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自己的小说<时势英雄>55——56章

天空再次挂满繁星,屋里开始弥漫着夜间的黑暗,只有那扇映满月光的窗子,亮闪闪的,给人以解脱。杨磊孤独地坐在桌前,回想着昨天夜里发生的一切,杨磊感到有些好笑。当时在秘室内得知杨云娇不是自己姑姑的瞬间,他几乎惊讶的说不出话。可杨云娇偏偏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认定东王复活了——他就是东王。当问道他还能记忆起前世什么事情的时候,杨磊把那天梦见的杀戮说了一遍。讲到推杨云娇进秘室的情景,杨云娇泣不成声,抱着杨磊大喊哥哥。在离别之时,杨云娇将一套《不为秘籍》和《太公兵书》交给杨磊,杨磊只留下了《不为秘籍》,却将〈太公兵书〉还给了杨云娇。经过现代军事理论培养的高级军官还需要读古代兵书?!当时杨磊就是这样想的,不过2年后他在福建再次读起这本兵书的时候,就后悔起当年的莽撞。
正当杨磊静下心来,准备读《不为秘籍》的时候,王文达慌张地跑了进来:“天王派人来接先生进府议事情,几个军官正在前庭等着大人呢。”
看到杨磊没有吭声,王文达停顿一下,又疑惑重重地说道:“天王府的令牌虽然不错,可是那几个天王府的官吏却让人感到有些怀疑,谈吐、习惯怎么都不象广西的老兄弟,天王怎么会用外省人呢?”

杨磊并不感到奇怪,只是问了一句:“天王只请我一个人吗?”

王文达肯定的点点头。

杨磊笑了,笑的有些神秘,然后什么也没有说就将王文达打发了回去。

王文达回到客厅摆上果品招待着几个天王府的军官,他们足足又等了10多分钟,杨磊才跚跚来迟。

几个天王府的军官殷勤的上前见礼,杨磊只说了一句话:“我们上路吧。”

杨磊坐进一顶轿子,在20多个天王府兵丁的簇拥下,消失在漆黑的街道。

杨磊坐在轿中,完全是一种赶赴刑场的感觉,任由天王府兵卒抬着自己穿街串巷,急行快走。最终轿子在一个大花园内停了下来,正当这伙人鬼祟地交头接耳嘀咕时,杨磊从轿子里面走了出来,“唰”的一下,这伙人脸上都有些尴尬。

一个天王府军官陪着笑脸:“杨磊先生,天王在里面等着你呢,请跟我来。”

不由分说天王府兵丁分成两队,正准备前后夹着杨磊。杨磊借着月光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甩开众人向前跑了几步,突然转过身子,厉声问道:“你们还有什么遗言要留下?”那语气好象正对一群快死的人。

“杨先生,你这是要干什么?”

杨磊嘲笑道:“你们当我不知道,这是东王府花园。天王会在这接见我?!说谁派你们来的?”

20多个兵卒的眼睛掠过浓烈的杀机,拔出佩刀,嚷道:“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那日你打伤了我们少宫主,今天自然是狗命难活。”

“你们是清莲宫的?”太平天国里能混进白莲教的人,多少让杨磊有些吃惊。

有几个兵卒酸溜溜的答道:“然也。”

“那你们就去死吧。”杨磊无奈地摇了摇头,一抬手变出了一把又短又粗的铁棍,站在那里漠视这群兵卒满脸的不屑和轻蔑,就如同看着一群待宰杀的羔羊一般。杀手们愤怒了,一拥而上正准备将杨磊千刀万刮的时候,杨磊手中的铁棍突突的冒出火来,如枪林弹雨一般,扫荡之处尸横遍野。——原来是支能装50发子弹的滚筒冲锋枪。

枪声停了,20多个“清莲宫”的高手,还没有拉开架势就魂游黄泉了。杨磊右手拎着滚筒冲锋枪,左手握着92式手枪,慢腾腾地向尸体前走了两步,一个即将死去的兵卒痛苦的挣扎着,“砰”又一声枪响,痛苦的人解脱了。

杨磊此时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在许多年后他看到皇家警卫象美国西部牛仔一样,在手腕上舞弄着手枪的时候,他说:“手枪是武器而不是玩具,这样玩弄手枪会影响出枪速度,在紧要关头你可能会丢了性命。”不过当时,杨磊犯的也是这样的毛病,虽然他的教官也用他后来告戒警卫的话告戒过他,(绕口吧?)显然他当时确实没有听进去。

