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修得正果闲作诗 悟彻石字各寻师

沧海万物,始于一粟。神者即神,魔者即魔。神魔虽异,而实为一物。善恶于两者,谁善谁恶,能断论否?

《西游记》写到唐三藏、孙行者、猪八戒与沙和尚西去取经,一路途艰险重重,逢妖魔,遇仙者无数,十多年后,终于来到了西天灵山,取了真经,得了正果,与天界佛者、仙者一同盘坐念经。念完了经,三藏师徒四众辞别众仙佛,走出雷音寺,闲步在灵山脚下的幽闲径,见得:小花路旁伴风摇,流水潺潺耳畔荡;鸟语脆脆枝上扬,鱼儿扑扑溪水跃。

行者一览风光,说道:“师父,今得正果,咱们找个时间庆贺庆贺!怎么样?”

三藏嗔道:“你这猴,就会玩,有什么好庆贺的!”

行者笑道:“师父,这就不对了!游山玩水,可悦耳目,养心志,有什么不好?又何况,现在是咱们得正果的时候!”

三藏默想片刻,觉得行者说得有道理,说道:“好吧!悟空,你说什么地方可值得游玩?”

行者道:“世事无定规。天下如此的大,囊括了千万物,值得游玩的地方可多着呢!”

八戒听到出去玩耍,呵呵笑道:“好!好主意!这才不枉老猪被授个净坛使者!”

行者对八戒“咄”了一声,说道:“你这品位,正适合你那大吃大喝的肠胃。你就留下,大吃大睡一顿,不许尾随!”

八戒也不笨,上前拍了拍行者的肩膀,笑道:“猴哥,也行!老猪随你边游玩边吃睡。”

行者嗔道:“也行!只要你的耳朵肯被老孙……”说了,对八戒作一个拧耳朵的姿势。

八戒一惊,心想这弼马温老是这一招——拧老猪的耳朵要挟,看来这弼马温是吃软而不吃硬的,想了,微笑道:“猴哥,你一向胸纳四海,岂会与老猪斤斤计较呢?”

行者点头道:“八戒说得对!老孙又岂会与八戒斤斤计较?”说完,便要去拧八戒的耳朵,唬得八戒缩退到三藏的背后,才避开了行者这一劫。

此时,三藏道:“悟空,依你所说,就是到哪便哪了?”

行者道:“是的,师父!人间处处是风景,咱这就起程!”

三藏慌道:“慢着,我得事先告诉佛祖。”

行者心想若让师父去告诉佛祖,他俩就像大开讲座般,说个没完没了,老孙就代师父去,说道:“师父,我去!”便腾空去了。

行者进入雷音寺,见到了如来,说道:“佛祖,老孙有一事相告!”

如来笑问什么事。

行者道:“佛祖,老孙想和师父到人间玩耍一番,不知佛祖意下如何?”

如来笑道:“是这事儿,好去好回!”

行者谢了如来便出了雷音寺,来到三藏等人的跟前,说道:“佛祖允许了,咱们这就出发!”

于是,师徒四众便腾云驾雾去了。

师徒四众踏祥云、戏游云,不知不觉来到了北俱芦洲的上空,鸟瞰大地,十分景致:阳光和煦,春风轻拂;冰雪初化,春水缓流;露珠润土,嫩芽露角。虫儿轻唱,小鱼跃水;兽走路径,鸟飞空中:好美一个春!见到这里的景色,三藏脸浮喜色,不禁春光春景,脱口诗道:春来冬尽循环现,一派春光画景来。历苦成佛向佛界,修得正果表人才。行者喜道:“师父,好一句‘修得正果表人才’,成了佛也要表人才!”

三藏道:“一味为己,真的枉活一生!”

行者点点头,说道:“是的,师父,人活着不能全为了自己!”

八戒听到师父作诗,也不由诗意大作,呵呵笑道:“师父,老猪也有一诗相献!”

三藏“哦”了一声,说道:“八戒,什么诗?说来给师父听听!”

