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公元前279年铁血之战————(五)

Lu_mx 被带到骑劫帐下,五花大绑,嘴里还被塞了布条(可能是袜子……)。衣衫褴褛,身上早已是青一块紫一块,看来昨晚被燕军抓住之后,没少受折磨。

 

骑劫:“把他嘴里的布条除了,我要亲自审问。”

 

军士除去Lu_mx口中布条,退下时还不忘朝膝关节给了一脚,Lu_mx一下跪倒在地,虽然他极力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是全身却使不上一点的力。一夜的折磨已经耗尽了他全部的体力。

 

    骑劫:“听说你是齐军军医……夜里到城外干吗来了?”

 

    沉默……

 

    “元帅问你话呢,你小子听到没有!” 军士一边说,一边又在Lu_mx身上补了2脚。

 

    谋士:“先生这是何苦,今五国合力伐齐,已连下70余城,即墨早已是吾囊中之物,但我家元帅不忍生灵涂炭,顾暂且围而不攻。一但即墨城破,则邯郸已无险可守,齐国气数尽矣。识时务者为俊杰,先生何不早做打算,我家元帅素来爱才若渴,若先生肯相助,日后定加官进爵,尽享荣华富贵。”

   

Lu_mx:“嗨,小人本是齐军军医院院长,此次即墨疫病爆发,城中百姓军士染病暴毙者无数,这本是天祸,奈何守将田单蛮不讲理,定说是我等医官办事不力,要将吾等治罪。此人性情暴烈,我料定若落入其手中,必不能活。所以连夜买通守城军士,冒死逃亡。不想,天黑慌不择路,误入元帅大军前锋营”

  

骑劫:“原来院长,多有冒犯,请先生海涵。来人,替先生松绑,先生若肯在我帐下效力,非但无性命之忧,它日城破还可论功行赏。”

(言下之意:若不从,则项上人头不保)

 

    Lu_mx:“事到如今,我也无甚退路了。谢元帅不杀之恩,诚蒙不弃,我愿为元帅效命。”

 

    骑劫:“好!昔闻城内爆发疫病,百姓多有病者,吾于心不忍,不知城内现况如何?”

 

    Lu_mx:(想套我话,此番江军师嘱咐要我使计拖住燕军,正好乘此机会,来个将计就计)……“回元帅,即墨此番疫病甚是古怪,症状和一般的风寒类似,照理休息几天就应该无恙,然不知何故,此病凶险异常。暴毙者甚多。发病到死亡多则23天,少则45个时辰,更可怕得是此病似乎可以在人和家畜之间互相传播,凡接触病者、病者使用过的器皿或接触和食用的病家畜,都可能被传染,若此时大军入城,难免不被传染,到时恐元帅也难逃此劫,此时入城可谓得不偿失啊。”

    骑劫:“这如何是好,那依你之见,何时入城才可保吾大军无恙?”

  

    Lu_mx:“即墨已是死城,不如让它国军队先行入城,然后用猛火焚城3日,此时元帅大军再入方是完全之策。”

骑劫:“言之有理,传令下去,全军回营待命,没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妄动。”

 

五国表面合力伐齐,实则合兵不合心,个个心怀鬼胎,谁都想夺头功,又都想保全自己的实力,前期一路顺风顺水,倒也相安无事。一旦碰到个难啃的硬骨头,这中间的种种矛盾可就突现出来了。再者,常言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骑劫长期对即墨围而不攻,军中已颇有怨言,此次听信Lu_mx,临阵收回成命,大军正准备攻城突然又被命全体回营,别的不说,光是士气就已经被磨得差不多了,这为日后燕军惨败,埋下了伏笔。

 

   有人要问Lu_mx 为何此时才开口,早说不就可以免了顿皮肉之苦?要知道,骑劫为人多疑,而且能坐到元帅这个位置也定非酒囊饭袋,若直接就亮明身份,表示要投靠燕军并提供即墨城内情,必让骑劫起疑。要是不来点苦肉计,安能骗的信任。不过这步走的也是凶险异常,要是当时燕军不问青红皂白直接手起刀落,又或骑劫盛怒之下命手下将自己推出斩首,那咱们的BT医院院长可不就白白枉死。想到这,Lu_mx不由打了个寒颤。这些都是后话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