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大头老兵的建议,我把(关于战争)的贴子合在一起再次发出,以便大家阅读。
(关于战争一)
对于战争的回忆,我倒觉得不要去渲染人的感情上的伟大。当一个人准备为祖国而献身的时候,实际在感情上是显得如此的简单。真挚和纯朴决定了这种简单。它在严格意义上来说,仅仅只是一股热流从后背直达脑顶的一种冲动。真的,我们是一群较为特殊的人;是一群从小就听父辈们述说着革命历史长大,而由我们现在努力延续着,早以步入中年了的人。我们看重过去,那是因为我们看重过去的单纯,过去的真诚,乃至过去的热情。我们正努力地保留着这样一个圈子,努力保留着和现在的朋友,去回忆过去的那种情感上的纯真。虽然,我们现在都在各种条件下努力地生存着,很多人也有了了不起的发展。可我们时常还会一同回忆过去,一同期望着在那纯真的回忆中找到满足。什么是最可爱的人?我以为:那种摆脱了市俗,回归了纯真的人才是最可爱的。我们有时竟怀念昨天,怀念昨天的”优越感”和那确实存在的“特权”。不同的是;昨天的“特权”带来的是刻骨铭心的磨练,而今天的“特权”却给与了随心所欲的享受。我在想:“保先教育”放在昨天会显得有些好笑,因为那本身就是一种责任,而今天的“保先教育”却仅仅是一种制约。真的,我们会用昨天对待战争的态度,对待现在的人生,对待现在的事业。
(关于战争二)对于战争的认识,我与很多网友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在高喊“精彩,刺激,真实”的同时,我隐隐感到,那不过是一种为满足心理上的需要,刻意创造出来的故事。事实上,战争的惨烈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我们所能做的,仅仅是展现事件的真实性,而对于心理上的真实,那是需要巨大的勇气的。这正是许多参战的战友和同学所不愿回忆的原因所在。战争对于一个人来说,那是一种生理极限和心理极限的考验。生理上的极限,我们是可以去体验,去认识的。但对于心理极限,是大家无法体验和想象的。当你面对身旁的战友中弹后,那紧缩的身躯,那剧烈抽动的四肢,那弹孔上血如泉涌,那撕心裂肺的惨叫的时候。你所能感受到的,仅仅是全身的冷颤和心底深处的一阵阵痉挛。我时常在想,对于战争的回忆,我们带给大家的是什么?当我们在喧闹的舞厅里,在幽雅的茶楼里,在开着私家车,急速地奔驰在路上的时候;我想到了那个问题:生活的意义是什么?是的,它绝不是生活的质量,而是生活的价值。因为,相对于那些在战场上牺牲的英雄来说,至少我们还活着。
(关于战争三)
《献给战争中的女兵们》

战争;有一种理解是壮烈,
战争;有一种感觉是悲伤。
战争;有一种情绪是愤怒,
战争;有一种冲动是释放。

为了祖国的和平,
我们奔赴战场。
为了“八一”的尊严,
我们剑刃闪亮。
焦土硝烟,
有我纯真感情付出,
弹雨腥风,
看我尽显英姿洒爽。
激情高亢,热血涌动,
因为我们胸怀理想。
义无返顾,无怨无悔,
那是我们从小的希望。

