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是一个兵

未来军嫂 收藏 25 942
导读:[原创]我是一个兵

军小的时候总爱听爹说打仗的事情。爹是个爱喝两盅的人。每每吃饭的时候,军总是给爹摆好碗筷,将那一小碟花生米摆在爹的面前,将爹的小酒盅倒的满满的。爹喝完的时候军麻利的再满满的斟上。因为爹多喝上几杯通常会讲起他以前打仗的事情来。他用手比画着枪,点着军:“小子,老子当年看见小鬼子,那可是一枪一个毙了。。。。。。妈的,倒酒”军笑嘻嘻的再为爹倒上酒,然后从娘糊的烟盒里捏出一小撮烟末放在早已裁好的烟纸上,小心的卷起来,然后恭恭敬敬的递到爹手里。爹总是美美的将烟放到鼻子底下嗅嗅,然后放进嘴里,火星一闪一闪的,爹翘着二郎腿,眯着眼睛,嘴里哼哼着:“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这是爹最惬意的时候了。
    十八岁的时候,军已经长成一个大小伙子了,四方脸,脸皮白净,悬胆鼻,活脱脱一个美男子。军啥也不想,就想到部队。十八岁的艾子也穿上了绿军装。虽然看起来特别臃肿,一点也不合身,上面还光秃秃的,就象小时候军偷穿爹压在箱子底的那件有四个兜的绿军装一样。衣摆在屁股下面,两个袖子长长的耷拉着,就象戏台上唱戏的女角的水袖一般。但是军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挺起胸脯戴着大红花上了火车。火车启动的时候军看到爹心满意足的笑,爹穿着那件绿军装,但是老来发福的他穿着那件军装已经不合身了,肚皮上的那个扣子怎么也扣不上了,象爹一样咧着嘴笑着。娘不停的用手帕抹着眼泪。军压抑不住穿上新军装的喜悦,满不在乎的摆摆手,心里想:“我也是个兵了”火车呜的一声出发了,随着或者轰隆隆的声音,军嘴里哼哼着:“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起初第一次走出家门看什么都新鲜的劲慢慢的被浓浓的睡意所替代。军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军被冻了起来。睁眼往外一看,一片雪白。军也见过雪。却没见过这么多的雪。山,一座连着一座,雪厚厚的盖在上面,连绵不绝,除了白色还是白色。连树木都是白色的。看了看表,火车已经走了差不多十几个小时了,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白天,黑夜,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车终于停了下来。军伸了伸胳膊,舒展了一下身体,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想要走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坐下,哪个让你站起来的?无组织无纪律,你现在是个兵喽!”军看了看身上的绿军装,忽然想起来自己是个病了,一切要服从指挥。军重新坐到位置上,眼睛向窗外看去,光秃秃的,连树木都是光秃秃的,连片叶子都没有。站里一堆堆未来得及清除的雪,有点化了,黑乎乎的。身后那个说话有点怪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全体起立。”军岁着车厢的七八十人下了车走到站外,看到早已经等候多时的三辆客车,他们被分成了三批。这时候,天上飘起了雪花,落在人的脸上,钻到脖子里。风吹到人的脸上象刀子割的一样。军心里想,这个鬼地方可真冷。汽车行驶了大概一个小时,漫天飞雪中军看到部队的大门,大门两侧的两名哨兵像两尊雪人笔直挺立,纹丝不动。立即,有一种一样的感觉爬上心头。军心里有点点儿蠢蠢欲动的感觉。 
 
 
下车集合后听部队首长致欢迎词。雪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反而越下越大了。本来落在脸上还觉得挺有意思的,可是时间一长,雪花化成水,水又结成了冰碴子。两只手放在裤缝边,腿早已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下的命令进了房间。进屋一看,军楞了,沿着两壁望不到尽头一溜排开的床铺,军数了数,一共四十张床。卫生间里摆放了两只半人高的水桶,有人告诉他们因为天气寒冷,水管常常会被冻裂,以备不时之需。还有六个水龙头,那是四十个人共用的。
    晚上休息的时候军躺在硬板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薄薄的被子根本就抵御不了严寒,迷迷瞪瞪的时候军梦到家乡的山家乡的海还有父亲母亲,他看到了他的高中同位冰,那个一笑就有两个酒窝的女孩子。。。。。。。忽然,一声尖利的哨音把他从梦中拖了回来。忙手忙脚的把衣服鞋子穿上,还没来得及扣扣子,一只脚半露在外面跟着大帮人冲出了房间。向外跑的时候将鞋子穿好,又将扣子扣好。一听,原来是吃早饭的时间到了。军松了一口气,心想,吃饭又不是救火搞得这么紧张做什么 
 
