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 抗日之血债血还 第二十七章卖珍宝 作者:binbin1970425

第二十七章卖珍宝

作者:binbin1970425

    第二十七章卖珍宝第二天上午,一艘名叫大尾鲨的6000吨级美国散装货轮到日照,那个美国船长和文彬见了面,首先是把十辆卡车吊下来,然后在向船上运焦炭,由于采用的是机械和人工搬运相结合,而且搬运工人达到200人,到下午五点就把1500吨炭全部搬完,二人结了帐,美国人还付给文彬5000美元,二人约定下次装船的时间和炭的数量,大约在一月以后,而且要求文彬准备一些船用的煤,每吨十美元,文彬表示没有问题,文彬指示尽快的运焦炭到日照,10辆卡车就留在日照,跑临沭和日照的路,文彬算了一下,这些车每月能运3000吨炭到日照,如果上下车的动作快,卡车能跑两趟,就打5000吨算,每月的车费就是3万元,扣除人工费汽油费等等,每月净赚2万元,两个月就可以拿回工本。在走之前,文彬对那个科长说,如果自己的船到了,要求科长把炭装满并派一个人去直放智利,以合适的价格卖掉焦炭,全部用于买硝石和铜。

    由于一切都走上正轨,文彬不用那么操心了,现在文彬的一门心思放在卖珍宝,扩大机械厂招募熟练工人和扩军上,首先文彬想在近期把珍宝脱手。回到平邑后,他马上到机械厂去看了一下,现在李玉非常的忙,既要当造山炮的顾问,又要当机枪和半自动步枪的顾问,唯一能放手的是步枪的生产,现在步枪的生产技术已经成熟,生产量已经接近每天生产40支,也就是三天就可以装备一个连了,机枪已经开始试产了,是仿制的捷克ZB26型轻机枪,李玉告诉文彬,已经生产了两挺,而且作了试验,由于钢材里加了铬镍合金,枪的性能和原枪不相上下。

    文彬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就是轻机枪的零部件比步枪多,为什么反而是先把轻机枪造出来,一问原来是机枪由于是仿制,如果有熟练工就行了,在加上有技术人员的指点用不了多久,而半自动步枪却是一项全新的工作,虽然有样枪,但是尺寸完全要重新自己依照倭寇的六五子弹缩小,如果李玉脑袋里不是有AK-47自动步枪的设计理念,恐怕现在还不知怎样搞呢,当时各国陆军的普遍观验是步枪的有效射程要达1200米以上,而现代研究表明,90%以上的战斗都发生在400米以内,以200到300米居多。现在李玉他们马上要制造样枪了,样枪如果质量可靠再定型生产,李玉告诉文彬很可能是山炮比半自动步枪先造出来,造山炮的难点是复进簧较难造,其他的比较好造。文彬估计还要几天才能生产出枪,于是对李玉说尽快生产出半自动步枪,并且一定要保密,然后告诉他自己要到青岛上海等地去卖珍宝。

    文彬在商店里买了七个大皮箱,还称了两斤棉花,先坐马车到保太镇,然后由在镇上雇了四匹驮马,驮着七个空箱到了基地,到基地后叫马主等着,文彬和四人拿着箱子到了自己的屋,进屋把门关好后,打开箱子在每个箱子里垫上一些棉花,然后把珍宝从背篓里拿出来慢慢放进去,放满后再护上一些棉花,关好箱子在锁好,等每个箱子都装好后,几人提着皮箱出了屋,把箱子放在马背上,文彬由从特种大队中选了四个学生队员,每人都是两把手枪,一共九人,现在特种大队的人是除了吃饭和睡觉,就是练习枪法拳法和技战术,通过几个月的训练,现在这几个队员每人徒手对付三四个人是绝对没问题。

    为了减小目标,文彬把九人分为三组,叶城松带两个队员走在前面几百米,文彬自己带着王氏兄弟押货,宋震和两个队员垫后,到保太后几人租了三辆大车拉着珍宝到了平邑,第二天文彬又到药厂带了200支青霉素,九人座着一辆卡车直到青岛,文彬在车上就对怎样卖珍宝进行了考虑,首先在青岛卖,如果价格不好就到上海去卖,后续的珍宝还可以到香港去卖。

