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的朋友最长久[转帖]

作者:PClady 东子

    有些朋友很平淡,你们的关系总是那么不温不火,聚少离多,不随时间和空间的改变而淡远,但也不曾浓烈如酒,越饮越醇。然而你就是少不了他,那种牵挂,不时地划空而来,淡淡的,却长长久久。程远就是这样的一个朋友。

    我不知道程远去了瑞士,这让我始料不及。

    那天,我在清理垃圾邮件的时候,突然被一封标题为我别名的邮件惊呆了,在众多邮件来往中,还没有人如此亲近地直呼我的别名。匆忙打开看看,竟然是程远。

    我和程远同学九年,又共事一年。他属于永不安分和特别喜欢折腾的那种,总有数不清的点子满脑子地乱跑,做任何事情总有自己的道理,反正是永远活力不尽的那种人,让小女生们总是羡慕不已,程远呢?他总有办法掏出小妹妹们的眼泪,程远是位专听别人秘密的人。而我呢?小女人的“坏”毛病全部占尽,多愁善感啊,胆子小,爱做梦,喜欢听好话,非常任性,超级浪漫……每每遇上不顺心的事儿,常常是躲在角落里掉眼泪,一滴,两滴,三滴,就等程远一句柔声的关切,马上就泣不成声。程远理所应当地成为我最好的倾诉对象和代言人。

    所以我敢说程远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他知道我所有的弱点和软肋,并且知道怎么治我。如果有人问这个世界上最不愿娶我为妻的人是谁,那个人准是程远。曾经的我们被人无数次的戏说为初恋的多种版本,可我太清楚一个道理,打死也不能嫁给一个聪明到可以一眼看穿你的人。正因为不涉及“爱”字,我和程远的关系一直是那么地纯粹。

    大学毕业,我们同进一家报社,由于他父亲的一些关系,他还可以不像我们一样不得已挤上破旧的夏利出租车去抢新闻,因为单位给他一个副主任的闲职,还配上了一辆红旗牌小车,这曾经让我非常羡慕。而程远呢,真是太顺利了。他一直生活在他父母的庇护下,生活和工作同样愉快和充实。然而就在我以为的幸福生活中,程远开始了抱怨。他抱怨日子的过于平淡,抱怨这个职业的辛苦和收入的不公平。这可能是程远选择出国的最好理由,对于喜欢折腾的程远来讲,也许出国是个最好的选择。我想。

    可程远选择去瑞士,依然超出了我的想象范围。因为在我看来,永不安分的程远一定会去美国,那里的消费水平和收入适合喜欢折腾的人去生存。而瑞士呢?这个德语的国家不论是生活质量还是移民工作的环境,亲和力不是太强。况且,程远哪里会说德语呢?

    字里行间,程远的笑容似乎在眼前。那个高高大大的男孩,就好像站在我面前,咧着嘴,欣喜地诉说着那个国家的美丽:经济的繁荣,生活的天堂,工作的紧凑,可观的收入,休假的闲适,这一切都如愿以偿,都是他一直追求与向往的。我在心里说,好了,程远,这次,你应该安分了吧。

    我马上给程远回了封信,信的末尾还坏笑着说,程远,等你娶个瑞士牌的洋猫咪回来。

    然而,半年过去,我再也没有得到程远的一字半句了。几次打越洋电话给他,都是无人接听。

    心里在想,程远啊程远,你到底在做什么呢?

    偶然间,听一位加拿大的朋友说,程远到了加拿大,是瑞士的一位同事介绍去的,似乎工作得挺不错。这次,我又一次惊奇不已。程远啊,你到底搞什么鬼?有没搞错,这么快就从你的人间天堂飞往地球的又一岸啦?你能适应如此频繁地更换国家和工作么?

