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江湖志》

小江湖志(红霞上卷)(一)


老人在咳嗽,剧烈的咳嗽,咳的满脸通红。大口的喘着气。
      这间屋子实在不能算是一间屋子,说是仓库也不算过分。屋子里全是灰尘,还乱七八糟的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
      老人蜷曲在床上,脸色灰白,不停的咳嗽,已经三天了。
      没有人会来看他,也没有人知道他在这里,这本来就是他自己的主意,和其他人无关。
      一个人如果真的选择了死,那是任谁也阻止不了的。
      这是一个人的意志,人的意志是很奇怪的。当死亡快来临的时候,人通常意志都会变的薄弱。可是人的意志最坚决的时候,却通常是在决定死亡的时候。
      老人惨然的笑,一生辗转大江南北,战无不胜,领百万大军,笑傲风云的他,今天居然在这个狗窝都不如的地方等待着死亡,苟延残喘,闻着屋里一股腐烂的木头发出来的气味。
      可他还不能立刻闭目,他还有一个心愿,一生中最大的一个心愿,他的使命,他必须完成。在一个时辰后,他就可以完成他的心愿了。
      他在等,等一个人,同样也等待着死亡。

      三天前,听雨就看见了一张公告,黄色的,就帖在城门口,红霞城。
      并不是城主发的,听雨一看见那个血红的印章,心里就犯忌。那是上面的公文,公文来的时候,从来就没有好事。好事就不是用公文了,早有八台大轿抬着十三狼直冲城主大厅了。然后敲锣打鼓,满城大红大绿,算是庆祝。
      听雨很不喜欢那样,每次震耳欲聋的爆竹响起的时候,听雨就去郊外,算是图个耳根清净。
      近年来,这样的好事好象很少,应该说一件都没有。这些年来,朝廷要的是上贡,贡的多了,就什么也不管了。以后就是两不相干的事一样。只是偶尔会有文书下来,因为也不是什么好事,就干脆连人都不见了,反正城主会按照指示把事情办好。

      可是这次听雨一看公文,才真的大吃一惊。
      震惊!然后是惊怒!
      如果说侯爷会叛变,打死听雨都不会相信。即使是真的,反就反了吧,听雨也不在乎。朝廷无方,亲小人,疏良臣。最近听说又建立了一个十二楼,楼主居然是一个女子,叫朱茵什么的。专门刺杀对国家的忠谏之士。听说雪家满门三十七口,居然在一夜之间被杀了个干干净净,幸亏次子雪如云还在王若思那里学艺,幸免于难。后来听说逃到了北域,又听说好象途中被十二楼给杀了,具体情况,听雨也不是很清楚。

      这样的朝廷,反就反了,何况听雨知道侯爷根本不会反叛。听雨敬重他,不只是为了他百战百胜,用兵如神。更重要的是侯爷侠肝义胆,不畏权势,敢做敢当。
      听雨知道侯爷不会反抗,老人一生征战,却从来不愿意伤及无辜。他有他的顾虑,他绝不会为了自己的生死,而把整个城池推进战争中去。以听雨对侯爷的了解,他只会做一个决定,就是认!
      认是无奈,却不是服,可是结局是一样的,朝廷对侯爷的了解看来并不比他少多少。
      听雨恨,不平!他必须见侯爷一面!     

      三更,胡同里没有人,边上也早已经没有了灯火。
      安静是最可怕的,听雨从来不怕安静,一生中听雨也没有怕过什么,可是听雨却在发抖,他紧张。他见惯了侯爷谈笑江山的豪情,见惯了他运筹帷幄的风采。他实在见不得侯爷落寞的样子。可是他必须要见,而且要快!
      公告上说的是贬为平民,可是听雨知道,以侯爷的影响力,朝廷绝不会给他任何一点说话的机会,甚至绝不会让他过了今天晚上。
      这个住所只有三个人知道,侯爷、他和风不息。风不息是侯爷的部下,已经跟随侯爷二十年了。虽然如此,听雨还是不放心,十二楼绝对是一个一流的杀人组织。要杀人,首先就是要知道人在哪里。他们的行动绝对会比一般人想象中来的迅速。

      听雨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跟踪,一飘身,进了一个院子。
      到了一个房门前,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侯爷。听雨来了。”恭敬一如在大堂之上。
      门里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咳嗽,
      “小雨,进来。”声音低沉,在听雨的耳中却十分的动听,侯爷还活着。
      听雨闪身进门,小屋里点了一点烛火,里面除了侯爷,风不息已经到了。
      风不息向着听雨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老人躺在床上,看见听雨,眼中忽然闪出了一种光芒。在听雨看来,好象烛火在熄灭前忽然迸出的那一丛光芒一样。这么多年来的默契,听雨立刻明白,侯爷一直在等他。