军旗插上,
高平—凉山—老山,
势如破竹,
老街—谷柳—柑塘。
自豪吧!
哪怕我们泪流满面,
心存凄凉。
骄傲吧!
因为我们热血尽洒,
魂断南疆。

战争;有一种理解是壮烈,
战争;有一种感觉是悲伤。
战争;有一种情绪是愤怒,
战争;有一种冲动是释放。
战争——分明是:
挥不去的思绪万千,
斩不断的柔情绵长
(关于战争四)战争中的情感
这几天,看了血站上对自卫反击战中牺牲的战友的悼念文章,我从心里很受震动。首先,我向在自卫反击战中牺牲了的战友表示深深的敬意。事实上,感情在这一刻已经得到了升华。这是出乎我的意料的。O/UM
我们常常似乎是很轻松地在谈论感情,我们几乎忽略了它某种意义上的沉重。因为感情是受控于一个人的生活经历,社会背景,乃至文化层次的。感情多少有些掩饰与创造的成分。回归质朴,纯真,那绝对是感情的一种提升。这恰恰是我们平时很难做到的。而在战争中;尤其是在那种可以生,也可以死的选择中,感情却无私地付出了。是的,只要是付出,都需要勇气。然而,为战争中活下来的战士去爱,为战争中死去的英烈去奉献,这就是一种精神。一种“血站”的精神。

