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是谁给我捅了篓子,上面的调查组马上就下来了,四斗子,快去给我调查调查,我非得很批他......”帅三就像一个红了眼的狼在狂叫着......

    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子,竟敢到“太岁头上动土”呢?这个事儿在小城人们的一片疑惑中传扬了开来,大家谁也没有想到天下还有这么“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而且就现在的社会,有谁不想给自己脸上贴金阿,巴结巴结领导多好啊!竟然还有这样的傻子,自己给自己小鞋穿。此人便是人称“温柔一刀”的——纳兰红叶。

    据说这纳兰红叶和有个性,喜欢为人(尤其是喜欢为官僚们)做诗,而且一高兴就忘乎所以,把自己的得意之作发表在犄角旮旯里,美其名曰“中国新兴文学的典范——旮旯文学”,谁知这就被“好事者”(帅三的幕僚们的称呼,其实他们却是体察民情的好官)给揪住小辫子不放了,还奉若至宝,一心想着推翻新的官僚大山,我想这人也太也糊涂,稍微应付一下不就行了,干吗那么认真呢?但是纳兰红叶却不像我那么懂得人情世故,“好事者”更不以为然。

    到底是写的什么,据说是一首小诗,我于是就翻遍了犄角旮旯的地方,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找到了。但见诗云:

        风流倜傥一干人,

        为民请命不曾闻;

        秋后收获好时节,

        你在骂,我在忍;

        自古朱门酒肉臭,

        不如今日帅三恨!

     ......

     正在人们的一片质疑声中,四斗子大嚷“帅书记,找到了,找到了,嘿嘿,找到了,帅书记......”

    “混帐,现在找着了有个屁用,早干什么吃了?”帅三骂道。

     四斗子被骂得一时找不着北了,好半天才回过神儿来,就说“帅书记,您看?是不是把纳兰红叶......给......”四斗子谄媚的小眼儿又来了光。

    “你看着办吧!我现在停职检讨,你看看这就是停职的榜文”帅三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了下来......

    “什么书记您?”四斗子的眼神紧接着又飘过了一道得意的光,“呵呵,帅老哥,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都停职了还对我大喊大叫的,这成和体统啊!我怎么说也是个市委书记的办公室秘书啊!在这小城里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啊!到底还是老天有眼阿,别人糊涂,我四斗子忍气吞声的也就罢了!老天爷都看过惯了!哼!”小头儿一甩,小调儿一哼,踮着丰满的小肚儿,装的颇有风度儿的回府去也!

     “你,你,你个忘恩负义的王八羔子......”

      ......

      纳兰红叶的诗惹下的麻烦就在四斗子的得意的小调中结束了,小城一就在平静中静静的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