      听雨抢上了两步,俯下身子,等候侯爷的指示。
      侯爷看了听雨一眼,听雨忽然浑身一震。刚要说话,侯爷一摆手,
      “我征战沙场数十年,为国为民,鞠躬尽瘁。可是我毕竟老了,朝廷要我修养天年,我自己也早有此意,你们切切不可做出对不起城中军民的事情来,可知道么?”听雨愤然,却不敢随便打断老人的说话,只得恩了一声。
      “我大小身经百余仗,未尝一败,人人都说我有武神保佑。其实这只不过得益于五卷经书。”听雨一呆,显然是第一次听到。
      “自中原开国以来,曾经有一奇人写下了天下各地的地理人文,军事等共一百零二卷经书,助我主平定江山,功不可没。后来在战乱中,经书流散,下落不明。我在年轻的时候本来只是一个百夫长,曾经在一个村庄里救下了一个垂死的老人,老人后来就给了我五卷经书,是关于红霞城的,分首卷、地理卷、人文卷、宝物卷、历史卷五卷,我凭着这个后来献良策,立奇功,直到今天。那人曾经对我说,他把经书传给我,那么我就必须答应在有生之年把经书传给一个能真正治国安天下的将才,绝不能使它失传。”侯爷一阵剧烈的咳嗽。
      “这是我今生最大的使命,我必须要完成它。”侯爷说着取出了一个用毫不起眼的黑皮盒子,摩挲良久,终于用手在搭扣上轻轻一抬,盒子打开。     

      盒子里整整齐齐的叠着五本书卷,任谁都知道这就是《红霞卷》了。
      风不息方一探头,侯爷忽然又把盒子合上了。
      “这经书就好象一把利剑,良将得可安天下,而如果一旦落在了恶人或者南楚北域的手上,后果将不堪设想。”老人抬头,头上白发飘动。
      “我曾经数次想把经书毁了,可是我一生言出必行,自然还是要把这书传下去。不息你虽然英勇善战,可是大局缺很少理会,得这经书,对你有百害而无一利。”侯爷虽然垂危之人,但久威之下,风不息也不敢说话。
      转头看了看听雨,听雨忽然道:
      “晚辈心中倒有两个人选,静水阁主南寄云,虽然是女流,却熟读兵书,况胸襟宽广,实在不逊男儿。还有东海白衣人,虽然远在海外,却为国为民,力挡海寇数十年,保海内平安。朝廷却从来不加奖赏,反而处处为难,如果白衣来红霞城,必定可以一展抱负。”却看见侯爷脸上开始出现了不愉的神色。
      “唉,寄云归隐以久,如何能说找到就找到。而现在这事也是拖不得的,你就不要再推脱了。”却不提白衣的说法。
      “听雨接令”听雨只能恭身施礼。
      “现将经书五卷交给听雨,务必以生命保全此卷,如果可以立大事,就为国出力;如果不成,也务必找到合适人选,传之。”说完就要把手中的盒子传给听雨,听雨无奈,伸手去接。

      异变突起。
      风不息突然翻手,左手出掌,一出手就抢下了那只盒子。右手一拳,正轰在听雨的背心上。
      听雨完全没有防备,再加上前方就是侯爷,还不能前冲消除掌力,硬生生的吃了一拳。
      风不息的拳头绝没有那么好吃的,他练的是“破拳”,可以一拳击毙一头公牛。听雨并不是公牛,可是听雨也吃不消,背脊骨好象被击断了一样。
      听雨强忍,咬牙,正咬住了那口就要喷出的鲜血,他不能让鲜血喷到侯爷的身上。
      血咸,心里更苦。
      听雨绝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风不息竟然会下这样的毒手,虽然侯爷已经提醒过他,在进来的时候和侯爷交换的眼神里,侯爷就告诉了他,要小心。可是他不知道要小心什么,要问,却又被侯爷打断了话题。

       听雨立刻反击,
      “雪舞刀”是一种掌法,掌如刀,寒如雪。
      拳掌相交,听雨又是一震,血终于喷出。
      而风不息则是手一冷,这一冷,仿佛冷到了他的心里,追着他,包裹着他的全身。
      风不息飞退,顺着掌力破门,飞出。

      门外,火把亮起,小屋已经被重重围住。
      来的是十二楼的人物,听雨单凭声音就可以听的出来。
      无一不是高手,默默的包围,没有一丝遗漏的地方,包括房顶,窗口。除了手上的火舌发出“嘶嘶”的声音,再没有一点其他的声音。

      听雨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侯爷。
      在每个最危险的时候,听雨总相信面前这个老人可以力挽狂澜。
      侯爷沉默了一下,忽然说道:
      “现在我最信任的人只有你了。”翻手忽然又取出一个黑色的盒子。
      听雨动容,侯爷笑了一笑:
      “这才是真正的《红霞卷》,风不息抢去的是假的。我早就在怀疑他了,想不到他真的加入了‘十二楼’,这次的事情也一定是他告的密。”侯爷叹了口气,想不到跟随了自己二十年的部下居然真的出卖了自己。
      听雨看着侯爷,没有说话,这个老人的智谋在很早以前就让他折服。