呵呵笑了几声,八戒诗道:

弃旧披新好光景,下凡上景话风骚。泪垂怨恨白裙尽,情尽笑笑天地高。诗作毕,八戒果真眼泪汪汪,两脸垂泪。

众人见到,皆捧腹大笑。

沙和尚笑道:“二师兄想念乌斯藏国的高老庄娘子来了!”

八戒随三藏西去取经之前,曾经在乌斯藏国的高老庄做了一个女婿。

八戒俯首,搓捏着衣角,心想:“沙师弟怎么知道老猪的心事?唉!也不知道娘子过得好不好,想老猪不?”

行者故作怒状,厉声道:“你这呆子,成了佛,还色性未改!非拧你的耳朵不可!”说了,便去拧八戒的耳朵,慌得八戒又避到三藏一旁,叫道:“师父,猴哥又要拧老猪的耳朵了!”

三藏劝了行者,说道:“悟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能抑制即可。如今八戒虽色性未改,只要八戒能抑制,不滋生事端也就罢了!”

行者做个鬼脸,笑道:“八戒,不要生怨气,老孙是唬你的!”

听了行者的话,八戒挥挥袖子,怨声载道的。

三藏心想八戒作了诗,便对行者道:“悟空,你可有一诗相献?”

行者道:“有,有,有!师父恭听。”抓腮挠耳一阵,诗道:春来寒去暖风拂,万物相生魔种多。除恶为民扬善性,老孙挥棒赶妖魔。三藏听了,点头道:“好诗,志气可嘉!”转向沙和尚,又道:“悟净,你呢?”

沙和尚没有准备,一时没有诗兴,便俯瞰大地,以图寻个灵感,见到大地下有一条瀑布横挂一山川,依景作诗:一匹白纱挂陡川,一潭瀑布卧飞山。遥想昔日沙河处,感慨修果万苦艰。众人问道:“这是什么瀑布?在哪的?”

沙和尚指着下方的瀑布,说道:“下面!”

众人循着沙和尚指向的方向望下,果然见到一条瀑布横挂一山川。

此时,四众皆在距瀑布有百余丈高的上空,而行者却忽然感到一股无形的力量源于瀑布之处,在脑际边演放着幻境:石山森林、山川江海、人群兽影在脑海中浮掠而过。在那瀑布之下,有一个人,唱着歌儿向自己招手,无数次地唤自己下去,要自己观望一番瀑布。

行者不知道瀑布为什么会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来诱导自己,但却又十分奇怪自己为什么难以抗拒诱惑,好奇心大起,便道:“咱们下去看看那条瀑布!”

三藏、八戒与沙和尚也正好有此意,便同行者按落云头,来到瀑布前下方的石壁上,举目观看瀑布,见到:河水倾泻,伴出风啸;水映春光,波光耀耀;落水击潭,掀起高浪;高浪来回,响声振聩。四众目落瀑布正中的一块突凸石壁,见到它镌刻了三个大字:百丈瀑。

三藏道:“我想这条瀑布名叫百丈瀑。”

沙和尚问道:“师父怎么知道?”

三藏笑道:“你们看瀑布的横切面,正好有百丈长。那石壁的三个大字,正源于此写的,是这条瀑布的名字。”

一靠近瀑布,行者抓腮挠耳,手划脚舞的,无暇欣赏瀑布的景色。

行者感到源于百丈布的那股无形力量越来越强,又诱导他进入瀑布内游玩,此时恨不得飞钻入瀑布内。

三藏见了行者的样子,问道:“悟空,什么事让你这般心烦意乱了?”

行者道:“怪!怪!在瀑布的上空,老孙觉得这条瀑布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诱导老孙下去,如今面对它,那股无形的力量又诱导老孙进入瀑布内。莫非瀑布有什么怪异?怪哉!怪哉!”

众人听了行者的话,皆惊讶不已。

三藏问道:“悟空,用心细细感应一下,看看那股无形的力量源于瀑布什么地方?”

