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危险的航线完整版第十一章特别预算

 

军事会议上,以财政大臣谷垣祯一为首的保守派文官坚决抵制增加军费。

军方一号人物参联会主席大岛纯是首相扩军备战政策的坚定支持者,他用温和的口气说:“人们都知道日本的军费是世界第二,但谁知道日本的战斗力是世界第几呢?我们每年虽然花掉不少军费,但是我们战斗力不高,谁知道其中的奥妙?日本物价高,所以自卫队员的工资也是非常高,大多数军费都发了工资,另外花消最大的就是国产武器,90式坦克和F-2战机,都是性能一般的武器,但是都是世界上最贵的,因为要维护本国军工生产线的开工,我们必须付出高成本保证军火商开工,开工的结果就是武器是最贵的,但不是最好的,军费都浪费在本国生产的低性能武器上。现在我们设计了低成本高性能的武器,为什么坚决要不让他服役。这是最便宜的最好的武器。”

因为华显坚决不接受首相的新任命,武藤葵依然是飞机课的课长,但他的实权职务是装备局副局长,武藤葵所在的部门负责采购武器,但财政省不给防卫厅拨款,就什么都买不到。日本缺少战略家和懂战略的人,武藤葵就是这类比较缺少的人,他对谷垣祯一说:“每天500亿美圆的军费真正用来采购新武器的钱并不多,我们一直在致力于少花钱多办事。如果光为省下这50亿美圆去精打细算,那是可笑的,是没有眼光的,我们多年来一直就因为太精打细算,外人都说我们小气,小气的结果是自卫队装备了一堆质量不高的武器,潜艇事件难道还不能让我们意识到防卫水平的落后。”

松井寿说:“首相阁下,现在是我们增强国防力量的关键时期,军力是我们维持大国地位的唯一保证。各位要为日本的明天去打算,而不为眼前,以我国的财力,每天拨出100亿美圆去进口急需的武器,应该不难。”

为了国家安全,这么多军方要员来劝说一个文官,让首相感觉到很没面子,为日本未来的安全,他不得不支持军方,他对谷垣祯一说:“你不要太固执,国会的工作由我去做,你尽管做拨款计划就是,这个采购计划就这么定了,请财政省大臣回去准备计划书。”首相一句话,把文官都顶回去。

首相做完决定,感觉到有点疲惫,先暂时离开会议室,官房长官安倍晋三马上跟着首相离开会议室。

 

来到会议室旁边的小休息室里,安倍对首相说:“以后讨论军事问题就不要让文官参加,首相只要听防卫厅官员的技术报告后做决定就行,免得他们就耽误我们讨论重要问题的时间。”

首相点点头。

扩军备战不是右翼政客都喜欢的吗?这么号称最右翼的一届内阁里就有这么大的阻力?

日本政坛内有右翼党派,左翼党派,还有少数极右翼政客,其实这样的划分很不明确,什么叫右翼?没事去拜个鬼,开会时候喊几句强硬的口号,公开场合说话的时候对邻国硬一些,这不是真正的右翼。真正的右翼分子比极右翼分子聪明的多。

极右翼分子那叫愚昧的右翼,没事就叫嚣和邻国开战,把军队开进争议地区,干涉别国内政,没事干就改教科书,这叫傻子。他们提出极端政策的时候考虑到日本的实际情况没有?日本军力有多强,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那方面不足,那方面需要加强,需要如何加强,需要怎么具体建设,那些愚昧的极右翼的分子不考虑实际情况,只会想疯狗一样叫嚣。

右翼中也不是一个观点,也分好几派,对内政策方面真正的右翼分子是反对邮政改革和金融改革,他们认为目前挺好,就这样发展下去不错,这些人整天在国会里上蹿下跳的反对邮政民营化改革,反对任何改革,只想把现行体制修补一下继续用,反对改革的是右翼保守派,但他们和支持改革的右翼内阁及首相也有很多共同点,没事干的时候也对邻国胡乱强硬一下,就被贴上右翼的标签,其实这些人是右翼保守派。真让他们投票改宪法,投票支持扩军备战,投票对某个国家宣战,他们还真没这个胆子。

右翼中还有一支就是改革派,他们小改教科书,大改宪法,喜欢扩大军力,把自卫队升格为自卫军,总是要变革过去的东西,比如邮政改革。他们把强国的希望放在一个“变”字上,以改革谋求成为政治大国,军事大国。他们和右翼保守派的分歧主要是内政方面,其次才是外交和安全政策方面。现在内阁全是右翼中的改革派,他们这群人中间也不都是支持扩军备战,只有少数人支持,文官基本都反对。

政客平时都叫嚣扩军,真让他们投票支持的时候,才能看出谁是真的右翼。以安倍为首的官员都是真正的右翼,每逢讨论增加军事预算,增加特别拨款问题上一点都不动摇。

 

文官离开之后,军事会议继续进行,坐在那的都是真正的右翼分子。

首相回到座位上,继续和大家讨论军队发展问题。他用低沉的嗓音问:“谁看过华显提交的航空技术发展计划书?”

