶闻倒是知道一些。”林玄一副文绉绉的样子说道。其实他那里看过什么史书,从小到大考历史全靠作弊抄书才过得了关,那些所谓轶闻全是听爷爷唠叨的。听他这么一说,何莉的一双美目立即好奇的看着林玄。

林玄这人倒是没什么别的特长,就是能说,在学校已经是有了铁嘴的称号,所以在这帮人面前也不过是微微一顿,把自己听来的故事稍加包装便脱口而出道:“茅山教派的创始人叫王远知,这个人可是大有来历,据说,他母亲梦见灵性的凤凰后妊娠,后又听见腹中有啼叫声,家中感到奇异。王远知少年时极其聪明,在受儒家教育的同时,还能博览群书。到了18岁的时候,偶遇一仙人,遂拜其师,受其道教思想指导后,就开始修炼道教功法,辟谷休粮,日服松子。”。林玄说道这儿,咽了咽口水。

何莉连忙问道:“后来怎样?”。

林玄一看美女爱听,立即来劲了,回忆了一下便接着说道:“大约在他三十岁时学有所成,于是隐遁到茅山,自此创立茅山教派。隋朝大业年间,炀帝腐败昏庸,致使天下民不聊生,义军四起。炀帝为保江山,不惜重用魔教妖人,危害人间。王远知为天下众生,亲自率领茅山众教徒,除魔卫道,斩妖惩奸,协助太原留守李渊起义,杀入西京长安,占据要地,夺得天子位,建立唐朝,是为高祖,年号武德。唐高祖李渊不忘王远知之恩,建国后,遂授王远知为朝散大夫,赏赐金缕冠和紫丝霞帔,茅山教派的声名从此震动朝野。”。这段茅山教派的典故,林玄爷爷也不知道对他说了多少遍,所以现在林玄说来好像背书一般,一气喝成。

“原来茅山道士大有来历呢,呵呵……你不说大家还真不知道。”何莉眨眨眼睛,脸上泛起一丝奇异的笑容接潘档溃骸跋衷谇氪蠹壹觳橐幌掳踩欠窨酆茫恍缓献鳎 薄?

林玄扣上安全带,眼睛却还是落在何莉的身上。何莉却已经转过身去,坐了下来。林玄只好再把目光投向窗外,奇怪的是现在才八点不到,窗外却已经是一片昏暗,也不见有灯光。“然道车已经出了市区?”,林玄心里有些诧异,因为往常至少要半个多钟头,而现在车行驶了不到20分钟。林玄揉了揉眼睛,再次努力向外看去,可还是什么都看不到,仿佛整个车是在一片黑暗中行驶。

林玄觉得无趣,便拿出随身的便携收音机,开始收听节目打发时间。“欢迎收听晚间新闻……本市昨晚一辆开往茅山的A514次旅游车发生车祸,车上乘客无一幸免,有关当局正在调查车祸原因……”,林玄听到这儿头皮一阵发麻,立即再拿出车票来看,只见车票上清清楚楚的写着:

时间:4月14日18:00 车次:A514 4号站台上车

林玄抬起手腕看看手表上的日历,今天分明是4月15日啊,我手上怎么拿着14号的票。这一定是在做梦,对,是做梦,开什么玩笑,我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不要胡思乱想,这个世界没有鬼的。林玄深呼吸一口,然后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痛的差点叫出声来。不是做梦……难道……难道真的上了鬼车!?林玄冷汗直冒,车上依然还是静的出奇,他只能听到他自己沉重的呼吸声和不安的心跳声。林玄终于鼓起一点勇气,微微的挺了挺身子,然后把头略略向外侧了侧,朝前面看过去。

前面的乘客看起来好像都在睡觉,不,与其说是睡觉,倒更像是死了一般,一动不动,仿佛连呼吸都没有。何莉坐在司机旁边,直直的盯着前面。林玄上车的时候,因为只顾着看美女,倒没有看清司机是什么样子,不过现在从背后看过去,不觉心里发毛。司机的双手搭在驾驶盘上,却没有动一下,仿佛车在没有弯道的路上行驶。可林玄从小到大,一年里至少要去茅山一次看爷爷,所以非常清楚,这段路上是没有高速公路的,全部是崎岖的山路。更让林玄心寒的是自己竟然一点感觉不到坐车的颠簸,车不像是在路上跑,而是在天上飞似的。

林玄只觉得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大脑里一片空白,唯一想做的就是解开安全带,打开车窗跳出去。于是,林玄的双手颤抖着向腰间的安全带锁扣摸去,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摸到的不是一只锁扣,而是一只冰凉的手。林玄低下头,赫然看见一只血淋淋的断臂搂在自己的腰上。刹那间,林玄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吓晕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