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树下 谁曰相思

想必是那红尘陌上,曾传来归客的足音,在远离潮流尖端的边隅,才承担得起这份宁谧平和。都市过往的人流,来亦匆匆,去亦匆匆。看街上车马如龙,人声嘈杂,作一个反差,心即是落寞,存映下外滩边天涯倦客的留影。

每个人都有他生命中归属的地方,并不一定是故乡,可能在遥远的天涯。是的,你走的好远,在我登上山崖也望不到的洱水畔,你长伫的身影在烟水浩淼,层岚叠嶂中畅行,你的梦,你的根,你告诉我你的深深眷恋:是彩云之南,是点苍山的晨曦,是碧让的清幽,夹风带雷的三江并流,广袤无垠,风清月朗,连天芳草,满缀黄花,牛羊成群,帷幕四撑,炊烟如缕,恍若武陵渔夫,误入桃花源境,牵动了心底的思弦。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帝力奈何我哉!”我们的生活繁复冗杂,渐乏于人际的缛节,是已为座上之青虫,难再作蝴蝶行戏莨菪,这一路,走过美仑美奂,流连于山水间,坐忘于白云深处,既见此景,云胡不喜?于是你不走了,宁愿做边陲野民,也不愿徘徊在闹市中的酒绿灯红。 

知道吗?上海的天最近真正寒了,晓光之前起身,在台前点盏灯,窗外,申城她还是你记忆中的样子,清晨,冷雨,华灯未尽。只是太多酒吧,太多夜行晚归人,带着疲倦的双眼,这里不缺少都会佳人,也不缺少靓丽的女郎。却少见高原即便寒霜也夺不去脸颊玫瑰的姑娘,你也爱都市繁华,也爱香车宝马,也爱美女如花。只是这一切如果都存在于洱海上的一个小岛,那就更为理想。世人常为自己求天求地求升迁求百岁,你不过是给自己求一个闲适,求一个怡然,求一个自给自足,求一个豁达和豫,有何不可?此时此景中,明妆映水,丝缠香蔻,吾看见佛祖泯然一笑。 

一笑胜千言,你邮来的那一札札相片,把千山万水带入我眼帘,你问我:“美吗?”是的!此天地造物之工,阴阳为炭,万物为铜,我禁不住心觉抨然,山岚初动,云栖九天,鸥鸬惊飞,鱼龙起舞,青苎摇月影,绛纱笼残阳,寂寞鸣榔,画揖并去,给我以一种原始的快乐,萌发了心底许久不说的臆念,穿亘古盈虚,超脱现实桎梏,所以不必再去问你留恋那里的原因,看了相片,就有了答案。 

想象着冲泡一壶人头普洱,金沙,澜沧,怒江均已做此一壶而泻,紫砂里袅袅喷出的云龙,渐拂过笑靥,墨脱,中甸,德钦一个个世外桃源似几点轻烟点缀,迷雾中,我求回忆而不得,今日的你可还是当年携手的少年?金戈铁马声中,你的书生意气,可已挥斥方遒?我们不活在古代,现实转瞬即变的世情,如尘漠,来无影去无踪。没有亘古的情怀,什么又是至情至性至美的心境;没有游子的脚步,我又拿什么当作跟从的痕迹。即便血依旧滚烫,心依然是那颗赤子之心,斟起你眼中的沧桑,叫我怎样去祭旧日年华? 

逝去的岁月谁也无法将其挽留,且问这千年不改之山容,再问这永不停息的逝水,何以期高天以载朝云,何以期厚土以承暮雨。相逢这一世,互相验证彼此的存在,而你的博爱,对世界的慈悲,早已印在我生命的螺纹里,无形的影响我,左右我。 

黄昏后点灯照望,迎接你匆匆回归的足音,踏尘而来的你 在我风铃吹拂的屋前,为我带来季节来临前的讯息。我说过,有一天我一定会去的。不论我身处何地,不管是否困顿尘世,去看那遥远传说中的香格里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