行者依言,瞑目,用心感应,感觉到阵阵强弱不定的振动波源于瀑布内,导入自己的体内。

行者愕然,心想振动波是什么妖魔释放出的,诱导自己前去和他切磋武艺,心底下狠狠地道:“什么妖魔!待老孙进去,定将你打成肉饼!”

行者道:“是什么妖魔在瀑布内释放的振动波!他想诱导老孙前去与它切磋武艺。这魔也真是有眼无珠,老孙进去好好教训他一顿!”转向八戒又道:“八戒,随老孙打发他去!”

八戒听到行者说瀑布内有妖魔,早已缩到三藏的背后,听了行者这话,便道:“猴哥,老猪的武艺不精,随你去了,唯恐是白白送命,同时也给你拖泥带水!”

行者点了三下头,笑道:“八戒,你不去,老孙又……”

八戒急忙伸出双手,护住双耳,饶道:“不要,猴哥!”

行者笑问道:“到底去不去?”

八戒想了想,心想耳痛一阵总比送命强,鼓起勇气,说道:“不去!妖魔释放振动波,意在诱你去,与老猪有什么关系?”扯扯三藏的衣袖,又道:“师父,救老猪!”

三藏帮这不是,帮那也不是,说道:“悟空,咱们一起进去吧?”

行者朗声道:“好!咱们这就进去!”便先腾空而起,穿过水壁,进入瀑布内。

余下三众见到,也跟着腾空进去了。

四众入到瀑布里面,身置一个石洞口处,抬头见到洞口上的石匾镌刻了四个金字:大地脏腑。

行者笑道:“来到这里,宛若回到了旧故的地方。可惜,这里不是水帘洞!”

八戒道:“猴哥,有空带你那班小徒到这,劈荒开野,营造一个良境,与水帘洞一般,不就是完你的心愿了吗?”

行者笑道:“你这呆子,这条计策倒是好办法,待老孙真的空闲时,老孙也带上你开荒劈野!”

听了,八戒张大嘴巴,之后,自打嘴巴,暗怨自己说错了话,自找活该。

见到洞内有金光若隐若现,三藏说道:“徒儿,看里面,有金光!”

三徒望去,果然见到金光,便同三藏一起,往里面迈入。行者边走边留意体内的变化,越往洞内迈入,感到振动波越强,边走边骂道:“什么妖魔在这里,快快出来送命!”

可洞内却没什么妖魔回应,除了洞内的流水声,有的只是阵阵的回声。

听了行者的话,八戒想到洞内有妖魔,脚一软,重重摔了一跤,慌忙爬起来,低声骂道:“什么妖魔在这里唬吓老猪,出……出来受老猪一……一钯!”话未说完,声音已颤抖了。

行者笑道:“八戒,你的勇气哪去了!”

八戒颤声道:“猴哥,这是拿性命来玩的事儿!老猪可担当不起!”

三藏也有点心惊,自己毕竟没有与妖魔打斗过,取经路途,若不是得到三徒的帮助,唯恐人早已在半路途中被妖魔所害,现在虽然有了法力,但不懂武艺,若真的和妖魔打斗起来,怎么会没有忧虑呢?

往里直入一阵,向右转一个弯,四众来到了一个豁然开朗的洞穴,往里面一看,哪有什么妖魔,见到的,是洞内尽头石壁上的二行金字。那二行金字忽然释放金光,朝四众放散去。金光也怪,专朝行者散去。行者见了,正要避闪,已经遇光了。金光温和地将行者紧裹,将行者带离地面,横卧在二米高的空中。

见到这种情形,八戒以为行者中了妖魔的招法,唬得直瞪眼目,说道:“下一个就是老猪了!我命没了!我命没了!”

