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是否是文学精神传扬的快车道

复我中华 收藏 0 106
导读:网络是否是文学精神传扬的快车道

网络是否是文学精神传扬的快车道(转帖)      

      在五年前如果对网络文学置之不理算是一种理智行为的话,那么今天再对它漠然无视的人可能就是对文学的无视。网络的自由、辩解,使习文者绕过传统的编审模式由创作自由走向发表自由,使文学的传播速度变得异常迅速,使习文者的在线交流得以实现,使读者对文学作品的评价能够及时反馈。网络给当代文学带来的变化,有两个观点十分精辟:一是《萌芽》主编赵长天认为,网络自由、共享、宽容的写作空间,最快最大限度地刺激了文学青年的写作热情,使一大批潜在的“文学人口”浮出水面;一是著名诗评家陈仲义认为,在从前,一个诗人的成长期非常漫长,大约需要8年左右的时间,而网络时代提供了学习与交流的便利,从而大大缩短了一个诗人的成长成熟时间,网络至少把诗人的成长期减少了一半以上。

网络既是文学作品传播的平台,同时也是创作的平台,交流的平台,争鸣的平台,习文者在线创作拥有的新鲜感、兴奋度和刺激性是传统的写作方式所没有的。伊沙说:“人在网上,它已经形成了一个能够刺激写作的‘场’。此外,网络本身的功能还决定了,它有利于文学民主精神和愉悦精神的培养,近几年网络语言的诞生与流行,证明了网络有利于文学语言的试验、更新和发展、变化。

网络的普及使文学作品的发表再也不象纸质媒体那样要通过多重把关,各路豪杰蜂拥而至。从网络上感受到发表的快感,激情发挥到了极致,并将这种文学“运动”的狂热渲染到极端。但信息时代的快餐化,文学创作在某种程度上又不可避免地进入这个“宿命”的空间,--大有文学小作坊的味道。网络写手们一夜之间就将文学逐渐高贵而又神秘的面纱一把扯了下来。应该说,网络的发展是人类生活进步的象征,趋势不可阻挡,而相对于精神漫游领域的文学创作来说,大批量的生产势必造成泥沙俱下的效果。空前的壮观并不代表文学的真正繁荣,毕竟数量仅仅提供给质量一种可能。

目前的情况来看,网络已成为某种文本写作的重要的孳生地,同时也成为文学传播的重要媒介。很难将它们笼而统之地称作“网络文学”。这里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借助网络迅捷、便利的特点而形成的写作,它不受限制,相互的呼应迅速,思维佻挞,内容自由,形式轻巧,语言俏皮、调侃,它富于创造性,也富于e时代新人类、新新人类的特征,甚至具有相当自觉的“网虫”、“垃圾”或称“灌水”的指向。因为网络如一个无边的疆域,可以让脱缰的野马任性地驰骋;网络的便捷和热闹使你跃跃欲试,一个高招[或怪招]就可以一举成名,而充分的解放[哪怕被骂做狗屎也有快感]和高科技的魅惑形成的新奇,时兴的气氛也容易将人卷入,参与假面舞会般的集体狂欢。这也是将文学淹没于浮躁、虚空的半截天,失去了原有的根基,却也没有真正的高度,恐怕也是最要害之处。另一种也是借助网络的便利,但旨在传播和交流,所看重是网络作为文学传播新载体的强大功能,而其文本的形成与纸质媒体的写作没什么两样。它们在纸上或在网上的存在不仅是乘牛车还是乘火车的差别,而是先乘了牛车,然后把整架牛车搬上火车。这在另类写作者看来都属于“传统写作”。但我以为这情形又端看写作者的定力如何,载体[或称平台]的改变多少会对它产生影响,比如诗作未经沉淀,就急于在网络发表,因为网络要求他不时更新自己的主页,这使得写作者容易将自己的半成品放行;加上网络能以它广阔的空间、强大的功能搭配有关文本的附加信息,诸如作者的文学观念、写作历程、背景、去向,对他的众多评论等等,这又使得写作者之间的交流[聊天]和观摩有了地球村的性质,甚至比面对面的交流更加充分,这自然有其好处。不过长此以往,写作者之间的“同质化”倾向必然趋于明显,个性趋于消失。我同意这样一种看法:在某种程度上,通讯不发达的时代,文学的相互影响不易,反而成就了大作家、大文豪,而网络则使“个别”极大限度地趋于“一般”,平野的广阔以推除高地为代价。

网络的自由使许多人以为写作是一门轻松的工作,可以一蹴而就,而错过了必要的苦功练习期。使他们一直没有摆脱自身的稚嫩气而就“赤裸的”上阵。由于网络的虚拟性,现成的自由度使许多文学写作者放弃了人格上的约束力和高蹈的文本敬畏感,随意张扬自己的个性而破坏了本来应该和谐的写作氛围,致使不必要的龌龊和伤害随处纵生。网络对于这些人来说显得得心应手,搞起什么事情都不需付出什么代价,而就我,有些担心这样的状况下,文学在网络上的妖魔化倾向。

就目前网络文学创作而言,我觉得一是太滥了,缺乏新的美学原则来规范。而是文学本质在网络上的丢失,作为文学内涵的元素被大批量的生产溶解得已经差不多了。三是由于高度的自由,它缺少了传统文本的实在性,正如电脑上有被随意删除的命运,内在有种无依的落泊感。要改进,自然人人从我自身做起,相互尊重,相互促进。[并希望所有对文学写作持有严肃态度的人,在网络上仍然多一份身处书斋的宁静,平和的对待自己的协作和别人的作品]

