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选择定义我们的喜欢——很惭愧偶发的《网络文学——致命的自负》里面没多少内容,今天认真的谈些

   对于网络文学,很多人谈过,很多人也看过。那么多众说纷纭的观点,如何分辨?其实我们只需要从个人经历、感觉和个性出发就可以得出自己的结论,问下自己为什么要看网络文学。
   从我本人的个性说,本人个性崇尚自由,受不了别人的“管”,对老师、专家、官员、权威等基本上不盲从、不仰视,他们的东西确实好,我才接受。所以对那些老是指手画脚的人,我是非常讨厌的。这些人很多,北村之流就不用说了。再说一个央视的春晚,主持人的话语总让我觉得那些演员和主持是好的、优秀的、值得一看的,总之就比偶强,我觉得他们多数不怎么样,我不喜欢春晚。我不喜欢那些不被我认同的高我一等的,那部分所谓的精英。我喜欢什么是我的自由,但是一个群体或者一个民族喜欢什么是他们自己所定义的吗?包括央视春晚、所谓正统文学在内的文化体制,定义了我们喜欢的是什么,我们可以选择的不多了。之多选择,央视春晚里的某位演员,而不是其他的某某春晚。
   为什么我,还有一批同志,对北村的话语那么反感?其实偶正常都是潜水的,偶站出来说这样一些话,就是想保护自己或我们的领域,保护自己或我们在文化领域这一块不大的地盘,出点力。我们的地盘不需要统治者。丹尼尔贝尔说文化领域的轴心是表现自我。想想自己在政治、经济领域中总有些不如意的事,在我目前最大的爱好,网络文学——文化领域中的一小块,来真正的表现自我,来想象一番,图个高兴与放松,偶尔还来点深沉的思考。
   但是总有些人一会儿来个分析,一会儿来个批判。他们怎么就没想想我或我们喜欢网络文学的根源所在?纯属个人观点,不欢迎商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