午休后集合,连长宣布由于部队首长考虑到大家长途劳累,又是新战士,今天休整下午澡堂开放。军和大家一阵欢呼,跑回房间端上脸盆放好洗漱用具排好队向澡堂进发。踏进澡堂的时候军傻眼了。十几根没有莲蓬头的水管立在浴室里,水柱哗哗的垂直到水面,砸在地上,水花溅的到处都是。岁要命的是,五六个人挤在一个水柱下,热气弥漫着,根本看不清楚对面是谁,不是你踩了我就是我撞到了你,一片嘈杂。一拨人走了另一拨人马上近来了。军倒是极有耐心的抱着脸盆在那傻站着,小心的躲避着,不知道哪个人是好心还是认错了人一把把他拽到一根管子下。帮他将盆子里的水倒满,军将头发打湿,倒上了洗发水,就听到班长富有穿透里的声音:“时间到了,全体集合。”军拿起脸盆把水从头浇到底,胡乱用毛巾把头发和身上擦干,也不管有没有冲洗干净就走了出来。军心里懊恼着,但一会又阴转晴了,反正水多的是,明天再洗也不迟。于是又哼哼起那首歌:“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一直到第五天也没人提洗澡的事情。军实在憋不住了,问班长,那个四川小子一笑:“你以为澡堂子是你家开的嗦,部队规定,一个星期只能洗一次”。军彻底死心了。终于等到了星期天却被告知水管坏了,下星期再开放。军象泻了气的皮球,一下子什么劲头也没有了,每天枯燥繁重的训练使他回到寝室就瘫在了床上。晚上身上汗臭味,泥巴味还有臭鞋的味道直往他的鼻子里钻。总算是又判到了星期天,军这次可顾不得什么绅士风度了。拼命的挤到一根水管下,迅速的将洗发水倒在头上,揉出泡沫,将香皂打遍全身,一身泡沫的军站在水管下愉快的冲洗着,。忽然,军嗖的蹦到了一边,上牙和下牙不住的打架,原来,热水一下子变冷了,冲洗了一般的军尴尬的在那呆立着。身边有人喊他,时间快到了。军狠狠心,一咬牙硬着头皮哆嗦着重新又站在水柱下,匆匆的冲洗完。回去的路上,军有点想骂人的冲动,心里有点后悔了,这哪叫当兵啊,简直就是活受罪。
   回到寝室,军把盆子往床底一扔,把自己的身子重重的抛到了床上。军上铺的小广东不知道从哪里刚刚抽烟回来,嘴里哼着。看到军心情不好的样子,将军拖到了厕所。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根香烟来:“哥们,来一根吧。”军摆摆手,这个小广东名字叫阿满,听说他老子在市里任个什么官,小广东在家也是个小混混,他老子实在管教不了找了关系把他送到了部队。小广东可是铁杆烟民,刚刚十七岁,就已经三年的烟龄了。光看看他的手指就知道他的烟抽的有多凶了。小广东对军笑笑:“饭后一只烟,塞过活神仙啊。”军还是摆摆手,小广东一笑,自己又在那吞云吐雾了。小广东回来不久班长就下了命令:“鉴于新兵来队后整天方便面火腿不断,而猪食桶里却扔着整个整个的白面馒头,规定新兵的钱一律上缴登记,需要时再有本人申请,班长酌情发给。小广东眉头也没皱一下,一下交了三千。军想,看你这个烟鬼以后怎么办。可是军发现小广东丝毫没受影响,经常在出去后带一身烟味回来。有一天寝室里就军和小广东两个人,军问小广东。小广东眼一瞟,往军的床上一坐,翘着二郎腿摇头晃脑的说:“钱是爷爷,什么都能没有可千万不能没钱。”然后起身到门口把头伸出去望了望,然后跑到军面前把上衣反转过来,露出了兜子,军张大了嘴巴,就象当初他爹穿那件怎么也扣不上口子的上衣,大大的咧开了。原来,小广东将兜子大三分之二处缝了起来上了拉锁。拉开拉锁,抽出两张百元大钞,还有一张金卡。晚上会餐的时候军醉了,醉了军之后反复的唱着那首歌:“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