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一朝白雪

richards5 收藏 92 1482
导读:[转帖]一朝白雪

一朝白雪 (1)

序章:孤狼之子

清晨,大雪初晴。
鲧从没见过这样大的雪。巨大的雪片铺天盖地的倾泻而下,仿佛是苍天要一次把雪都下尽似的。
现在雪虽然停了,风虽然定了,可是那透骨的严寒却丝毫没有减弱,这样静静的骑马走在雪地里,一发感到寒气侵人了。
但鲧不在乎,非但不在乎,他的心情似乎还很舒畅。
他回头一望,蛮蛮正心有灵犀的向他看来,凝脂一般的脸上绽出一个温馨的笑容。
是啊,二十岁就当上了夏氏部落的首领,二十四岁就成为帝尧十二牧之一,又娶得蛮蛮这样的女子为妻,现在更添上她怀中刚出生两个月的孩子文命,人生至此,夫复何求?鲧的心情,又怎会不舒畅?
蛮蛮柔和好听的声音在身边响起:“夫君啊,你说今日晌午前定能到你的故乡,可是照蛮蛮看还很远呢。”
鲧笑了笑:“我可有骗过你?”说着向左前方的山峦一指,“翻过这座山,就是我的故土了。”
蛮蛮“呵”了一声:“还有座山要翻哪?那我们还不赶紧?这样听任马儿自己走去,岂不是要耽误了我为你做饭的时间?我怎么当的起呵。”言罢一笑,一夹马腹,那马便直冲了出去。鲧只好紧跟在后,一边苦笑:“都生养了孩子了,怎么还这性子?”
山路越行越陡,二人只好弃马步行,鲧走到妻子身边,怜惜的说:“你刚生下文命才两个月,别累坏了身子,歇歇吧。”蛮蛮俏脸一扬:“你看我累了吗?”随后俏皮的一笑:“自己累了就歇着吧,不过可别指望我等你啊。”鲧被她弄得哭笑不得。蛮蛮是崇吾山孟槐氏之女,本性温柔,可是自从嫁于鲧为妻后,当真变得人如其名。鲧也知道蛮蛮是为他好,他自幼即负盛名,难免有些自大狂傲,性子更是倔强无匹,岂料得妻蛮蛮,以倔治倔,一年下来,竟令他变随和了不少,部众更是拥戴。
今趟他一来是答应过蛮蛮带她去看看他的故乡,一来是洪水终于逼近现在部族的居住地,他得替他的族人另觅一处乐土。
思索间,蛮蛮已一手挽上了他的臂膀,柔声道:“夫君生气了么?其实也怪不得蛮蛮啊,因为蛮蛮真的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山川,竟能养育出夫君这样的英雄。”
鲧被娇妻一捧,心中温馨无限,忽然童心大起:“记得这山上多的是黄精,我去给你弄两只回来!”一声长啸,震动山林,就在他要展动身形之时,前方树丛中“呼啦”一声,竟窜出一头体形奇大的白狼来。
马儿首先受惊,狂嘶乱跳起来。鲧看都不看,反手一抓,二马的缰绳已然在手,环目一扫,知道只有面前这一头狼。蛮蛮不由的移往丈夫背后,她深悉鸟兽之性,明白三五成群的狼远没有独狼可怕,独狼都是经验极丰的猎手,它们现身的时候,往往是有把握将猎物一击必杀的时候。她虽对鲧的武技深具信心,但面对这样一头巨狼,心下仍不免惴惴。
鲧是最有信心的人,杀熊搏虎,在他而言都是等闲小事,一头狼能变出什么花样来?双目神光大盛,直射入那白狼的眼中,他甚至可以看到白狼心底的恐惧。
然而,白狼不攻,却也不退。
鲧诧异了,因这并非狼的习性,狼会与猎物相持,但决非这样一动不动的对峙。但他更有点恼怒,本打算逼退或者击杀白狼,也好在爱妻面前显露一番,现在这样僵持,耗费时间事小,丢了面子事大。
蛮蛮也和鲧一样困惑,她四下里张望了片刻,已知究竟。在鲧耳边轻语道:“我们绕道走吧。”
鲧不明所以,负气道:“不,这头狼算什么,要我避道而行?看我杀它。”
蛮蛮嗔道:“你看你这人哪!这是头母狼,你看见它身后左侧的洞穴了么?那准是有小狼崽在窝里,是你刚才怪啸了一声,才把它引出来护子的。明白了吗?”
鲧顺着白狼的来路一看,左侧的确有个洞穴,更明白蛮蛮是因为刚生了孩子,看见母狼护子触动了母性,遂向白狼一笑:“今日看在我妻儿的份上,饶你去吧。”说着转身就准备上路。
就在此时,洞中突然清清楚楚的传来一阵婴儿啼哭,二人同时色变,鲧恨恨的道:“差点就叫它骗了,原来是护食而非护子!”复转身直向洞穴冲去,白狼急叫了一声,一跃而起,全速向鲧扑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