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光衣服后,爱情就哭了

没人拿枪 收藏 33 1338
导读:脱光衣服后,爱情就哭了

脱光衣服后,爱情就哭了
紧张而激烈的搏杀仿佛持续了一个世纪。
我们终于困了,
倦了,累了。我轻抚着她疲倦而敏感的肌肤,小心地呵护着我心爱的人儿。洁白的被单上染着殷红的醒目的血迹。脑海里有种犯罪的心疼的感觉。
——此时,我的爱情哭了。
初秋的夜是祥和的,尽管凉风入室不免有几许冷瑟。透过天蓝色的玻璃窗,望苍穹:苍穹有月,一弯寂寞的下弦月斜斜地挂着。窗前是一株墨绿的芭蕉,在冷清的月光下显得有几丝寂寥与落寞。不远处是一棵梧桐树,已经开始随风飘落下几片枯叶了。
小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摆设。一张桌子。一台电脑。一张床。还有一张小竹椅。剩下的便是我的画了。我的画挂满了整个墙壁,实在没有地方放的就扔在了地上。
说实话,我的小屋和狗窝没有什么差别。现在这世道真正尊重的并不是艺术。而是名气,地位。一个人如果有了名气与地位,放个屁都不一般。我的画和我的文章一样无法被人认可,这些我已经习惯了。更何况,我并不是活在别人对自己的认可中,有自己对自己认可就已经足够了。当然这需要很大的勇气。
你那幅《来自沙漠》卖吗?朋友来电话了,说有人托他买我的一幅画。
《来自沙漠》?我重复着。
你***耳背啊?!朋友笑了笑。
恩?我应着。转身望着那幅画,不由陷于沉思。那是关于她的一幅画,也是唯一的一幅。在我的艺术生涯里,也许它代表着我的顶峰,我再也无法超越自我了。或者说,面对我曾经苦苦追求的艺术,到了今天,我终于彻底地累倒了。
那幅画真的很美。——天空是血红血红的颜色。地上是金灿灿的黄沙。一个妙龄少女赤裸着身子静静地卧着。粉红色的脸颊浮着淡淡的笑意,雪白如缎子般的肌肤,玲珑而富有弹性的乳房,修长结实如汉白玉般的双腿……充满了生机与活力,给人自然美与野性美。
    那是三年前的一天,我带她去沙滩。我原本只打算去野外写生的,神经病似的忽然想玩玩山水画。并没有要她做我的人体模特。因为我知道,让一个恋爱都没有谈过女子,在一个浑浑噩噩的男人面前脱光衣服是不太可能的事情,——除非你兽性大发。更何况我喜欢她。如果我喜欢一个人,就绝对不会让她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那是我的原则。
山峰的脚下是徐徐的流水,水的两边是浅浅的沙滩,还有轻轻的浪花的声音。我把自行车停在了田间,背上画夹朝着无垠的沙滩走去。而她早已像一朵追梦的白云飘向了远方。秋风缓缓吹过,她乌黑的瀑布一般的长发在徐徐的风中飞舞着。被长发遮去后残留下的那半张白皙的脸盘,格外楚楚动人。那洁白的长裙浪花一样翻动着……
你说我漂亮吗?她微抿着双唇,笑了笑。说话的样子有些幼稚可笑。
当然!你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孩!我说。
真的?她嘟囔着。
我骗过你吗?我浅浅一笑。
……。她无语,我也无语。她笑了,我也笑了。
你不是一直想画我吗?说着她有些脸红,但她说得很认真。
为什么?我问。
为了艺术,也是为了你……她低语着。
    夕阳很美,晚霞也很美。
暮色里,她在霞光中亭亭玉立。微红的脸颊写满了一个十八岁少女心头的秘密。纯白的连衣裙——扣子一枚一枚地在她柔柔的玉指间松开。不知怎么,纤纤小手在微微地颤抖着……
一阵清风吹过,长裙缓缓滑落。入目是她丰满浑圆的双峰,修长结实的双腿,空气里飘着淡淡的兰花的香味,沁人心脾。
    那天,我吻了她。我也是第一次有和一个女孩生活一辈子的念头。
做我的女朋友,一辈子陪着我,好吗?我拥住她,低声问着。
她望着我愣了一阵,然后叫我闭上眼睛。然后,我能感觉到她温热柔滑的香舌轻轻地滑入我的嘴里。我本能地吸吮着。许久,我们到底还是倦了。她在我耳旁轻轻地说,我已经告诉你了,你听懂了吗?
恩。我点头。手却情不自禁地滑入她的内衣。触摸着她柔软而有弹性的乳房,她本能地喘着粗气。双手则使劲地在我的背部漫无目的地戳揉着。我很熟练地解着她的衣扣,右手则翻动着她的裙摆。她含羞地躲避着我的目光……
秋风吹过,我的画被吹的遍地飘飞。有的被越吹越远,最后消失在无际的远方。我漠漠地看着那些画远去,丝毫没有追赶的意思。
我们一直这样抱着,亲吻着。在一个远离尘世的沙滩上。
拥抱整整持续了一个下午……直至天黑。
    我带她回到我们的小屋,那时已经是夜晚八点十五分。肚子饿的要命。于是她给我煮泡面。她知道,我是不喜欢吃面食的。可是家里除了泡面就什么都没有了。她是第二次来了。上次她把整个小屋细心地整理了一边,现在又像一个狗窝了。
看着这迹象,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进厨房去了。
我顺势躺在了床上,想着一些永远也想不明白的事情。我想起当初从美院毕业时的豪言壮语:
我要做世界上最著名的油画家!