    好不容易盼得了程远的来信,他似乎对此次的时空交换并没有做出太多的解释,只是说了,啊,加拿大这个移民国家包容心真强啊。我想,也许,程远正处于行走的路上,依他的性格,肯定希望不断找寻最适合自己的城市和位置,不闯荡一番,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对于程远的近况呢,我一无所知。生活得怎么样?工作开心否?加拿大比起瑞士,是不是更适合生存呢?不过我相信聪明的程远一定有个利弊的权衡,去加拿大,也许是对的。远隔着水过千山,我能做什么呢?除了一句至诚的祝福,别无他法。

    又是几个月过去了,某天电话响过,居然是程远!他说他在英国,已经两个多月了,什么一切都好!我的老天!我儿时的伙伴,不是你说错了就是我听错啦?不会吧?我的眼球都快跌出来啦。我说程远你这小子,你是不是仗着世界公民的身份证,准备周游列国咧?

    听我在这边大呼小叫的,程远很是开心。他说,出门在外,哪有事事顺心的?不过男人嘛,总是要学会闯闯的。再说了,换工作和换环境同等重要,也是常事嘛,这不是比中国护照方便啊?我的性格你是知道的啦,加拿大那边的气候超级冷,比北京差多啦,工作嘛,主要投个好心情,你说是不是?英国环境不错的,很适合男人闯世界的。那么,去英国工作的程远真的是如鱼得水啦?从他的语气中,我糊涂了,无法判断是感叹还是兴奋?是深沉还是沧桑呢?鬼知道?

    程远告诉我,为了挑战自己,他进了一家世界著名的日资企业,硬是凭借着做媒体时的那种认知风格,还有向来独家称赞的表达能力,他已经升为部门经理了。他说,所谓经理,也没管几个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啦。

    没等我惊喜祝贺,我听见程远的声音压低了。不过他妈的小日本的确缺乏足够的人情味,虽然工作环境一流,待遇一流,管理超级严。上班不准打私人电话,不许浏览与工作无关的网页,更不让有机会在线聊天了——唉呀,不好不好,老板来了,我们下次聊好啦。接着,咔嚓一声,那边没有声音了。天啦,有这么恐怖么?你还没告诉我新的电话号码呢?还有邮件地址,是不是也换了?原来的怎么总不见回信呢?电话这边,我无可奈何,失望之极!可我能有什么办法呢?一个字——“等”,等程远再次联系我,而现在呢?我只能面对空气。

    就是这样,一个短暂的电话,我知道我儿时的伙伴程远去了英国,而且是加盟了一家国际大公司,并且做到了经理级别,仅此而已。不过我想,也许现在的职务于程远更真实。

    当年的一切物是人非事事休,而我,也同样更换了一个工作环境。在向晚的风里,当我满足于目前有条不紊的生活状态中时;当我累身于平凡生活的琐碎时;当我感恩于一份生活的感动时,我常常会凝望着那个似是而非的方向问,我儿时的好朋友,那个至今亲切呼唤我别名的伙伴,你在他乡还好么?你还会漂泊到其他的地方么?你还是像以前那样满腹抱怨吗?你依然是喜欢折腾如故么?你那颗永不安定的心,到底何时会停泊靠岸呢?一切当保重!切记珍重!

    我知道,对于那个儿时的伙伴,我的任何详细盘问都是毫无意义的;我也知道,即使我什么也不问,程远什么也不说,程远依然是喜欢漂泊的程远,而我呢?依然是对他的牵挂永不改变。我们也许再也没有最初的亲密无间,而随着时空的改变,曾经的友谊似乎渐行淡远,然而,我深信,在我和程远的心中,一定相互预定了一个角落,在那个角落里存放着我们彼此的友谊和牵挂,还有祝福。我们不再追求感情的纯粹,诸如男女爱情的纯粹,友谊的纯粹,我们追求的是感情的真挚以及它带给我们那种淡淡隽永的美好感受。

    恋人可以分手,夫妻可以离异,而相互牵挂,彼此关怀和祝福的朋友却是心中永远温暖的角落。就像我和程远,平淡的友谊最长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