金光绕行者的躯体转动,并分成四股光流,源源不断地经由四肢注入行者的体内。

三藏目落散放金光处,见到石壁镌刻的那二行字,第一行是:浩翰,浩翰,宇宙浩瀚!万物,宇宙间,阴阳变化紊乱。念宇宙之茫茫,灾难重重,灾难重重!第二行是:崩坍,崩坍,天地崩坍!生物,天地间,生死回轮繁衍。念天地之悠悠,救者何人,救者何人!三藏望了二行字,想起洞口那“大地脏腑”四字,沉思片刻,悟出了内在的玄奥,喜笑颜开的,对八戒、沙和尚道:“造化,大造化!”

两徒奇道:“师父,大师兄都快没命了!怎说是造化了?”

三藏笑道:“你们望见石壁上的二行金字没有?”

两徒点了点头。

三藏又道:“这二行金字,不是一般的字,而是天地的孕育之物。悟空是石猴,也是天地的孕育之物。或许源于这种联系,字面释放出的金光便与悟空有了某种的默契,就注入了他的体内。”

两徒越听越糊涂:“默契?师父,什么默契?”

三藏摇头道:“一言难尽!”

两徒急问道:“师父,这话又怎么说了?”

三藏道:“你们悟彻那二行金字的意思没有?”

两徒皆摇摇头:“也不知金字说了什么?说得悲悲戚戚的!”

三藏道:“对!那二行金字的确悲悲戚戚的,它们向地球的生灵兆预,一场大浩劫将到!”

听了,两徒急了,忙问什么浩劫。

三藏道:“这事难断论!”

两徒又问道:“师父,金字的金光注入大师兄的体内,用意是什么?”

三藏道:“金光注入悟空的体内,可与他体内的元神二合为一,这样,悟空的战斗力将提升数倍。金光注入悟空的体内,用意希望将拯救地球生灵的重任,寄落悟空的身上。可问题在于,金光能否与元神二合为一,倒是个问题。”

现时,金光源源不断经手脚注入行者的体内。顿时,行者忽然身置一片极度虚无之境,形散神聚,心神合一,体察四周的一举一动,聆听四周的一鸣一语。稍刻,金光团带着行者缓缓落地,使行者站立在地面。再过阵子,金光已全注入行者的体内,那洞内的二行金字也随之消失了。

行者一个劲地抖擞,转向三藏,说道:“师父,师父所说的历历在目,老孙决不让天地的生灵遭受浩劫!”

金光注入体内时,行者在那虚无之境中,能察听四周。

三藏点头道:“好!与魔斗,先志斗!”

八戒与沙和尚见行者安然无恙,皆拍手道:“大师兄造化!大造化!”

行者笑道:“哪里!好戏还在后头呢!”

八戒搔头问什么好戏。

行者指着八戒的背后,叫道:“八戒,妖魔!在你背后!”

八戒唬了一跳,逃到行者身边,连叫救命。

行者笑道:“骗你的,八戒!胆小鬼一个!”

三藏道:“悟空,你体内的元神与金光相结合得怎样?”

行者道:“两者纠缠一起,未能二合为一。”

三藏又问:“感觉怎样?”

行者道:“心浮气躁!”

三藏“哦”了一声,说道:“悟空,你得需寻师修道,金光与元神才能二合为一。”

行者道:“多谢师父指教,我即寻师去!”说了,便要走。

金光与元神需要在至善的修行者中,方能二合为一,而行者大闹天庭之时的那股野气,至今尚未泯灭,妨碍了金光与元神二合为一。

三藏叫住行者,对三徒道:“世事变化无常,祸福难揣摸。现在为师有一个主意,就是咱们都寻师修道习武,便日后力战来犯的妖魔,拯救地球的生灵,共享太平!”

三徒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便道:“绝不辜负师父的重托!”

三藏从袈裟取出四颗明珠,说声“变”,明珠变成了四只小铃子。将三个递给三徒,自留一个后,三藏吩咐三徒:“拜师完满之后,掀起铃顶的盖,摇一摇,它就会把你带到一片幻境中,不摇铃的,其他铃子也会响,示意他聚合。到时,咱们就能聚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