我要以我的生命来献于我的艺术!……
想着不由摇头,现在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无神的双眸更加的无神。
生活,可以把一个人所有的理想实现,同样也可以把它们消磨。活着,其实是一件很累的事情。我缓缓地闭上双眼,脑海却浮现着她诱人的乳房与阴部。下身则热热的有些抽搐。
    泡面煮好了,快起来吃吧!她把煮好的泡面放在了桌子上,走过来轻摇着我的肩膀。笑了笑,说着。
我默默地望着她,好一阵。我猛地勾住她的腰肢,再用力,她便倒在了我的怀里。我一边亲吻着她的双唇,一边又要去解她的内衣。当我接触到她那浑圆而有弹性的乳房时。她猛地将我推开,坐了起来,理了一下凌乱的发丝。说。你应该吃东西了,起来……
我还想做些别的,但她已经走开了。于是我也坐了起来,端着泡面便吃了起来。
你不饿?我问。
我?不饿了。你吃吧。她望了望我说。你看你,家里什么都没有了,明天给我你带点过来吧。这时我才想起,原来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只剩下这一桶泡面了。
你真的不饿?我望着热气腾腾的泡面沉思了一会儿再一次问她。
真的不饿。你吃吧,傻瓜。我去冲个凉。她笑了笑走进了浴室。然后,我便听见了哗哗的水声。
我吃了几口,忽地放下了泡面,径直走向浴室。推开门。看见我,浑身赤裸的她愣了。我没等她醒过神来,已经把她抱出了浴室。我把她放在乱糟糟的床上。
我把泡面端了过来。默默地说,宝贝,我们一起吃吧!
那时,她浑身水淋淋。听着我的这句话,她沉默了好一会。接着,她哭了,我也哭了。
我缓缓地替她拭去泪水,夹了几根面条轻轻地放进了她嘴里。她慢慢地咀嚼着。久久不愿将它们咽下。
    喂,混蛋!怎么不说话啊?你那幅画可以卖一个大价钱!朋友在电话里嚷着。
我恍然醒过神来。努力地摆脱往事的纠缠。我需要钱。我和很多人一样什么都没有了。我的房租还没有支付,房东太太天天给我白眼,如果我明天交不出房租就得把我“请”出她们家。
你给多少钱?我叹了一口气。她离开我了,这是她留下的最后的东西。明天,并不遥远明天。也依然会和她的人一样变成别人的了。
两千吧!怎么样?这可是创下你的最高纪录哦!朋友狡猾地笑了笑说。画的是没有穿衣服的美女嘛,现代人根本就没有什么艺术品位。看见没有穿衣服的女人就着迷。
太少了!朋友的话让我有些气愤。这就是艺术,被很多人随意亵渎的艺术!艺术是无价的。可我一样开始和别人讨价还价了。而且还是我最引以为自豪的一幅。我奇怪地想着,也许这就是生活改变的结果吧。
你混蛋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贪心!朋友没好气地说。
就是太好了!我冷冷地应着。
那,你说多少?
五千!
四千!
双方都让一步,四千五!
成交!
我感觉自己真的变了。昔日的我,从来不会和人计较钱这肮脏的东西。可是现在呢?什么艺术家,和街头混混又有什么区别?望着这幅画,我不觉有些心酸。明天,为了四千五百元钱我得把它卖了。我的作品,我的爱情,我的生命,在这个污浊的社会只值四千五百元!可笑?!可悲?!可叹?!同时,也忍不住觉得自己有点特别的可怜……
窗外不知何时飞起了绵绵小雨。屋檐上的雨珠砸在墨绿的芭蕉叶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让人不由想起古人的诗句:“窗外芭蕉窗里人,分明叶上心头滴。”我无心听雨,忍不住念她。离我远去的她,身在远方形单影只的她,还有那个夜晚……
    一切仿佛都是三年前的事情了:三年前的夜。三年前的那场雨。还有小屋昏黄而温馨的灯光。
那夜也是初秋的夜。微风徐徐拂着窗帘,细雨轻轻敲着空阶。我坐在那幅画前默默地想着她,每天晚上她都会来一个电话,可那天却没有。我有些失望,更多的是担心,害怕她会出什么意外。
我坐在阳台上发愣。酗酒都没有她的电话。于是我转身回小屋了。可就在我转身的刹那间,我发现她已经站在小屋门口。粉红色的脸颊上不知是汗水还是雨水,瀑布一样的长发有些湿润,一缕刘海很自然地滑在她微抿的双唇间。
她含情脉脉的眼眸间,倾注了一个女子所有的温柔。默默地望着她好一阵。然后,我的心底浮出一种针刺的疼痛。我猛跑了过去一把将她抱起,将她拥在怀中。
想我了?她望着我红着脸说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