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砂子

砂子(1)

 楔子
    韩冬离开B城时除了漫天扬沙之外还下着雨,雨水里飘着名副其实的泥土味儿。这让韩冬十分不适应,他不是第一次来B城了,却是第一次在B城遭遇闻名已久的沙尘暴——在他张口准备对小青说再见的时候发现嘴里已经满是沙子,于是他闭了嘴,对车窗外的小青摆摆手。
    小青其实叫苏晴,但是韩冬执意一直叫她小青,因为自他们相识以来,她的身上从来都只有浓浓淡淡的青色。韩冬听说会执着于一种颜色的人,心理多少都会有些病态,但是小青……韩冬摇摇头,近乎无奈地笑了笑,她实在不是那样的女子吧。
    小青也笑着,还用手指在车窗的灰尘上写字。韩冬看了半天才认出来:路上小心。笔划划过的地方变得很清晰,让韩冬能够清楚地看到小青,和小青身后已经发黑的天。韩冬的心里甚至有点恍惚,眼前的女子,究竟是谁呢?又是为了什么站在那一片浓重的黑暗前面呢?

    (1)
    苏晴与韩冬相识是在一个大型国际展览会上,那是苏晴第一次去S城。
    一直以来在苏晴的感觉里S城都应该是极现代的,优雅而精致的生活,时尚干练的女人和细致体贴的男人。不管别人是如何评价S城的小气和计较,她的心里对这个城市一直有着一种无以名状的憧憬。
    S城给苏晴的印象首先是林立的建筑物和窄窄的马路。S城的建筑很密,楼与楼之间的角度计算的准确且精细,几乎没有一丝多余的距离。道路很窄,大多是单行,且并不是正南正北的方向,习惯了B城大开大合的棋盘路的苏晴走在这样的路上始终找不到方向感。这样迷茫的感觉刚刚好,既不会让人太过笃定,又不会使人害怕。
    还有空气。空气很好。温温润润的,因时时下雨而清新得不得了,没有刺目的阳光也没有尘土飞扬。苏晴喜欢这样的空气,所以就算到这里的第一天就患了感冒,就算菜甜得让她难以下咽,就算问路时根本听不懂对方的话,就算那些一身名牌时尚得一塌糊涂也傲慢得一塌糊涂和女人们总是不会用正常人的目光看人,苏晴的心情还是很愉悦。人在心情愉悦的时候难免会比板着脸要宽容很多可爱很多。
    韩冬就是在这样的时候出现在苏晴的视线里。韩冬其实是个很可爱的男人,一米七八的瘦削身材,一脸温和的阳光笑容。虽然在言语间难脱S城男人特有的嗲嗲的粘腔,苏晴对他的第一印象仍然很不错。尤其是他端着一杯热水对拿着感冒冲剂四处晃荡的苏晴说“要吃药伐”的时候,苏晴几乎以为自己对这个男人已经一见钟情了。
    于是晚上两个便一起去了外滩,挑了家调子还不错的小餐厅共进晚餐了。苏晴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孩子,碰到不讨厌的男孩子便忍不住想让对方喜欢上自己,却又会在人家真的喜欢上自己之后害怕地逃开。文字之外的我没有办法苛责她,毕竟自始而终她都那么真诚,无论是先前的故作姿态还是后来的害怕逃避,都是真诚的。她是个真诚的孩子,也是个执着的孩子,只是直到最后她才明白,也许这样真诚的执着并不一件好事。
    可是现在她还不知道这些。
    苏晴静静地坐在那里,带着一丝梦幻般的微笑看着窗外美丽的夜景。韩冬确信自己就是在这一刹那被她吸引的,餐厅里晕黄的灯光将她的侧影勾画得沉静而美好,看在韩冬眼里竟有一种远离人世的谜样清灵。几年之后,当他们再次相见时,便是与现在相同的微笑使韩冬做出了连自己都吃惊的决定。
    可是现在他也并不知道这些。
    苏晴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回过头来,脸有些微微地红。她拿起手边的冰水啜了下,润了润自己有些干涩的嘴唇,接着说出了自两人上午认识之后(如果只是接过一杯水然后说了句谢谢也算做认识的话)的第二句话:
    “嗯,你叫韩冬是吧?我叫苏晴,叫我小晴就行了。”苏晴说着用下巴示意韩冬左胸上别着的小牌子。
    韩冬这才想起来自己今天的展示时间结束后就被眼前的女子叫了出来,连公司的名牌都忘记拿掉了。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小青?倒是挺符合你的。”他看着苏晴身上深青的毛衣和随便搭在肩上的淡青围巾。
    苏晴笑着摇摇头,向身边的玻璃呵了口气,写下一个棱角分明的“晴”字。透过这个晴字,韩冬看见自己和苏晴映在窗子上的影子,苏晴侧着头,看不清脸上的神情,而自己却面对着玻璃,桌上的烛光使自己愈加面目清晰。后来他再想起来这一幕才明白原来那是个预兆,一直到最后,他们之间诸多纠葛和周折之后,苏晴对于他来说,仍然是窗上映出的那个迷离的侧影。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