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魅力与活力——网络原创文学与传统文学辩异[转载]

新的魅力与活力

——网络原创文学与传统文学辩异

秦宇慧

 

摘要:网络文学是在新的载体下诞生的文学样式。与传统文学相比,网络文学具有输入方式不同、交互性、主题拓展、读者群不同等差异,本文由这些差异出发,阐述网络文学自身的风格与局限。

 

关键词:网络原创文学;传统文学;风格;局限

 

 

“网络文学”这一名词的目前并无权威定义,广义上来说,凡是在网络上传播的文学作品均可称为网络文学;狭义上,也就是本文将涉及到的部分,则是指首发于互联网论坛中,在互联网上流传,在创作过程中不断得到读者的反馈并随时修正其内容的文学作品,在中国的互联网界,这一部分作品也被称为“网络原创文学”。在这一定义中,将排除那些以传统方式先在纸上完成然后录入电脑并上载到网上的那一部分作品:因为其在上载之前便已经定型,后期交流所产生的影响相对较小甚至没有。一般来说,网络原创文学的作者大多是业余写作的人士。作者的业余性,极大地拓展了文学的题材覆盖面,非人文类专业人士活跃发散的思维方式也给文学增加了诱人的活力,而创作时有感而发、非功利的出发点,则更符合文学最原始的功能,更能展现心灵的真实。

 

1993年以加拿大留学生为主要支持者架构的ACT,即互联网新闻组,到2004年中国遍地开花的各种文学论坛。

从海外游子渴望中文交流的自发组合;到以风险投资为基础的商业网站“榕树下”、“网易”大张旗鼓地举办网络文学大赛,任传统文学对原创作者们居高临下挑剔品评;再到今日传统媒体的编辑们伺伏于论坛之侧,期望发现能够引起更大出版热点的新生力量。11年,网络文学已经渐渐生出自己的羽翼,虽不健壮,却不容忽视了。

 

作为文学的一支,优秀的网络原创文学与传统文学具有同样的质素:流畅的语言、丰富的想象、质朴的情感、深邃的哲思。但全新的载体也赋予网络文学以迥异于传统文学的一些特征,这些特征,为文学注入了新的魅力与活力。在本文中,将就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的差异进行论述,从而总结出网络文学的一些独特风格。

 

首先,由于输入方式变化,使作者对文章的修改加倍便捷,但也对作者的准入提出要求,即作者需要熟悉键盘输入或至少对电脑及网络有一定了解。这使一些传统作家,尤其是年级稍长者难以轻易适应这一新的创作方式。因个人对新生事物接受程度的不同,一些作家在互联网普及的过程中便自觉加入其中,参与论坛创作,如八十年代曾享有盛名的现代派作家徐星;一些作家则以个人网站或驻站作家的方式将自己的作品在网上推广,设置论坛或留言板与读者进行沟通,如王朔;但大多数作都仍与网络较为隔膜。总之,能够在网络时代进入真正的网络文学创作的传统作家比较鲜见,大部分网络文学的作者,都是中国文化体制外的业余作者。

 

其次,网络文学的创作具有交互性的特征:作者可以边写边张贴,随时得到读者的反馈,从而对后续写作进行调整及修改前文——这种互动性使网络文学最大限度地帖近了读者,从而充满活力。而传统文学基本上是全部完成后才能够寻找发表或出版的地方,在发表之后得到普通读者反馈的可能性很小,换句话说,中国作家,尤其是那些在文化体制内部,有固定的工资及稳定生活来源的专业作家们,其创作闭门造车的情况比较普遍。

 

第三,也是本文将着重论述的一点,即网络文学对文学主题的开拓:网络写作与发表的简便,使许多业余作者得以使自己的作品找到读者、得到反馈并从而受到鼓励继续创作。一些以往在传统媒体上不易受到编辑青睐的主题与写作方式得到了生存空间。而它们以往的结局却往往只是成为抽屉文学,甚至可能因为主人预测到这一后果而胎死腹中。

如科幻小说,以往由于发表空间的短缺——在相当长时间中全国只有一本专门性杂志科幻世界,和中国专业作者占主流地位的传统。因此导致科幻小说这种需要作者拥有较深科学素养和丰富想象力的门类在中国极端萎糜,几乎沦为科普类的儿童读物,名存实亡。

然而,事实上科幻小说拥有一个庞大的读者群,当网络逐渐进入中国人的生活,一些科幻类的主题网站相继涌现,其中颇有一些质量不俗,如“失落的星辰”、“飞腾科幻小说组”等。这些网站及其他一些综合性网站所附属的文学论坛为科幻小说的网络发表提供了方便的条件与读者群。使许多理工科出身、从小喜爱科幻小说的业余作者得以绕过投稿审核的瓶颈,将自己的奇思妙想直接张贴到各大论坛,并迅速得到科幻爱好者的拥笃,其写作技巧也在读者的反馈、建议下逐渐成熟,最终成为网络原创领域的热点作家。

