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军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亮剑》随想之一假如明天来临----下篇 [转帖]

下篇
技术上的差距并不可怕,其差距在短时内可以拉平,但思想上的差距却是需要很多年才能赶超。美军官兵不缺仗打,基本上是三年一小打、五年一大打,不断在战场上试验其新武器、新战法,检验评估其新思想、新理论,可我军却已在和平年代沉睡了二十年。而新军事思想的锤炼恰恰需要战火的洗礼,除此外别无法门,毕竟军事的实践性非常强,绝非和平年代简单肤浅的理论探讨能够胜任。李云龙之辈正是在战争中学习战争,但却学到了战争真谛,深得其真传,使得满脑军事教条的专家教授们败倒在其石榴军裤下。

道法自然,战争亦有其本原法则,将太多的政治原则和官场潜规则掺杂其间,最终只能有一个结果:败师丧旅、亡国亡军!!!须知浩然天地间,人作为单一个体是非常卑微渺小的,总是满脑子人定胜天、藐视自然规则的人,最终只会在诸多铁律面前碰得头破血流。领袖的作用是选贤任能、砺精图治,为强兵悍将们提供必要的支持,至于治军打仗的事则要交由手下的将领来做,各归其位、各司其责,毕竟在官场潜规则之外,还有个物竞天择、弱肉强食的残酷法则如达摩克利斯之剑始终悬之于国人头顶。

海湾战争爆发前的几小时前,有记者听到收音机里传来一片噪音,即敏感的意识到战争即将爆发,因为美军已在对伊军通信系统实施全频段阻塞式干扰,紧接着战争伊始,美军即以两枚空地导弹破窗鱼贯而入,瞬时摧毁了伊军通信指挥大楼,顷刻即造成了伊军指挥的全面瘫痪。

机械化军队指控系统的又一重大弱点,便是指挥链与通信链共生一树,找到了满是电磁辐射的通信链,也意味着找到了其指挥链所在,在发现即摧毁的信息化战争时代,这就意味着死亡。如《亮剑》内中片断一样,我八路军在抗战前期,习惯于抱在一起搞集中指挥,这就需要借重无线电台,即通信链与指挥链捆绑一处。后来聂荣臻元帅发现,日军飞机总是尾随八路军指挥机关所在地轰炸,指挥所多次转移,但日军总能闻着味循迹而来(日军此时已装备无线电台测向装备),一开始大家都怀疑有内奸,后来还是清华大学毕业的聂帅见识高,认为是电台暴露了行踪,后来把电台搬到山上,日军飞机就只往山上投弹,如此指挥所便安全了。

后来我军多有经验老到的官兵在纵深穿插作战中,发现敌人的野战电话线后,总是先搞断它,然后顺手托着电话线往前跑,在尽头时如果发现电话线十分密集,则意味着已接近敌方指挥所,且电话线越是密如蛛网,这个指挥所就越大,因而在电话线尽头,往往能打掉敌方大头目,且只要敲掉了这个指挥所,其建制下的部队就会不战自乱,归其原头,不过是根电话线而已。此等战法一直沿用至朝鲜战争中,多有奇效。

那时我军的对手也大多习惯于集中指挥作战,通信联络一断就傻眼,头脑僵化只知等待上峰命令的下层军官主见全无,找不到长官就成散沙一盘,而我军乃是土八路出身,早已习惯于分散指挥作战,分散指挥时能守,象李云龙这样的团部被敲掉也不怕,集中指挥时能攻,自己建制打乱了,同时也能打乱敌方建制,且往往是越乱越好,越乱越利于适应分散指挥作战的我军,可谓攻防兼备、机动灵活。因而林彪在辽沈战役最后围歼寥耀湘兵团时,看到部队建制已全然乱套,纵队司令找不到师长,师长找不到团长,反而不担心了,谓道:越乱越好,我乱敌更乱,乱而取之,围而歼之。后来很多号称国民党精锐的王牌师都是被这种乱仗打傻后吃掉了。

