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苍狼纪之四 暗夜独行 上

月光升起的时候,水凝幽幽醒转,感到额头上一片清凉。她睁开眼睛就看见坐在自己身前娇红的人影,正将冰凉的小手放在自己额头上。水凝惊喜地想要坐起,却不想头晕得没有一丝力气。
红衣姑娘手上微微加了些力,咯咯笑道:“病人不可以乱动的哦,嘻嘻,炎儿好久没来看你了,想你了唷。你看看你,一点也不会照顾自己,好好的怎么会晕倒在路上了呢?要不是我感觉到了,真不知道会怎样呢。”说到这里,脸上竟然有了些许愁容,一张俏脸皱在一起,教人看了万分不舍。
水凝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那只火兽的血盆大口似乎又在眼前闪过,她摇摇头给了心炎一个略为勉强的微笑,又将心炎的手从额头上拉下来握住,不一会儿,便有一股温热自两人冰凉的手心升起。
心炎感应到水凝内心的恐惧,念力透过手心直达水凝的内心,火兽的影像已清晰地映入心炎的脑中。她不禁心头一颤,轻声道:“果然是这样子呢。”
她的脑中又闪过哥哥临走时对她说过的话:“炎儿,最近尽量不要到高山国的地界去。现在那些魔怪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正大批涌入高山国境。”心炎当然知道火族是她们地族和人类共同的天敌,对于这些怪物,她可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即使她身有自由穿行于各界的能力,却从不敢沾上一丁点火族的边儿。
而且哥哥说的话她是一定会听的,自小她最佩服的就是自己的哥哥了,甚至比佩服地族之王妖神还要多些,因为虎精灵天生就是战士,而她的哥哥云狐,却是狐精灵里唯一的白狐战士。
不过——
“为什么呢亲爱的哥哥,是不是火族大闹饥荒、那些魔物都要饿死了?嘻嘻。”
云狐知道自己的妹妹最是贪玩儿不过的,便宠溺地摸摸她的头,道:“炎儿,那里除了危险还是危险,不要让哥哥担心你哦。”
“安啦,炎儿才有分寸呢。”她知道自己心里想什么是瞒不过哥哥的,感知能力是狐精灵的天性,更何况他们还血脉相连,“哥哥,你是不是要到高山国去?”
云狐微笑着,没有说话。
“哥哥你是战士,我也一定有战士的血液对不对?我要去的,不过办完要办的事情我就回来。”

心炎还在冥想中,手心传来的热度高了些,水凝正感激地望着她,脸上尽是孺慕之情,显然水凝已经感知了她的心中所想,心中一阵温暖。除了哥哥之外,水凝是和她最亲的人,也是她唯一信任的人类,不知为什么,她与水凝之间有种天然的默契,只有水凝能够对自己的读心术产生同样的回应,感知自己的心意。
她会在危险中来到高山国,也是为了要带水凝离开,毕竟水凝不过是个普通的人类,不像她本身有着足以自保的法术。
“水凝,你愿意同我离开这里么?到我生活的草原去,去看看蓝蓝的天空和辽阔的原野,你说好不好?”
水凝的脸立刻亮了起来,甚至像是泛起一层柔光,洋溢着连空气都能感觉到的喜悦。她使劲点点头,却又似想起了什么而犹豫了一下,人也黯淡下来。
“水凝你放心啦,那些怪物不敢去‘圣地’的,我听我哥哥说,那个地方是以前水精灵留下来的哦,专门灭火用的,呵呵,再说,如果它们真要去,你留在这里也没有用的呀。我看哪,那个传说根本就是骗人的,你看你,连自己的命都险些没了,还说什么别的呢?”
说到这里,心炎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她停下来想了想,没有结果,便拉起水凝道:“好些了不?咱们离开这儿要紧。”

深夜,恒城王宫内灯火通明。
苍沙的尸体已经被抬了下去,海啸双手紧握法杖,脸色铁青。
漂泊仰面坐在海啸对面的大椅上,双腿完全伸开。殿柱的影子落在他脸上,让人看不到他的表情。
海雕王望着自己左膀右臂,忍不住暗暗叹息,两个人都太过优秀,反而成了隐忧。
海啸深呼吸道:“赤那将军有何高见?”
漂泊自大椅中长身而起,脸却仍处于阴影当中:“伤口很薄,流血极少。我没记错的话,能在一级侍卫身上造成这样伤口的,似乎只有一个人。”他似有意似无意地强调了末尾的“人”字。
“何人?”
“高山国的特等杀手,叶海。”漂泊将随身的短剑拿到手中把玩,接着道:“苍沙身上所着本是寻常商人服色,何以被叶海一举劫杀?大法师,日前可曾有人潜入恒城?”
海啸不发一语,漂泊说得不错,那杀手极有可能早已窥知苍沙的身份,甚至连他的目的也已经知晓。自地震以来,海啸便发现自己很难静心冥想,大多数时候都是心绪难安,难道,真的有什么祸事要降临了么?是他,还是他的国家?
漂泊并没有期待海啸的答案,他跨出一步,面向海啸王道:“陛下,我已经去勘查过上次地震的后果,对我国确实极为不利。地震使雅鲁河的河床升高,虽然水流仍然极为湍急,却无法再做为天险。”
“即便如此,陛下,我仍是绝不能同意与火族的魔怪结盟。”
海雕王愣住。海啸倒抽口气:“你——”
漂泊回过头来直视海啸,道:“身为一等护卫,苍沙何以会离开大法师而到边境去呢?他的右手上有新的十字伤痕,他曾召唤过火精灵。火精灵是人类的天敌,我绝不能同意将陛下的子民白白送到它们的嘴里去。”
海雕王用眼神制止了正要说话的海啸,缓缓道:“此事已至此,也不宜再进行。赤那将军,再加派鹰部同你一起回边境。你连日奔波,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漂泊深深地望了海啸一眼,与海雕王叉手为礼,大步走出了大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