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会死亡吗?

文学会死亡吗?

作者:孤云    时间:2005-11-24

页面功能 【查看评论】 【字体:大、中、小】 【打印】 【关闭窗口】
 
    日前,诸多批评家、作家在北京围绕“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谁更持久”展开了一场“无主题变奏”。
据悉,代表网络文学一方的作家慕容雪村认为,文学死亡指日可待,不过网络文学会比传统文学走得更长远。而这话却让代表传统文学一方的作家北村很是“愤怒”,他认为只要人类存在,文学就不会消亡。研讨会结束后,北村心气难平,还专门在报上撰文强调他的这一论点,而且悲哀地说:“我难过的不是文学将死,而是作家已死。”
有意思的是,如果说人类是否会灭亡或者何时灭亡无法证明,文学会否消亡同样也无法证明。如果人类“灭亡论”成立,慕容雪村认为“文学必死说”也没什么错。反过来说,北村认为只要人类存在,文学就不会消亡当然也没错。就像朱大可在研讨会上所说:“我们讨论这个问题,好像就是在给文学算命。我们扮演的都是预言家的角色”。既是算命、预言,结论的正确性谁都无法在当下把握,正说明这场争论的虚无性。
再来看,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又如何区分?如果横向对比,二者在文学功能上并无本质不同。如果以二者载体的不同进行界定,一般认为传统文学以纸质为传统载体,网络文学则以互联网为交流平台,但在今天,二者的界限已经不再那么鲜明。比如,作为网络作家,慕容雪村的新作《伊甸樱桃》并不以在线写作取胜,而北村的新作《愤怒》同样在网上连载。
而从历史纵向角度来看,网络文学无非是传统文学主干上长出来的新枝。北村是崛起于上世纪80年代的先锋文学作家,而先锋文学在以往被视为与“传统文学”相对立的新生代文学,而如今,正如北村已经自觉或不自觉地在为传统文学代言,先锋文学也自主或不自主地汇入传统文学。实际上,网络文学在本质上与先锋文学一样,同样应被视为新时期的新生代文学。而这意味着,将来有新文学潮流兴起的话,网络文学或将同样被视作“传统文学”之一种。按照这样的关系来谈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谁更持久,正如论皮与毛的关系,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北村遭遇慕容雪村才是这场精彩好戏的关键所在。北村有浓厚宗教情怀,作品深具救赎、道德意识,他的新作《愤怒》,讲述的就是一个罪犯通过爱得到救赎的故事;而慕容雪村饱含悲观、虚无意识,作品有“颠覆性”,在《伊甸樱桃》中,他甚至不惜花大量篇幅在《后记》中论证“人类活不过这个千年”的命题,他在研讨会上主张“文学可以不为道德负责”,自然一点都不让人奇怪。二者的精神气质犹如火与冰、正与反,文学观念自是格格不入。这两个新旧“新生代”碰到一起,就注定了这场文学论战的格局。
从上面可以看到,这场争论的主题在不知不觉中从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谁死得更早,跑到了“文学是否会死亡”的话题,进而又离题万里地讨论起“人类会不会死亡”,顺带还讨论了一把“作家死亡”问题,十足是“无主题变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