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一朝白雪·下

richards5 收藏 25 378
导读:[转帖]一朝白雪·下

宽敞的木屋里摆放着诸多珍奇好玩之物,中央围炉里的炭火噼啪作响,让人浑然忘却了屋外的严寒。围炉一旁的地上铺着一张完整的虎皮,四岳之一的东岳讙兜就愁眉不展的坐在这张虎皮上。
炉里的火焰越来越低了,屋内昏暗的光线让老人有种说不出的懊丧感。
八年了。
苗民之乱平定后,讙兜因募军协助雪麟有功,接受了帝尧的褒奖和赏赐,可是在他从陶唐回自己部族的路上,震惊天下的消息传来:帝尧迫不及待的对鲧下手,之后更将夏族逐至东裔之地。讙兜面上为夏族不平,实则心中窃喜,如此一来,东方各族中,又将以他的部族规模为最大了。而且鲧一死,必然导致雪麟和帝尧反目,陶唐中衰几可预料。
这岂非天赐良机?讙兜立刻联络西岳,密谋趁陶唐内乱时群起而分之。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舜和皋陶、伯夷等人回到陶唐后,携二人同去见帝尧,请示诛鲧的原因,不意帝尧竟于此时病倒,在病榻上授命舜摄天子政,雪麟也接受这一事实,让陶唐有惊无险的穿过了酝酿中的风暴。
舜受命后即在雪麟护卫下巡视天下,软硬兼施,安抚蠢蠢欲动的各族,讙兜见势已不能急图之,只得暂退一步,另觅时机。
他有耐性等,西岳白於却等不及了,打算在舜出巡至西方地界时刺杀舜,兵不血刃的夺取陶唐。可是他未免太小看舜的智略和雪麟的力量了,伏兵一起,便尽被碎雪所杀。随后舜名正言顺的诛杀了白於立威天下。
来东方传信的使者是在大战三苗时的运粮功臣——垂,除了白於的死讯,垂更带来舜的口信,严责讙兜失察。讙兜身边诸人均觉得舜太过分,西岳谋反远在千里之外,与东岳何干?讙兜却出了一身冷汗,这道口信已经让他清楚了舜的盘算:四岳是陶唐的四岳,并不是他的,他要摧毁陶唐取而代之,四岳首先就会发难,而现在他是要将四岳生生逼反,这样一来,谋逆的是四岳,他反成了护持陶唐的英雄。虽然自己确有叛出陶唐自立之心,“但也绝不能如此便宜了姚重华!”讙兜强忍怒气,俯首认错,暗中却加速整备士卒,既然知道舜他日必篡陶唐,不如隐忍到彼时再动手,剪除舜之余再瓜分陶唐,一举两得,自是好过现在无谋轻动,只会落得西岳一样下场。

一年,两年,三年……眼看着舜不断将有虞部落的人安插进陶唐,眼看着舜一个接一个的提拔年轻有为的部落酋长,眼看着陶唐时的四岳十二牧逐渐失势,新进的强族无一不对舜效忠,最后连皋陶的儿子都被舜提拔到身边效力,讙兜终于坐不住了。
他万没想到舜会这么有耐性,舜比他年轻了二十多岁,再这样等下去,不说别的,光是比命长,他就比不起。
白於已死,南方和西方均由舜遴选了三名族长协力统理各族事务,讙兜自然不能冀望这些被选出的部族酋长们会与他合谋,他只能把目光投向北方。
北岳马成是个敦厚长者,要怎么让他起兵反叛陶唐,讙兜也大伤脑筋。而就在此时,忽然传来马成与舜交恶的消息,讙兜大喜过望,立刻差人探听详情,原来是马成看不过舜排挤陶唐旧族,想请见帝尧,却为舜所拒。马成不忿,无奈契亦不放行,遂与舜不欢而散。
讙兜立刻秘密动身,与会马成。可是尽管马成对舜极为不满,在讙兜尽力游说了半天后,也只是紧皱着眉头说了句:“待我再想想。”讙兜无奈,只好先回东方静候。
这时舜要逼反四岳的念头反成了他的助力,这一年春暖花开时,舜遣契、垂以及原为皋陶部下的龙等人反征三苗,强行抽调北方数千人力,马成敢怒不敢言,最后主动来找讙兜,共谋除去舜的良策。
讙兜最担心的是雪麟。如今人人都在背地里说这个麒麟族的青年是不祥之人,说他是由野兽喂养大的,说他害死了鲧夫妇,甚至说前些年滔天的洪水也好,三苗的北犯也好,都是他招来的。讙兜自不会去相信这些愚夫愚妇之言,他担心的是雪麟的战力和战术。
表面上雪麟在七年前就向舜告假,然后游走天下,谁知道他暗中在谋划些什么?若是出于舜的授意,那讙兜的处境就更危险了。
东岳不得不谨慎的行动,但他谋反之意由来已久,准备自也充足,更有余裕去助北岳储备反叛之力。只待马成那边安置妥当,东、北两地就能联手反噬陶唐。
可是……
由春等到夏,由夏等到秋,现在都已经是冬天了,讙兜集结的士卒等得都有些懒散了,马成到底在干什么?怎么到现在还没准备好?秋季已过,东方战士的战力已非最佳,不过隆冬之际,正是北方士卒战意最高的时候,秋天收获的粮食也储备的很充足,现在不反,更待何时?讙兜有些犯急了,他频频差心腹去北岳处催促起兵,而马成的回复总是一样:尚未安排妥当,再等等。
等等等,要等到什么时候?讙兜的疑心病又犯了,莫非马成又胆怯了,再度投向了舜?回想这一年,舜与马成似乎一直是对立的,该不可能吧?再傻的人也不会这样做的。讙兜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东……东岳!”一名心腹慌慌张张的声音在屋外响起。
讙兜不悦道:“什么事?”他一向要求属下临变不乱,怎么教来教去就是教不会呢?
心腹几乎是撞进木屋的:“舜……陶唐的大军开到了!距离我寨不到十里!”
讙兜呆了半晌,强作冷静的回答:“大军开到也未必是冲我们来的,慌什么?”
“不不不……不是的,他们说是北岳力证东岳谋反,来擒东岳去见帝尧的!”
一把怒火在讙兜的胸膛里燃起,而后蔓延到全身,老人跳起来大吼:“马成无知!居然出卖我!”跟着立刻想起自己平日对部下的教导,抚胸低声道:“罢了,事已至此,悔也无用,姚重华派了什么人来擒我?”
“……”
讙兜皱眉道:“敌军都开到家门口了,连他们的主帅是谁都探不出来吗?”
“是……是雪麟……”
“啪”,讙兜跌坐在地上,什么临变不惊,全都抛得一干二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