木村太郎、广田义、松井寿、武藤葵、大岛纯、贺屋幸一、佐藤昭、岛田康夫、铃木次郎、桥本德、额贺福志郎等人都点点头,表示看过的这个计划书。

首相继续说:“这个华显在报告中说的很详细,说我们日本采购第4代飞机是做梦,我们根本买不到F-22、也买不到F-35,还说我们继续努力购买4代机是徒劳,他预言美国人10年内绝对不买4代机给我们。诸位都说说。”

松井寿说:“装备局几乎每个月都组织一个代表团去美国求购4代机,即使买的是‘期货’我们也很满意,但美国人一直不肯买,他们总是说等等再说,而且洛克希德公司F-22的生产计划已经定好,F-35的定单太多,根本没有时间为我们制造飞机,五角大楼也建议我们考虑其他机种,F-22是肯定不出口,F-35要优先为美军生产1000架左右,另外英国、澳大利亚、韩国、以色列等国早就发了定单,即使我们和美国签约,接收飞机也要10年以后。所以华显说我们买不到4代机,确实是真的。”

贺屋幸一继续说:“他建议短期内采购3代半飞机,现在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都开始大量采购EF-2000和阵风,瑞典那样的小国买造不出3代半重型战机,也在采购JAS-39那样的3代半轻型战机。而不能独立制造飞机的国家比如韩国和以色列都选择美国的3代半战机,美国也急于推销他们的飞机。但购买美国飞机我总担心他们会把战机上的对地和对舰攻击能力屏蔽掉,当初他们卖F-4战机的时候就取消了对地攻击能力,我们费很大力气才把高价进口的飞机搞成多用途,而且美国一直不大愿意卖进攻武器,采购一批F-15K回来万一被美国改成防空型,那还不是达不到目的。”

“问题是现在我们的防空型F-15J严重老化,电子设备落后韩国10年,能采购到一批防空型飞机也是急待解决的问题。未来空战很激烈飞行员容易疲劳,所以我们尽量采购双座型战斗机,先进防空战机关系到首都和本土的安全。”额贺福志郎对自卫队的情况十分了解,日本现在别说说先进的3代半多用途飞机,就是连先进的防空战机都没有。

“替换F-15J有什么侯选飞机吗?”首相问道。他其实详细的看过报告,华显明确指出只有几种战机值得考虑,分别是被屏蔽对地攻击能力的F-15K、F-16I、阵风M、EF-2000、F/A-18E/F战机,另外还可以考虑过翻新的F-14D型战机。首相更倾向于F-14D、F/A-18和阵风,因为日本有好多人做着航母梦,不光是首相一个人想建造航母,引进舰载机对未来制造新航母有巨大的战略意义,目前日本已经有10多架E-2C,如果得到舰载机,缺的只有航母。造航母最大的难度不在航母本身,而在于舰载机。日本的科技能力,只能仰望3代半战机,但这种武器对日本来说太遥远。

“如果买3代半飞机,全部替换掉F-15J至少需要5年时间,而且一次就要花掉200亿美圆,每年财政需要拨款40亿美圆。” 额贺福志郎早把更新飞机的时间和费用算好,等首相决策。

扩军备战真是不可及的梦想,为提高防御能力就需要这么长时间,需要那么多费用,什么时候日本才能有一支独立保护自己的军队?首相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疼。

“战斗机更新的问题我已经在考虑,我会做出决定,请广田义先生提供一份详细的评估报告,要进口飞机一定要最好的。”

广田义回答:“首相阁下放心,我下次会议前就能提交详细报告。”

贺屋幸一说:“不光是飞机需要更新,防空导弹现在也落后不少,朝鲜的导弹是越打越远,我们的PAC-1/2对弹道导弹不是很有效,数量也比较小,希望能引进一批PAC-3,至少需要5套。”

这又是一大笔开销,日本没能力自己制造防空导弹,进口是唯一的选择,买一些防御性武器美国人是不为难日本。建立强大国防,在议会里喊口号非常容易,做起来真难。还要用钱的地方真多,增加潜艇数量,淘汰旧的驱逐舰护卫舰,除了直升机母舰以外,还需要11艘多通途驱逐舰,最好是防空能力强一些。地方护卫队的19艘老旧驱逐舰护卫舰也要更新,一共需要更新30艘军舰。