而在伊拉克战争中,美军知伊军必不战自乱,压根就没有干扰伊军通信指挥系统,反倒希望通过电磁侦察得获伊军情报,因而越过战前电磁闪击阶段,直接进入了先发制人的斩首震慑,百万军中直取萨达姆项上人头。而萨达姆的共和国卫队更是一溃千里,不说请示上报,很多部队贯穿始终都未能接到一份指令,更有一枪未发举手投降者,共和国卫队的辉煌战史早已不再。于是有些所谓的军事学究们不察真相,就出来大肆宣扬美军战力何其强大、何其先进,已能直接超越电磁对抗阶段,达成先发制人的斩首作战。

说实在点,伊拉克战争只能算是一个异数,本质上讲乃是巨人与侏儒的较量,并非战争常态,实在不值得大惊小怪。真要与中俄等重量级选手较量,美军还得从电磁闪击开始。美军在每次战争的战争法都不尽相同,毕竟兵家战事需要因敌而变、因情而动,单纯从孤立的战争片断中总结经验,是极为可笑的教条主义,这也正是我军在每次美军作战时大发感言,每每出尽笑话的原因,经常出现年轻军官们一边看着张召忠等人的战事解说,一边却苦笑不得的情况。在新军事革命日新月异的今天,上一场战争的经验并不适用于下一场战争,可我们总是跟在别人屁股总结昨天的经验,不可能打赢明天的战争。

但值得担心的是,我军并未根本意识到机械化军队的这一弱点,在长期习惯于集中指挥作战的同时,亦并未按照信息化建军的原则,将指控系统中的指挥链与通信链相分离,而是继续捆绑一体、共生一树。而美军早在70年代就已将指挥链与通信链相分离,将满是电磁辐射的通信链从其指控系统中剥离出去,其指挥链与通信链的信息链接采取的是低辐射、低截获的数据链,战时基本可确保指挥链的安全可靠。在必将到来的中美战略冲突中,我军在思想上的落后必将导致更多的流血牺牲。

《亮剑》为我们再次呈现了那一幕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在抗战初期我军曾力行集中指挥,喜好抱在一起,中下层军官手脚被严重束缚,后日军改变战术策略,我军遭受严重挫折,时根据地被压缩一半,我军兵力减去三成,敌后抗战遭遇到空前的严峻困难。但后来我军调整战略,采取了更为灵活的分散指挥作战,面对敌人大规模的围剿扫荡时则避其锋芒,以敌进我进的方式乘敌后方空虚,跳出敌方包围圈袭扰其后方,尽可能避免硬碰硬的正面作战,既打击了敌人、又保存了自己,逐步扭转了不利局面。

正是《亮剑》中展现的一样,当李云龙部再次将分散的部队召集收拢时,连他自己也不相信,其麾下的有些连队已具备扩充至营甚至是团的兵力。有人说中国人出外是条强龙,入内则为好内斗的虫,虽有失偏颇,却也入木三分。你把部队拢在一起搞集中指挥,一旦部队闲下来就是无休止的纷争内斗,打起仗来也指挥不便,但你要是把连队承包后撒出去,很快回来的就会是团营兵力,而且个个能独挡一面,打起仗来得心应手。

笔者仍在基层团队时,曾赴南方某军校进修,在那里听闻了两件事情。我军一高级将领(现在军委担任要职)来学校考察,学校担负信息作战研究任务,建有全军最先进的信息作战实验室,因而专门安排了最顶尖的教授为其讲课,但这位将军听完后,对信息作战十分怀疑。同样也是这名将军,在我军某型通信卫星升天后,为庆贺此一创新,抄起卫星电话与总部某首长通话,但却总是抢在领导前头讲话,搞得领导很不高兴,他并不知道卫星一上一下之间,有若干秒的时延,因此闹了笑话。

而正是一年以后,当江总号召开展信息作战研究,提出信息化机械化双重复合建军思路后,也是这位将军此时已入主军委,也在那里极力宣扬信息作战威力,要求部队要充分造势、广泛宣传,要深入领会江总讲话精神,结合实际行动抓好贯彻落实。一个未有知识和心理上做好充分变革准备的人,说出这样的话,让我十分怀疑其思想转变之快。须知任何军事上的创新变革都是花落于有心者,更多的借助于那些早有思想准备的人来推动。但十分遗憾的是,我看到的很多有胆有识的年轻军官,最终大多选择了脱下军装,返入地方回归社会。