      “你一定在想,我们怎么出去吧?”
          侯爷看着听雨,露出很奇怪的神色。
      “一个人一生中总会打一两次败仗的,上天是公平的。一个永远不败的将军,那么他的最后一仗一定是败仗,而这个败仗,就会要了他的命。”     
          侯爷抚摩着手中的盒子,继续道:
      “这场仗到了这个地步,你手中唯一的价码就是这个《红霞卷》了。你有两个选择,杀了我,投降,可以活命。或者用手中的《红霞卷》换生命。”
          听雨一震,断然摇头:
      “不可能,听雨不是贪生怕死的人。”
          “错!为了《红霞卷》,你必须选择生存!我一生征战,所以比任何人都知道什么是生命。轻易轻生的人只是莽夫,绝对不是英雄。”
          “听雨本来就不是什么英雄!”听雨一脸的坚毅,大概有生之年听雨第一次对老人公然顶撞,血气上涌,加上内伤隐痛,脸上通红。
      侯爷大笑,欣赏了看着听雨,忽然问了一句:
      “既然不是英雄,那么狗洞你钻不钻?床下的洞虽然小了点,可是可以直接通往红霞城西郊外。”

          门外终于按捺不住了,两个人破门而入。
      听雨头都没有回,出脚,两人横飞而出。
      窗口又是一人,扬手,一把梅花针飞了进来。
      听雨横了一声,一个旋身,出掌。那人一声惨呼,被飞激回来的针正射中了眼睛,一会儿便没有了声息,显然针上喂了毒。
      杀,听雨出手再没有一丝留情,人如果对你不留情,你又何苦一定要留情给别人。
      雪舞刀带起的白光越来越盛,进来的人武功越来越高,已经很难将敌人阻挡在门窗之外了。
      那就干脆不阻挡,听雨忽然抱元守一,岳停峰峙。
      等人进来后,才开始杀,一小掌,一小步。不耗费更多的力气,实在危急了,就用黑盒子去挡别人的兵器。而敌人反而投鼠忌器。

      门外风不息怒骂:
      “听雨,你卑鄙!”
          听雨丝毫不为所动,冷冷应道:
      “听雨本来就不是英雄,听雨知道一个原则,人如何对我,我如何对人。你们的手段很光明么?你们卑鄙,听雨会比你们更卑鄙,这个时代,想做英雄的还是回家去做吧。”

          风不息气结,又两个手下飞了出来,倒地不起。
      风不息数了一下人手,损失了十七人,不是什么高手。还有五十四人,要收拾下听雨并不是很难的事情,可是损失未免太多了点。又不能用火攻,损失了《红霞卷》,那么一切就都完了。
      这是风不息在十二楼的第一个任务,风不息转念,已经有了办法。

      攻击忽然停止了下来。
      烟从窗口门口流了进来,浓烟。
      可以不用火,但是可以用烟,烟不会熏坏卷册。
      可是这个烟究竟是要必听雨出来呢?还是要逼他走地道呢?刚才两人的说话外面显然是听的清清楚楚的。
      侯爷终于笑了,听雨也笑了。
      “我们可以走了,不知道这个狗洞里有没有老鼠。”
          “老鼠不敢确定,可是蚯蚓是一定没有的。里面全部用大理石铺设的,防水,防震,安全的很。”
          两人的笑声隐隐传出,门外的火把依然,却没有任何回音。

      浓烟迅速漫进了整个屋子,屋子里再没有了任何声音。
      一盏茶的时间。
      门开了,听雨扶着老人走了出来。悠闲的好象出来散步一样。
      两人深深吸了一口气,全然不理会门外对着他们目瞪口呆的十二楼人。
      “小雨,他们一共来了多少人?”
          “七十人,一小组,连风不息七十一人,在屋中战死十七人,到西郊去堵截我们的第一波去了二十人,第二波去了十六人,本来要是我们再多呆上个一盏茶工夫,这里大概人都走光了,不过我们好象也呆不下去了。这烟还真毒,居然下了‘风凄凄’在里面。”
          听雨如数家珍。
      听雨心法不愧是天下最善于侦察敌情的心法,听雨心法展开,十里之内的所有风吹草动都了如指掌。
      “可是他们不知道你居然和无名是至交,而‘风凄凄’的主人舞风偏偏就是无名的妹妹。”
          听雨笑了笑,依然很恭敬。
      “其实这真的是运气。主要还是侯爷的计策用的好,我听见说床下没有地道的时候我都吓了一跳。”
          老人忽然抬头看了听雨一眼,笑道:
      “其实地道是有的,不过是你不合适走。”
          听雨大讶,忙问原因。
      “因为那是一条水道,而你是出了名的旱鸭子。”
          两人相视,哈哈大笑。

      余下的十二楼十八人见他们谈笑风声,不由大怒,纷纷扑了上来。
      一个为首的手一扬,一个信号飞花腾空而起,天已经快亮了,飞花在蒙蒙的凌晨划开一道美丽的弧线,就象朝霞下的流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