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总理的遗愿终于要实现了


12月5日,恭王府大修工程启动。此次大修工程,主要是腾退修复王府的府邸部分,工程告竣后,恭王府将以完整的面貌呈现在世人面前。国务院原副总理谷牧为工程的开工发来贺信,有言曰:“遵照周恩来总理生前的指示和嘱托,我对恭王府的保护修复工作也一直极为关注。”为实现周恩来总理的生前遗愿———全面开放恭王府,谷牧在任内积极部署,退休后仍再三垂询,曾有恭王府不全面开放自己死不瞑目的誓言。如今,这位可敬的老人终于迎来了令他欣慰的时刻。
北京拥有着中国最为丰富的王府建筑遗存,可在众多的王府中,迄今对外开放的仅是恭王府的花园部分,王府的府邸长期被一些单位占用,国家在过去较长时间内虽采取了许多腾退的措施,但恭王府仍无法净身而出。至2002年,据不完全统计,20年来国家累计投资3亿元用于恭王府占用单位的搬迁。可是,除个别单位按时完成搬迁任务外,其余单位都不同程度地遗留了问题。
在这样的情况下,经有识之士的奔走呼号,2002年新华社的一篇调查引起了高层关注,这才有了后来的腾退与今日的大修。
周总理的遗愿实现得并不轻松,部门利益至上使恭王府的腾退历尽周折。在恭王府“百年大修”的喜庆气氛中说说这样的事情是必要的,因为北京仍有众多珍贵文物被一些单位不合理地占用着。就在前些日子,北京市文物局就向大高玄殿、孚王府、崇礼住宅、皇史宬、段祺瑞执政府旧址、宁郡王府、万寿寺东路等7家文保单位,下达了《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要求对区域内的严重安全隐患进行整改。北京市文物局局长说:“重要文保单位却破烂不堪,有的甚至违反法律擅自转让产权,让人痛心!”
北京现存不可移动文物有3500项,其中区(县)级、市级和国家级的文物保护单位1000项,未被列入文物保护单位的普查登记项目2500项。这些不可移动文物60%被单位和居民不合理使用。大量被占用文物的现状堪忧,有的被占文物,连文物工作者的调查也屡被拒之门外。
难以想像,如果每一处被占文物的保护,都像恭王府那样历经漫长而曲折的过程,北京的文物保护事业将面对何种情形?恭王府腾退的背后,是部门利益与国家利益的较量。我们遗憾地看到,在过去较长时期内,部门利益占据了上风,占用文物的单位想方设法向国家索要腾退经费。
好在国家利益的最终胜出改变了恭王府的命运,但是,同样的较量目前仍在其他被占文物中上演着,情况依然不容乐观。
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明清两朝皇家道观建筑北京大高玄殿,因管理使用不当破损严重,古建筑的石栏板和兽头被车辆撞坏,一些殿堂濒临倒塌亟待维修,安全隐患众多。北京市文物局、北京市政协曾多次采取措施并呼吁解决这一问题,可与占用单位的协调工作每每陷入窘境。同样的事例还能举出许多,以世界文化遗产颐和园和天坛为例,颐和园被占用的附属建筑有6处之多,占地达4万平方米。天坛外坛用地被30多个单位占用,面积多达3.74平方公里。这些问题的产生虽有其历史原因,情况错综复杂也难一时解决,有的占用单位也有其具体困难,但这些都不是置问题于不顾的理由。
文物法规定,文物建筑的使用单位负有维修文物建筑的法律责任。可见,即使一时无力腾退被占用的文物建筑,占用单位也应履行其维修文物的法律责任。文物建筑为全社会所有,不是个别单位独占的资产,遵守国家法律保护文物是每一个公民和部门义不容辞的责任。从这一意义出发,恭王府腾退大修的经验实有举一反三的必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