    晚上到了青岛,汽车直接开到青岛仁心医院,在院里刚停好车,何启智就出来了,二人见面分外高兴,文彬叫何启智安排了三间睡房,文彬马上命令把箱子搬到中间的睡房,并告诉叶城松四人必须有两人以上看护箱子,吃饭就在屋里吃。当晚在院长办公室,何启智就把这段时间收集到的情报向文彬详细的作了汇报,全青岛大约有2万多男女鬼子,不少鬼子是商人厂主和技术人员,鬼子在青岛有三家银行,分别是三井银行、住友银行、和富士银行,主要是向在青岛的日商提供商业贷款和外汇结算,200多家棉纺厂、面粉厂、卷烟厂、机械厂、修船厂等等门类还很齐全,还有不少的专门经销日货的商店,几乎遍布青岛的大街小巷,有三家医院,有十多家做进出口生意的商社,全是低价进口我国的原料和高价向我国倾销商品机构。

    何启智还说这些商社工厂在青岛没有一个是亏损了的,全部都赚了钱,每个都越做越大,而且现在已经控制了山东的经济命脉,光是向山东倾销的日货就不简单,文彬越看越气愤,心里暗暗说:小鬼子再养肥点,老子到时连本带利一起收。看完材料文彬高度赞扬了何启智的工作,并指示下一步工作是:一继续收集鬼子的经济情报。二小批的招收熟练工人,等有了三五人后就护送到临沂。

    汇报完情报工作后,何启智又谈了一些医院的情况,现在医院的生意比以前好很多,由于有了青霉素,很多在外国医院医不好的病人仁心医院能治好,所以慢慢的生意越来越好,现在医院的收益是2万多元,何启智又从保险柜里拿出1万多大洋和一些金条,文彬签收后,又把200支青霉素交给了何启智,并交代一定要把医院办好,多收一些有经验的有爱国心的中国医生,并培养好来得学生,何启智一一答应。

    第二天文彬带着王氏兄弟就去转街,文彬打听清楚了买卖珍宝的几家大古玩店后,直奔而去,首先走入的是遗风古玩店,只见这家古玩店颇有古风,宽宽的店堂,很多的玻璃柜子,里面放置着不少珠宝玉器和各种金银首饰,刚一进门就有一个店员上来说道:“请问先生要看点什么?里面请。”文彬围着柜子转了一圈,看了看,然后对店员说:“你们这里收不收珠宝?”店员看了文彬一眼说道:“先生我们要收珠宝,但是要来路正的,这样先生里面请。”三人随着店员进了里间,进到里间店员请文彬少待片刻,然后走了,不一会儿里面走出一个50多岁的老头,穿着长袍,满脸红润眼光炯炯有神,出来后打量了一下文彬和站在他身后的王氏兄弟,然后一抱拳说道:“听说先生有珠宝要卖,不知老朽能不能看一下?”文彬笑道:“可以”然后掏出一串珍珠和一块红宝石,那位老先生小心的接过珍珠和红宝石,仔细的观察着,然后说道:“这串珍珠难得大小一样,每颗都晶莹剔透,没有暇疵,是一串好项琏,这块红宝石整体通透,色泽一直,原来应是传家宝。难得难得。”文彬听完后说:“请老先生估一个价吧。”老头把玩着珍珠和红宝石半响说道:“这样吧项琏4000元红宝石6000元怎样?”文彬拿过项琏和宝石说道:“谢谢,我们想到另外几家看一看。”老先生忙说:“我再加一千怎样?”文彬说道:“如果我们到其他店都是这个价格,我们一定回来卖给你。”老先生说道:“谢谢”

    三人出了遗风古玩店,连续走了三家,出的价格都差不多,文彬现在是比较佩服这些商人的眼力了,走到第五家刚要进门,文彬一愣,原来这里的招牌上写着原田珍宝四字,还插着一面膏药旗,文彬知道这时鬼子开的,正在文彬发楞时,一个年轻鬼子走过来,一鞠躬说道:“欢迎光临。请问三位要看点什么?”文彬时第一次面对面的看见日本鬼子,这个日本鬼子比自己矮半头,手小脚小小圆脸,带着一副圆圈眼镜,留着仁丹胡子,明显的罗圈腿,一脸的假笑。