杨磊身后倏地冲出一个杀手,此人高高跃起,一把宝剑居高临下直直向杨磊刺来。杨磊听到风声,急转首,挥枪就射,“咔啪”冲锋枪竟然没有子弹了,当手枪的枪柄转到手里,再瞄准目标的时候,毕竟比冲锋枪晚了半步。好在当时杀手也犯了一个错误,——对杨磊手中的枪械过于恐惧了。所以杀手没有一剑刺下,(否则的话,这本书也不用写了。)而是本能的挽起2个剑花,打飞杨磊手中的枪械,紧接一脚将杨磊踢飞出去。

杨磊连退10步才稳住脚步,胸口象是被千斤的铁锤敲了一下,鲜血在胸中翻滚不止,喉咙微微发甜一口鲜血险些脱口而出。

那个杀手50多岁,有着一颗超级光亮的歇顶头,冷酷的容颜露出一丝充满恼恨和残忍的笑意。

杨磊运行起不为心法,同时转动脑筋,激起死里求生的斗志。他拣起一把腰刀;摸出一把匕首,朝着光头杀手讽刺道:“你一定是金顶门的?你祖师爷是不是跟着吴三贵混过?”

光头杀手并不恼怒,淡淡说道:“我是清莲宫第一杀手——五招剑客。在我手里还没有人能走过五招呢!”语气甚为得意,倒有点王婆卖瓜的嫌疑。

杨磊的心逐渐平静,把生死抛开,晋入“不为而为”的境界,左手拿刀;右手握着匕首。匕首的握法十分的奇怪,直握刀柄,刀锋朝下。

光头杀手知道不容耽搁,杨磊的枪声早晚会引来兵卒,当务之急就是将杨磊了断以除后患。想到这里,他说道:“阁下,一下杀死我清莲宫20多名高手也可以在江湖上扬名立万了,现在死去也算不亏。”

话音刚落,就腾空而起,鬼哭神嚎般举剑向杨磊刺去。
杨磊知道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拼命的振作精神,右手握着匕首护到胸前,刀锋指向一跃杀来的“五招剑客”。

五招剑客并不在意杨磊摆出奇怪姿势,在他眼里杨磊不过是一个依靠洋枪取胜的“外夷”。凭着他绵密异常,全无空隙的剑法,纵然杨磊剑法再奇,也非他的对手。他甚至有些托大,身子不避,剑势不改,直直的向杨磊刺来。“砰、砰”两声清脆的枪响,五招剑客清楚的看见从杨磊匕首中划出两道美妙的红光击中他的胸部,瞬间他感觉被巨石重重撞击了一般,全身火辣辣的疼痛,疾厉的剑势停滞了。

高手毕竟是高手,“五招剑客”忍住浑身撕裂般的疼痛,剑锋一改将杨磊匕首磕飞出去,挥手一掌将杨磊震退数步。这才低头看看自己胸前的伤口,鲜血早已染红前襟。“五招剑客” 目瞪口呆,有些难以置信眼前的事实——一把匕首能射击出子弹。不错杨磊使用的正是我军特种部队配备的国产5.8mm匕首,它既能用于近身格斗又可发射枪弹,枪刀柄下的4个射击孔可以连续射击出4发5.8mm子弹。这种子弹穿透力并不很强,只能今距离使用。不过正是这个原因,子弹一旦击中身体便会产生翻滚,往往在受伤者体内产生更大的伤害。(抗日时期日本人的38步枪,射程远,穿透力强,却不会给受伤者产生太大伤害,往往是一个弹孔进一个弹孔出。扯远了,言归正传。)

“好、好、好!” 五招剑客连声表扬了杨磊三声,一口鲜血应声而出,身子摇晃了两下,还勉强伫立着,不过脸如薄金,嘴角不住地涌出鲜血,样子说不出的狰狞,两眼瞪着杨磊放出凶残的光芒。

杨磊也太好受,被五招剑客拍了两掌,震得五内翻滚,周身更是一阵奇寒。他往天空瞧去,繁星点缀着夜空,黑蓝色的空中有两三抹云缓缓的漂浮着,那样的轻柔;那样的让人遐想。杨磊深深地吸了口气,对生命的依恋鼓舞着他继续战斗下去。