网络热点反过来再作用于市场化之后的出版领域,使这一原本不受重视的文学门类成为各大书店占显著位置的畅销书,目前在科幻小说界最富盛名的作家刘慈欣的成功即为一个典型事例。这一事实转而刺激更多人投入网络原创科幻小说的创作。科幻类的期刊也相继创刊,依托网络,经营得风生水起。

其他如“同人类”小说——如以金庸小说人物为蓝本的,江南的《此间的少年》、杨叛的《小兵物语》;以《西游记》乃至电影《大话西游》为蓝本的今何在的《悟空传》、《沙僧日记》;玄幻类小说——如在网上享有盛名的罗森的大长篇《风姿物语》、老猪的《紫川》,都依循着如上过程成为网络文学中重要的门类并打入传统出版领域,得到更广泛的读者。

应该指出的一点是,一部网络原创作品是否被传统媒体看中并出版、发表,并不能成为判断一部作品是否优秀的依据:由于市场化的运作与对畅销的渴望,编辑们往往把目光集中于那些在大型论坛上点击率特别高,掀起阅读热点的作品;而由于网络上读者年龄分布明显偏低——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2003年度对网民年龄成分的调查,绝大多数网民为三十岁以下青少年,教育程度也普遍偏低,本科以上的用户只占3.1%——导致一些题目哗众取宠、主题相对肤浅但情节煽情的作品更易受到造捧(如早期的《第一次亲密的接触》和近期的《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等)。而一些较严肃深刻的作品则有可能被淹没在文海之中,使喜欢阅读这类作品的读者无缘一见。

这种状况,呼唤着文学原创网站主题与针对读者层次的细分,期望大而全则不易精深。然而细分出的层次较高的主题专门网站往往不以吸引人气为能,也就很难进行商业化的融资,是需要扶植的公益性网站,而中国目前所实施的网站注册制度则要求非事业性机构下属的网站必须持卫商部门核准的营业执照办理经营或非经营性注册审批,否则视为非法,使现有的个人性公益网站进退维谷,这大大扼制了中国互联网资源的生产与利用。

 

以上三点表明,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相比,有着自己独特的品格与魅力,但也不得不看到目前它身上所存在的一些缺陷:

 

首先,与传统文学相比,目前网络文学的主要读者群及评论群的有所变化:如前所述,网络上以受教育程度不高的年轻受众为主。这些年轻读者的阅读趣味将直接影响一部作品的点击率、回复率及作品的再传播率。由于论坛文章发表与回复的准入十分简单,因此作者所能听到的评论不再像以往是经由编辑筛选后的专业评论家之言,而是粗细不均的,所有针对自己作品的褒与贬。

在这些评论中,对作品持批评意见的读者往往比较激烈,他们随意发表成熟或不成熟的评论,而这种在论坛上被称为“拍砖”的评论,有可能对作者造成特别剧烈的冲击,影响甚至是中止其后续创作——显然,这种情况对不同主题与思想的文学发展是不利的。而传统文学的受众则遍布各个年龄层,不同层次的读者自行选择适合自己的作品,因为没有直接的读者刺激,这种选择相对来说对作者的创作影响较小。但是,由于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统计,2003年中国上网用户数与计算机数分别比前一年增长35%48%,发展速度是惊人的——这种年龄分布的状况将会在不久的将来得到改变,网络文学因此而受到的不利影响也会消除。

其次,是网络原创作者的不成熟性:由于传统媒体越来越密切地关注着网络文学的发展,在网络上因某部作品一举成名的热点作者,大部分一般会经历这样一个创作历程:“娱己─娱人─引起热点─受传统媒体关注─按出版商要求修改─发表、出版铅印版─按出版商要求高频率再创作─失去原有自由创作魅力”。业余作者希望发表的功利目的会严重影响其整体创作质量,因此,热点作者的更迭速度会更快一些。这种状况,应该说是与当前出版界的浮躁有明显关联,一个鼓励通俗甚至庸俗的年代,会把许多本质优秀的社会成员也带入媚俗的泥淖中。

第三,由于网络原创文学的即时发表的简便性,有许多长篇作品因各种各样的原因有首无尾,成为网友们戏称的“太监文学”。而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除了作者因缺少创作时间、失去创作耐心等主观原因外,已经、将要或期待传统媒体的出版而不张贴后续部分也是重要的客观原因──如雷风暴的《寻找人类》、江南的《此间的少年》、老猪的《紫川》、似是故人来的《闪亮的日子》等。而第二种现象的出现,则其原因除了一般人对作品变成书及相应荣耀感的热望外,原创网站免费张贴、免费阅读,无获益性的特征也是一方面。因此原创网站如果想依托优秀作者吸引访客,从而持续发展,则采用商业化模式与作者建立有偿服务关系是势所必然。

 

综上所述,网络文学整体上有着自己的独特风格同时也有着不容忽视的缺陷。在本文结束的时候,作为一个对网络原创文学有着浓厚兴趣读者,我相信,随着网络的发展,随着中国社会当下浮躁状态的逐渐改变,文学,包括网络文学,会逐渐形成更加成熟的风格,网络文学的经典作品,也会在岁月的检验中,被后代所阅读与认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