    看着这个日本鬼子,文彬恨不得在这张脸上狠狠的砸上一拳,但现在还不是表露的时候,文彬高傲的说:“先看看,然后再说。”看了一会儿,这个鬼子则殷勤的陪在身后,文彬又问:“你们这里收购珠宝吗?”那个鬼子忙说:“收购收购,不管什么都收购。”文彬拿出那串珍珠和红宝石递给他,那个鬼子看了一眼又还给文彬对文彬说:“稍待”然后进了里间,一会儿领着一个四十多岁的鬼子出来,年长的鬼子出来对着文彬鞠了一躬说道:“你好”文彬只是点点头,然后这个鬼子拿起项琏和红宝石仔细看起来,看了一会儿还给文彬说道:“先生打主意转让?”文彬点点头说道:“你开个价吧”鬼子考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你到其他店去过,他们出的价大约是1万1吧,这样我多出500元怎样?”文彬非常吃惊,这个鬼子对我国太熟悉了,文彬答道:“成交”当场这个鬼子付了11500元的法币,文彬收好钱,不经意的说道:“你们还想不想要?”那个年长鬼子转身问道:“你有多少?”文彬高傲的说道:“多得你无法想想,还不知你们能不能吃下?”那个鬼子忙说:“你有多少我们吃多少,能不能看一下货?”文彬回答可以,二人约定下次见面的时间。

    当文彬走出商店时,王龙再也忍不住了说道:“团长,为什么要把这些珠宝卖给小日本,你平时不是说最恨日本人吗?”文彬神秘的一笑说道:“我们先看看有没有人跟踪,回去我给你们解释。”三人三转两转的走了一阵,发觉没有跟踪后回到了医院。

    在医院的一间房间里,文彬和四个侍卫说:“大家都知道我恨日本人,但我为什么还把珠宝卖给小日本呢?王龙兄弟在日本人的店里就问了这事,我知道你们两位也有疑问,现在我告诉大家,珍宝是我国的不假,但是在我们现阶段保有珍宝是不明智的,因为我们国家还没有达到国富民强的地步,珍宝只有在国家强大人民富裕时才能显示其价值,在清朝我们国家的珍宝多不多?是非常的多,但是由于我们国家的国力虚弱,大量的珍宝被侵略者抢走,如果一个国家不强大,大量的珍宝对这个国家并不是好事。而日本人这一二十年的工业和商业在中国大发展,喝了我国不少血,靠我国积累了不少财富,如果这些钱财在战争之前大肆的买我国的粮食和原材料,肯定能买不少,我们知道在一般年份我们国家一担粮要卖10元,而今年我们由于丰收大米一担只卖7元左右,也就是单凭今天日本人的钱财就能买我国1500担粮,而如果我们把所有的珍宝都卖给日本人,就能让日本人少买我国很多的粮食和原材料,而我们把这些珍宝卖给我们的商人就失去了这些作用,并且在战争时期这些商人也不一定能保有这些珍宝,到时还是会被侵略者抢去,不如我现在卖给他们还能赚一些钱,再者如果在战争起以前我们卖给日本人,在战争开始后我们杀掉这些日本人,在把我们的珍宝抢回来,不是更好吗。”

    几人听着我说道不停的点头,而王氏兄弟则不好意思连说错怪了我,而叶城松和宋震则目露凶光,表示要第一个去杀日本人,看见意见都统一了,文彬把下一步的打算说了,就是先请一个会估价的人把所有的珍宝估一下价,别让日本人给蒙了。

    第二天文彬在太古洋行借了一辆小车,带着老叶和王氏兄弟到了遗风古玩店,因为文彬交代要绑架遗风古玩店的老板,到后文彬留在车里,三人下去后进了古玩店,不一会儿三人就带着昨天见的那个老头,见那个老头脸色苍白,被王氏兄弟架上了车,文彬对那老者笑了笑,进车以后王氏兄弟给老者蒙上黑布,文彬对老者说不要害怕没有危险,到了医院王氏兄弟把老者架近房间,关好门,取下布等文彬赔了罪后,那老者先还不知趣还嚷嚷要报官,等文彬说如果走露风声就要他的命后老者就老实了,文彬说明请老者估一下珍宝的价,开始老者还不愿意,但当珍宝放在他的面前时老者的眼睛在也收不回来了,最后老者估价所有珍宝共计210万,估完价文彬摸出2000元钱递给老者,说是辛苦费,在推辞一番后老者收下了,在看了这么多的珍宝后,这个老者也不劝文彬把珍宝卖给他了,几天后文彬把所有的珍宝全部卖给了日本人,共计得款223元(万?),文彬把所有得钱存入了德国银行,在第四天文彬回到了平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