杨磊为了激怒“五招剑客”,冷然道:“这是第二招了,不有三招我就要你的狗命。”论才智“五招剑客”根本就无法与经过系统训练的杨磊相比,听完杨磊的话,五招剑客狂笑起来,露出如锯锉般尖利的牙齿,象一个失去理智和灵魂的恶魔,使出全力攻了上来,剑势绵绵,一招比一招迅辣。

不过杨磊却从狠毒的剑招中看出五招剑客的败像,五招剑客的剑法力量还不足开始时候的三分之一,而且每出一剑,五招剑客的身体都不自禁的颤动一下。杨磊知道五招剑客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又对几招,五招剑客一剑刺来,杨磊毫不躲闪,剑尖直刺心口。五招剑客内心一阵狂喜,可随即却感到吃惊,宝剑只进去半分,竟再也刺不进去了。他冷哼一声,左手伸出两指,倾其内力压在剑身,宝剑又刺进去几分,猛的一轻好象刺穿了杨磊身上的宝甲。五招剑客狞笑着,说道:“去死吧!”

话音未落,却又感到宝剑又遇到了什么硬物,五招剑客再也没有力气刺穿它了。一把宝剑就像一根棍子一样,顶着杨磊又退了几步。

杨磊左手持刀插到地上,顶住自己不在后退。五招剑客依然满脸狰狞,但也力歇的喘起粗气,宝剑慢慢地弯曲着,弧度越来越大,他离杨磊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如果说五招剑客是用满脸鲜血装扮出的狰狞的话,那么杨磊的表情简直就是让人看后发颤的恐惧,那是一种漠视生死的庄严,是那种可以和女木乃伊发生性关系的无谓。在这一刻,五招剑客明白什么叫不怕死的人了,五招剑客绝望了,他知道他不可能看见明天的太阳了。

一口鲜血从杨磊嘴里喷了出来,啐了五招剑客一脸,五招剑客本能的眨了一下眼睛,瞬间他脖子一凉,杨磊左手的弯刀已从他喉咙处划过,在眼皮即将耷拉下来的时候,他看到一朵青色的莲花在夜空中绽放。

“青莲花,不会,放过,你的。”他断断续续留下了最后半句话:

杨磊如释重负喘了口气,将插在肚子上的宝剑拔了下来,随手将“五招剑客”屹立不倒的尸体推了一把。看着敌人黯然倒下,杨磊还有些心有余悸,没有想到“五招剑客”如此凶悍,竟然能刺穿凯夫拉材料制成的防弹背心,要不是里面有一块碳化硼装甲板制成的防弹背心护着,自己的那缕冤魂现在恐怕早就游荡在阴曹地府里,已经开始考虑投胎转世了。

杨磊背着“五招剑客”的宝剑,蹒跚着去检自己的武器。突然后面传来拍掌的声音。

双儿从一怪石后面鼓着掌走了出来,昨夜遗失在秘室内的宝剑却挂在腰间。

看到双儿似笑非笑的表情,杨磊心中暗叫糟糕,这会恐怕他连杀个鸡子的力气都没有了。不过倨傲的性格还是让他嘴硬道:“看到老公在前面打架也不出来帮一把,还在旁边看热闹,你算什么女人!小心我休了你。”

双儿姑娘一怔,片刻犹豫,突然剑锋一抖,直刺向杨磊的咽喉,杨磊闪躲不及,吓得张嘴欲喊,不料剑锋却在杨磊咽喉处停下。杨磊不敢动弹,两眼直直看着剑锋,双儿说道:“今天我去过秘室,找到我的衣服和剑,那天夜里发生的事情并不是我在做梦。”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看着杨磊。

杨磊无奈微微点头。

双儿的说法被证实,放心好多。接着恐吓道:“《太公兵法》被谁拿走了?快说!要不,我给你放倒在这。你杀了这么多天王府的人,长毛自然不会放过你。”

杨磊放下心来,从双儿的话中他听出来,双儿并不是和青莲宫一伙的,最起码这件暗杀事情中他们不是一伙的,否则她不可能不知道这群“天府兵”的来历。杨磊随口撒谎道:“被人拿走了,我打不过他,只救出你来。”

今天早上,双儿清醒的时候搜查过杨磊的房间,确实没有见到《太公兵法》所以也不怀疑杨磊的谎言。只是漫不经心的问道:“是被哪个假扮成东王的人拿走的吗?”

杨磊点了点头。

“看来我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双儿自嘲的笑了两声,脸上却充满了骇人的杀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