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田秀昭

布什总统最近的亚洲之行刻意乏善可陈。但是,这是由于布什并不着手处理该地区日益严重的问题,即亚洲的安全格局由于中国不断增长的经济和军事实力正在改变。

例如,今年夏天,中国和俄罗斯举行了首次大规模联合军事演习。随后,俄罗斯新闻报道,中国、俄罗斯和印度将在今年底前举行代号为“因德拉2005”的三国军事演习。

过去,三国如此联合军演几乎不可思议;而且,此类演习不可解释为“一次性的”,不具有共振效果。相反,它们反映的是中国在亚洲建立霸权的长期战略目标。

这一野心的其中一个工具是上海合作组织。中俄军演就在这一组织的框架内举行。上合组织成立于2001年6月,包括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坦、塔吉克斯坦以及乌兹别克斯坦。

上合组织的最初目的是在苏联解体以及随着阿富汗的反恐战争美军进驻后,减少中国和中亚国家的边境紧张局势。

中国将上合组织视为在广大地区扩大其影响力的舞台。这一地区横跨亚太、东南亚、中东、东非以及印度洋。实际上,上合组织的成员包含全球45%的人口以及欧亚大陆28%的陆地面积。

上合组织为反美统一战线

中国在上合组织中积极扮演领导者角色,产生了其所希望的政策。上合组织逐步将其重点转移到打击伊斯兰恐怖主义。但是目前,上合组织经常被用来作为反对想像中的美国的单边主义的论坛,并为在该地区的安全和军控问题上反对美国而提供统一战线,特别是在中国和俄罗斯之间。

这包括联合反恐训练以及要求美国在该地区、特别是从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坦削减兵力。

上合组织不仅为中国提供对抗亚太地区现存的美国领导的联盟的平台,而且正日益被用来防止形成美国领导的限制中国推进的网络。最终,有人担忧上合组织会发展成为类似冷战时期华沙公约组织的军事联盟,其核心是萌芽中的“大中华联盟”。

但是,中国的地区外交远远超出上合组织。它抓住每个机会,包括有关朝鲜核武发展野心的六方会谈,来突显其解决所有亚洲事务的中心地位。此外,它继续在沿着从中东到中国海岸的“不稳定之弧”的海运通道上的每个关键点建立军事基地的“珍珠链”。

中国的雄心无人知晓

无人知道如何应对中国在亚洲施展的外交和军事力量,这是因为中国的雄心根本无人知晓。但是,人们在揣摩中国意图之时,其政府却在行动。实际上,英国的主要安全思想库国际战略研究所最近警告说,当世界关注于国际反恐战争以及中东不断演化的事件之时,中国正在从亚洲到非洲快速扩充其影响力。

非洲的“珍珠”包括苏丹、安哥拉、阿尔及利亚、加蓬、纳米比亚、坦桑尼亚、津巴布维、乌甘达、吉布提、马里、中非、利比里亚、埃塞俄比亚、莫桑比克、塞拉利昂以及刚果民主共和国。中国在每个国家都在培养特殊的军事和商业关系来促进对中国利益的忠诚。

正如亚洲一样,也有一种运作模式。那就是,中国不断增长的影响力增加对中国政策的支持。当然,这也是礼尚往来。只要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出现抱怨,中国就可以指望从许多自身都有人权问题的非洲国家得到支持。即使是北京被选为2008年奥运会主办城市也得益于“非洲选票”。中国已经公开宣称它将在世界贸易组织以及其他国际组织中支持非洲国家。

同样,在同台湾的争执中,许多非洲国家现在愈发倾向中国。尽管几十年来非洲国家从日本接受经济援助,但是当日本政府试图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时,支持日本的非洲国家寥寥无几。

中国喜欢自夸其“和平崛起”。然则十九世纪末俾斯麦的德国也是和平崛起,但是却好景不长。问题并不是中国是否和平崛起而拥有大国地位,而是崛起后它是否打算保持和平。正如125年前的“德国问题”一样,世界正在面对“中国问题”。这一次,我们需要一个满意的答案。

·作者(Hideaki Kaneda)为日本自卫队退役中将,现任冈崎研究所主任。

文章原题:The China Question

版权所有:Project Syndicate,2005年。译者:赵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