我的丈夫是79年参加过自卫反击战的老兵。我看过他的战争日记。我想不到那么自傲的他,却有那么一段简单而纯真的感情付出。我把这一段贴给大家:
“哭”并不是软弱的表现,有时却恰恰相反。真的,我曾哭过,不止一次,但勇敢的承认,却经历了长时间的努力。有些眼泪我至今找不到理由,可战时的几次,我却无法忘记。我的班长是四川绵阳的兵,名叫李承德,人倒长得挺帅的,可不知为啥,自从当新兵的时候起我就非常讨厌他。他那高高的个子,那长长的睫毛下略带女人味的眼睛,那总是干干净净的军装......。总之,一切都不顺眼。由于我讨厌他,于是总会想出些法子来整他。打篮球时用球蹭他的头皮,晚上他叫我站岗时用脚狠狠得揣他的肚子,却装作大梦初醒。他完全无法想象这是一个比他晚几年的兵。能不那样吗?上到团参谋长,下到营,连,排长都是大院里的哥们儿,一起谈天说地,一起饮酒狂欢的时候,我大小还算个头。自当新兵的时候起,我就一直穿着双崭亮的“三接头”呢!总之,一切都助长了我那种自命不凡的傲气。战前,在一种烦燥的情绪下,为了一点小事我狠狠地打了他,结果是在军人大会上作检查。我知道他想报复我,可我觉得他没那个能力,因为除了自由散漫,我的军事技术在全团也是数一数二的。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了,我和他一起上了前线,这是我始料未及的,全团只抽了两个无线兵到前线观察所,恰恰就是我和他。(事后我才知道,这是他向营里要求,指名要我去的,当初绝对是出于报复)。我记得,那是一个战斗的间歇;在越南xxx高地上,战斗刚刚结束,天色正慢漫的暗了下来,除了几声零星的枪声,山头上倒显得有些寂静。战壕被一层烟雾弥漫着,视线有些模糊。远处,红河泛着惨淡的白光,再远处,山峦中的几点灯光那就是祖国了。夜幕降临了,潮湿的空气一阵阵向我们袭来,有些冷,我和他紧靠在一起。干粮已经吃完了,口渴得厉害,此时,枪抱在怀里竟显的那样的沉重。谁也不愿说话,也根本无法了解彼此的心情。突然,我感到他一阵急促的抽搐,随后一阵压抑的抽泣声,一双手紧紧地抱住了我的肩膀,借着淡淡的月光,我看到了他那长长的睫毛下的那双被泪水盈满的眼睛。“我对不起你,”他几乎是颤抖着说,“本来你是可以不来的,知道来了会意味着什么吗?”他几乎说不下去了。也许是太突然,我竟呆呆的望着他,直想喊些什么,可什么也喊不出来,一阵的冷颤,一股股潮涌般的泪水夺眶而出,我握紧了他的那双手,我的脸贴紧了他那湿透了的脸。感情在这一刻,已经变得是那样的无私。
(关于战争五)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真实
我终于在“血站”上找到了一种精神,一种很久都不曾有过的冲动,但我仍然有些茫然。对于二十多年前的这场战争;作为一个老兵,我不知怎样去评论,才能和大家融入一体。我甚至不知道“血站”创办人的初衷?有很多没有亲身经历过这场战争的老兵曾对我说:“那不属于我们,因为我们没那经历”,这让我内心深处多少有些隐痛。是的,我们谈论战争,是因为我们经历过,我们不缺乏对战争的认识。但事实上我们缺乏的是战争给我们心灵上带来的净化,带来的心灵上的启迪。一个讲故事的人,有责任让听故事的人去思考,去认真地思考。因为我们不仅仅是重现真实,重要的是;我们能否用真实去引导,“圈”里和“圈”外的人;对战争去认识,去感悟。“过程”让我们走到了一起,而“结果”也应该让我们所共享。因为我们有这个责任,我们更有这个权利。冲动只是短暂的,而启迪才将永远。
我们感谢那血肉之躯铸就的真实,我们感谢那催人泪下的战争故事。当我们站在那烈士的墓碑前时,我们所能感到的不仅是那久远了的回忆,也许我们会猛然想到那还未走完的未来。
(另):各位班竹:我不知这是否违反了敏感的《发贴须知》,可我是认真的
(关于战争六)军队的威信来源于战争
每次上论坛,我总是在寻找,可事实上我却不知遗失了什么?那浓浓的战友之情,那刻骨铭心的战争经历,都会让人一次又一次的感动。心跳不已过后,我有时会蓦地闪出这样一种思想:我们似乎应该感谢战争,因为它浓缩了人与人的距离,因为它重塑了军队本身就应有的净化。
做为一个老兵,由其是一个从小在军队圈里长大的老兵,对部队的了解,有时甚至超过了对自己的了解。在国民建设的飞速发展中,在经济浪潮不断地冲击下。我们的军队或多或少地融入了社会。那种悄然的变化,使我们不知所措。部队的威信用于了创办公司,部队的资源用于了经济创收。而在部队思想建设上,我想每一个老兵都会有这样的体会;一个农村兵很难融于一群城市兵之中,这是社会背景与文化层次不同的矛盾。一群河南兵也很难和一群北京兵真心相处,这是出自于地域间和生活观念不同的矛盾。部队于是就有了“老乡”,“哥们”等“群居”现象。公正性和真实性受到了扭曲。那种为了“入党”,“提干”等问题上,表现出的极为幼稚的竞争,那种莫名的排他性和虚荣心,有时让人目瞪口呆。而战争解决了这一切。值得思考的是,战后我们想的比战前还要多。当我们血战在异国的土地上,当我们在硝烟弥漫的战壕里,我们为身旁有战友而勇敢,我们为祖国去流血而自豪。人与人的关系变的简单而真诚,军队的战斗力变得坚不可摧。是的,为了和平,我们渴望战争。
(关于战争七)“生”与“死”的价值
生活的相对稳定,常常给人一种平淡的感觉,似乎也不太愿意去细想“生”与“死”这样沉重的问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的生命看似长久,实则只有三天。昨天,今天,明天。昨天已经过去,似乎用不着再去回想,今天刚刚开始,似乎来不及多想,而明天还未到来,几乎完全想不着。但对于我们这些老兵来说却完全不同,战争给我们带来的那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让我们把思绪久久地留在了昨天,而且深深地思考着把昨天的生命辉煌在今天得到延续,甚至于想把这种延续在明天得到升华。战争让我们拥有了这一特殊的资源,这也是一种机遇,一种热血和精神发挥到极至的机遇,同样也是参战老兵们的资本,一种先期投入,而又不求回报的资本。严格说来,这种资本正在逐步转化为一种意义重大的社会债权。事实上,我更相信众多的社会回报正以不同的形式支付与我们。因为我们会以对战争的理解和态度对待我们现在的人生和事业。
一般人认为,生命是最重要的,事业,成就,相比之下显得微不足道。然而,我却觉得,生命的意义不应该是以生死间的距离来衡量的,它的意义在于:生的价值,和死的价值。倘若一个人能够做到“哭着来,笑着走”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更何况是在生死之间,做出死而无憾的选择呢?记住那些在战争中牺牲的战友们吧,记住他们对生与死的果敢选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