光更新航空自卫队的武器就是一堆问题和麻烦,而海上自卫队的装备比航空自卫队还落后,90年代后总共才建造了21艘新驱逐舰舰,80年代前造10驱逐舰还在服役。美国80年代后开工的巡洋舰都退役了一批,日本还在用70年代的军舰。美国的斯普鲁恩斯级驱逐舰性能还不算落后,美国人居然全部让它们退役,斯普鲁恩斯级满载排水量8000吨,是世界上公认的高性能反潜驱逐舰,而日本刚下水的,日本国内最大的反潜驱逐舰才6000吨,根本无法相比。

会议上光讨论更新飞机和导弹就用了一上午时间,这些问题等着首相做决定,下次会议要讨论的舰艇装备更新,头疼的事还多着。

 

军方开会的日子就是华显和林盛特别轻松的日子,那些官员不会突然巡视他们的办公室,他们也可以上班时间溜出去逛大街。东京这地方很大,一天两天是逛不完。

他们两人上午躲进一家中餐官吃饭,两个人不光吃菜,还喝了不少的酒。心情高兴的时候喝酒特别舒服,还不容易醉。

林盛看桌子上已经有不少空酒瓶,再看看手表,时间已经快中午12点,是别人吃午饭的时间,估计那些头头脑脑们已经开完会,他们也该回办公室去。中午那些官员门吃完午饭下午可能去办公室视察,这些人出奇的关心武器研制进程,又不是赶着去打仗,急什么?他对华显说:“时间差不多,我们回办公室醒酒,等下午那帮‘兔崽子’(骂日本官员的话,反正那些人听不懂)视察的时候我们也好做个样子,免得人家说一百万雇来俩废物。”

此时华显也感觉有点上头,再喝也喝不动,就准备走,他一边从钱包里掏出一叠美圆,大声用英语喊:“服务生,结帐。”

两人摇摇晃晃的离开酒店。因为上班时候是偷跑出来的,他们没开自己的车,只好拦一辆出租车。

 

中午吃饭时间,舰艇技术部的工作人员都去员工餐厅吃饭,办公区空荡荡的,只有少数保安在值班。林盛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把门关上,一头栽到沙发上,躺在沙发上就不想动,他要抓紧时间小睡片刻,下午好有精神对付那些管着自己的官员。

办公室门他一向不反锁,女秘书丽香还是习惯先敲门在进来,如果林盛不说‘请进’,她就继续敲门。丽香敲了一下门问:“我能进来吗?”

不知道她又要换什么花招来烦自己,林盛只好说:“请进。”但他动也不动,依然躺在沙发上醒酒。

丽香站到他头跟前,问:“你喝酒了?”

“怎么了,难道首相还管我喝酒不成?”

“下午2点首相要见你,你喝成这样怎么办呀?”

“不用你操心,我自会对付他,他能提出几个技术问题?见首相可比见木村太郎轻松,木村太郎那家伙就爱问专业性很强的问题,好几次差点让我下不了台,他总以为他自己是天才。”

丽香关心的问:“用不用我给你弄点醒酒的茶?”

“不用,我这样很好,非常好,即使我没喝酒,我也要喝些酒再见首相,他总拜鬼,我怀疑他身上跟着好几个冤魂怨鬼,我还怕鬼上我的身呢。” 林盛看看手表,现在才中午一点,离见首相还有一段时间,他躺在沙发上就假装睡觉。反正不是去白宫,没什么好担心的。

 

中午一点半,桥本德亲自来接林盛。

桥本德敲门后进入办公室,见林盛醉醺醺的睡在那,他问:“你醒一醒,一会要去见首相,快起来。”

“他是日本首相,不是我的首相,他见我做什么,他花钱是雇我画图,可不是陪他聊天,聊天要付谈话费。”

“别说笑了,快起来,我们走吧。”

虽然和桥本德不怎么熟悉,而且很少见面,林盛感觉这个日本特务头子脾气很好,换成其他的日本鬼子早和自己吵起来,他看起来还有点涵养,像个受过教育的人。因为他说话比较客气,所以林盛还是给他一些面子,马上从沙发上爬起来,稍微整理一下衣服,“我们走。”

其实桥本德并不是脾气好,如果林盛是自己的部下,他早开骂,但为日本的国家利益,他只能忍气吞声的看这个‘支那猪’在自己面前放肆,无奈日本内无人才外无贤明,只好用这个连日语都不会的混蛋。

book.tiexue.net/novel.aspx?novelid=11662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