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转型期衍生出不少“灰暗”、“不雅”乃至“丑陋”的“潜行当”,尽管不为主流认可,也为民众所不齿,却不乏市场,抑或被某些群体追之捧之,譬如“性工作者”、“鼓掌工作者”等。“性工作者”“娼盛”不少年了,就免谈了罢。而“鼓掌工作者”,对于我来说,则是新鲜玩意儿

      “鼓掌工作者”的必要性 据说在一次什么集会上,斯大林光临,于是照例掌声四起,掌声在全场“经久不息”,经久不息,经久……不…息……大家的手掌、手腕,胳臂肘和肩膀都累了,终于有一位坚持不住,一个掌心落在另一个掌心,没再抬起来,就在这一霎,全场的掌声也噶戛而止。会后,这第一个停止鼓掌的人就失踪了。——是紧贴在他身边的人告密的吗?——这不会是每次这样的集会必有的后果,也许只有这么一次,但就是一次还不够吗?
这样看来,有一位身份分明的“导掌”,如乐队之有指挥,大家都来服从命令听指挥,为气氛计,更为会众的安全计,倒也没什么不好。

"鼓掌工作者"体系分析

●[注意事项一:“鼓掌脚本编写员”和“鼓掌诱导员”的工作要分清]
实际工作中出现的问题:讲稿有两个版本,印发给与会人员的是“公开版本”,标“(鼓掌)”的是“秘密版本”,只打印4份,一份交报告人,以便其见了“(鼓掌)”就嘴巴暂停,留出鼓掌间隙;一份交主持人(“鼓掌诱导员”是也),以便其见了“(鼓掌)”就率先拍手,诱导听众鼓掌;一份交“鼓掌计时员”,以便其见了“(鼓掌)”就按码表,记录鼓掌时间长短,额外鼓掌者另计;还有一份留存“鼓掌脚本编写员”处备查。结果会议主持人内急如厕,“(鼓掌)”处因没了“导鼓”而哑场,“鼓掌脚本编写员”越俎代庖,充当“掌托”救场,弄巧成拙搞成了“倒鼓”,落个挨累不讨好,被一顿训骂,还要写检讨。

●[注意事项二:无误地报道鼓掌的次数和鼓掌的时间是“鼓掌工作者”一直以来默默的贡献]
鼓掌脚本编写员”、“鼓掌诱导员”、“鼓掌计时员”成为体系,被统称为“鼓掌工作者”。这个序列在国家编制法规和各级“红头文件”中虽然查无出处,可是,据说“鼓掌工作者”在一些地方的官场上已经“时尚”多年。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某些地方媒体在发布领导人作“重要讲话”的新闻中能准确无误地报道鼓掌的次数和鼓掌的时间,原来可能是“鼓掌工作者”的默默贡献。这样做,无疑会极大地刺激权力者对于鼓掌次数和时间的追逐和攀比,以及对“鼓掌工作者”的青睐和偏爱。
 
●[注意事项三:听众注意!心里不情愿巴掌也得应付,否则,就等于自我暴露]
心里嘀咕反对,嘴巴决不敢出声;也是很少有人敢不鼓掌的,心里不情愿巴掌也得应付,否则,就等于自我暴露,公开声明自己是另类和异端,傻冒才会这么蠢,甘做倒楣蛋。笔者并不一概反对鼓掌,只是希望掌声都是真实的、真诚的,能“情动于中发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