怎样才是网络写者?如果说在线写作的才是网络写者,那么,网络上的文学作品我们根本分不出是不是在线创作;如果说在网上发表作品的都叫网络写者,那么,网络写者大致可分出三种:一是从纸质媒体走向网络的已有一定实力的写作者,他们往往出手不凡;二是一些虔诚的缪斯信徒,他们热爱文学,严肃认真;三是部分“混”在网上的文字制造者,把网络当作垃圾处理场或废品收购站。因此,从网络写作者自身的素质、创作的态度与作品的水平来看,可谓“良莠不齐”,“鱼目混珠”,其中不乏“伪作者”与“伪文学”。就我个人观点看,目前网络上的写作群体在整体上还是显得庸者多,高手少的格局。

几年来,文学网站林立,必将有一个逐步淘汰的过程,一些起点低力量薄的网站由于号召力的缺乏无法聚拢足够的人气,在自娱自乐的文学卡拉OK过足瘾之后,没有进一步的提高,与外界的交流一旦缺乏,势必弱下去。网络文学,首先应该是文学,应该尊重文学的品质。网站建设毕竟还要靠文学的实力和主持者的魅力。从目前关闭以及渐渐露出颓势的网站看,可以说明这个问题。许多网络论坛不仅是对文学作品、对写作者发表评论,而举凡个人隐私、打情骂俏、相互调侃、攻扦或相互致意、抚摩、争斗等等,以致与文学无关的多种话题并存,“论坛”其实已是个大众聊天室。这就使得文学与他者的边界模糊,如此,文学的神圣感、庄严感或许将逐渐淡化以至消失,幸与不幸,我想那些真正对文学怀有美好情感的人知道如何回答!

所以网络该不该负起文学责任由此可见。我的一个朋友曾经写了一篇文章《我们该负起的文学责任》,谈到的主要是纸上写作,而由以上我的论述,我要说一句,“网络请负起你的文学责任!”当然在这,我还必须解释一下,我所指的网络的文学责任,一方面相对于网络,一方面相对于文学。网络的责任,它主要是指要对真正优秀的文学作品更好地推广--以本身传播的优势,真正的尊重优秀写作者,真正的严肃对待自己的写作。文学作为社会舆论的先导,是社会人本思想的先锋,所有的网站都无法忽略文学的意义和作用,即使强大如网易、新浪等大型综合网站,也都保留着专门的区域,提供给文学传播的空间,更何况以文学为出发的网站呢。而文学的责任,它主要是要求众多写作者不要写一些小我,要介入社会和现实,要能够反映人们的生存状态和需求,思考社会隐患,实现对弱势群体的关注,发挥文学的人文关怀和时代意识。

网络改变了文学的书写和传播方式,但无法改变文学创作恒定不变的创造特质。艺术创造所必须的“十年磨一剑”的艰辛和苦功,并不会因为网络的自由发表和快捷传播而改变。恰恰相反,网络随时都可以发帖的快捷传播,使很多人经不起名利的诱惑,纷纷去“赶场”,去“露脸”,把原本可能成为精品,但因火候不到还只是“粗坯”的半成品,提前上市了。在网络,写手的迅速出名,常常是以牺牲其艺术质量为前提。这真是可怕的陷阱!

如何严拒网络随意发帖的诱惑,坚守艺术创作所必不可失的寂寞境界和平淡而高远的目标,是对互联网时代的写作者的严峻考验。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网络文学将只能产生无数擅长发帖的“快枪手”,而不可能出现真正的作家。现在的网络发帖,有许多人更多地只是体现一种游戏精神,带着自娱自乐的目的,而破坏了文学写作需要的宁静环境,且这些帖几乎属于哗众取宠性质,把网络变成糜烂的语言境地或者说是“垃圾场”。另外,它在根本上,缺乏文学的人文关怀和时代意识,对网络文学的发展,构成了严重的挑战!

网络之于文学,在本质上它只不过是个新的传媒而已,文学的标准不会因为传媒的改变而放弃。像“橡皮文学论坛”就明确指出“网络可以改变文学作品的发表和传播的程序与形式,但却不能改变一个基本的事实,即:文学永远是有其绝对的标准和评判尺度的。”可现在有些人利用网络装神扮鬼,故弄玄虚,以此掩盖他们功利欲望。必须撩开蒙在文学头上的“网络面纱”,把网络作为文学的一个传播、交流、争鸣和互动的阵地,通过网络来宏扬文学精神,来实现创造文学精品的理想。

不管网络如何发展,它仅仅是一种媒体,提供的是传播的速度和空间。民族的文学,她是汉语的文学,其创作应该是不可脱离汉语的特质,文学的特质;过于随意的写作必然损害了汉语表达,过分的游戏化必然消解文学的美感。网络文学存在一个去芜存真的问题,文学是精神产品,不是机器造出来的。网络给了文学精神传扬的快车道,但这道上飞奔着什么质量的车子,值得写作者去思考,否则堵车甚至车毁人亡的事将无法避免!

网络提供给文学传播的渠道,同时也推动了文学发展的历史。因此,在这样的机遇面前,写作者应该压下浮躁的心气,沉下去才能有真正的收获,才能有中国文学真正的繁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