一个国家的精英,只能有两种出路:一是入主军中,在军言军,实现强兵梦想,而不是在那里空谈空想,要知道战争是实践性非常强的事情,真正知兵者必经军中锤炼,否则大多是意淫自慰;二是商海浮沉,掘得第一桶金,达成原始积累后,开始回馈社会,创造原富以承载国民就业生息,行藏富于民之道,实现富国愿望。此两种人结合一起,就是四个字:富国强兵。但当更多的年轻军人开始雪崩般选择归入地方时,恐不为中国之幸,须知富国不强兵,必如诸多千年帝国一朝梦成空,只富不强岂能长盛不衰。

我们正站在机械化战争时代向信息化战争时代的门槛上,也许一步之遥就会造成于对手的整整一代差距。回望当年战争迈入机械化时代门槛时,或许能有诸多借鉴意义。

当年法国戴高乐将军经年沥血祭出《坦克战》一书,面呈贝当元帅,却被随手束之高阁,无奈之下戴高乐只得付诸出版社发行,售价仅15法郎一本,希望更多有识之士能习之。不经意间,此书辗转落到德军坦克战之父古德里安将军之手,遂使其挑灯夜读而致手不释卷。同样古德里安的前行之路也是异常艰辛,由于德国军界的普遍怀疑和《凡尔赛和约》的限制,他只能用帆布围着汽车权当坦克用,来实践他的坦克集群作战思想,而顽皮的小孩只拿一把小刀,就轻松划破了他所谓的“坦克”,一时间古德里安成为了整个德军的笑柄。

但后来当古德里安的坦克集群隆隆驶过阅兵场时,看台上的希特勒灵光一闪,高兴得挥舞着拳头从看台上跳了起来。希特勒明白限于德国国力所限,要突破一战僵持日久的阵地绞杀战模式,力避长久消耗战,机械化闪电战是不二法门。花开法兰西,却花落德意志,古德里安的坦克集群与希特勒的闪电击战思想终于嫁接在了一起,共同构造了德军的机械化闪电战攻势,此后如潮水般横扫整个欧洲大陆,连法兰西也不能幸免。仅一周之内,整个法国北部沦陷,其间也只有戴高乐将军临时组织的坦克反冲击尚能称道。而那时法军的坦克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胜于德军,但却与德军集中坦克使用于冲击作战不同,法军的坦克只能给步兵作伴娘、拉偏套,法军仍停留于一战步兵主导作战的落后思想中。

战前法国曾耗资数千亿法郎用于修建坚固的马奇诺防线,英法上百万联军就躲在它的后面,但不经意间隆美军的装甲军却绕过了它,使其成为了千古笑话。反推使得天价的马奇诺防线倾覆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不是古德里安的坦克集群作战,正是戴高乐将军15法郎的《坦克战》一书,使得日后贝当元帅悔恨不已。其后古德里安由于耿直犯上,始终不为希特勒宠信,当隆美尔这些晚辈都已提升至元帅,他还仍是个将军,但其思想的激进却惠及同时代的德军将领,打造得德军钢铁攻势所向无敌,堪称德军坦克战之父。

在信息化战争时代,我军现行的指挥体制已远不能适应新军事革命的需要,《亮剑》中所体现的分散指挥作战经验仍有强大的现实意义,尤其是在我军信息主导作战意识尚未确立、信息化新军事革命尚未展开的情况下。而其坚强的意志更是值得称道,现在所谓的外交部只能称其为抗议部,有句话十分切合中国之实情:美国人想打谁就打谁,俄国人谁打他他打谁,中国人谁打他他骂谁。

时代需要呼唤激进变革思想和坚强国家意志,明天的战争其实是由今天的历史书写,没有无本之木,亦没有无因之果,因果循环、矛盾回旋,希望中国军人在冲入下一场战争时,手中有剑、心中也有剑。写在忧患意识消亡和尚武精神泯灭的今天。

探讨《亮剑》的帖子很多,角度不一,在此不一一详述。本文因工作繁忙,成文仓促,观点挂一漏万,只求与诸网友共同探讨,欢迎拍砖灌水。近期如有闲暇,将选择其它角度再续亮剑随想系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